第805章 伏完死缠烂打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暂时住在将军府,法正和郭嘉也在将军府住下。≥ ﹤.≤﹤1﹤Z≤W≦.≦

    典韦将周仓和裴元绍从军调回将军府,专门保护王灿,可以说是下足了功夫。吕蒙、典满和黄叙等人留在军,主持军的大小事务,并且派出斥侯探听马腾的消息,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准备。

    此时,大厅站着名太监。

    这名太监是皇宫派来的侍从,受伏完的命令邀请王灿去赴宴。

    王灿率领大军进入长安的时候,伏完、董承等朝的大臣就曾邀请王灿去皇宫赴宴,虽然被王灿直接拒绝了,但伏完还没有死心。仅仅隔了两日,伏完又派遣宫的侍从邀请王灿,希望王灿去赴宴。

    侍从来到府上,便是这个目的。

    王灿得到侍从通知的消息后,没有直接拒绝,而是让侍从在大厅等着。

    书房,王灿将法正和郭嘉找来,商议事情。

    两人联袂进入书房后,王灿摆手说道:“坐,不用多礼,直接说正事。”

    郭嘉和法正还是行了礼,然后再坐下。法正和郭嘉跟随王灿入城的时候,已经见过伏完。两人被王灿邀请来的时候,也打听到具体的事情。

    法正神色严肃,冷声说道;“主公,依卑职之见,应该采取高顺将军所说的意见,直接除掉朝臣的部分重要官员,消除内患。如今皇室无主,天下诸侯各自尊大,朝廷几乎没有用处了,可以说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顿了顿,法正又继续说道:“主公千金之躯,主公的安全关系着益州无数的百姓的生计,若是主公去赴宴,却被伏完等人谋刺,岂不是得不偿失。如今朝廷没有威严,朝臣也没有用处,主公何必给他们面子,直接斥退了传信的侍从就是。”

    番话,说得斩钉截铁。

    法正属于强硬派,对汉室已经不抱希望。

    再加上皇帝都死了两年多了,又没有延续汉朝血脉的皇帝,法正更是不将朝臣放在眼,所以才让王灿不搭理伏完等朝大臣。

    王灿听了后,有些动心了。

    王灿把目光看向郭嘉,问道:“奉孝,你有什么看法?”

    郭嘉仔细的思索后,笑说道:“主公,嘉认为朝的大臣虽然是鸡肋,但董承和伏完却是国丈,两人的女儿都在宫,只要有皇后和后妃在,朝廷还是有定的用处,不应该全部得罪朝臣。再者,伏完和董承三番两次邀请主公,而且选择的地点又是在皇宫里面,想来并不敢有行刺之举。”

    郭嘉的论调,又有不同,但更加胆大。

    王灿闻言,眉头微微皱起,有些进退两难,迟疑难以决定。

    法正看了眼郭嘉,微微摇头叹息。

    很显然,法正是不认同郭嘉的看法的。王灿是何等身份,岂能以身犯险?不管有没有危险,法正都认为王灿不该去。

    王灿微眯着眼睛,心仔细的权衡着。

    郭嘉和法正只是提供建议的,还得由他做决定。

    伏完邀请的事情,既然做了第二次,若是他不答应,很可能还有第三次。

    而且伏完和董承主动邀请,很可能也有事情商议。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伏完和董承如此的低声下气,必有要事。王灿静静的思考,而郭嘉和法正也等着王灿的答复,法正自然是希望王灿不同意的,郭嘉心不知怎么想的,也希望王灿不去。或许,郭嘉心里也是担心王灿的安全吧。

    书房,静悄悄的。

    “咚!咚!”

    突然,书房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旋即传来典韦的声音:“主公,是我!”王灿惊醒过来,喊道:“进来!”

    房门嘎吱声,典韦从书房外走了进来。

    典韦拱手朝王灿行了礼,然后说道:“主公,伏完和董承亲自到府上来了。两人应该是现侍从许久都没有返回,故此亲自跑来了。现在两人正在大厅等候,想要亲自面见主公,并且希望主公去赴宴。”

    王灿听完后,点了点头。

    典韦犹豫番,说道:“主公,末将觉得伏完和董承肯定是别有所图,才会邀请主公去赴宴,末将建议主公拒绝他们。”

    典韦担心王灿的安全,也希望王灿不去赴宴。

    王灿眉头挑,蓦地哈哈大笑,说道:“人家都已经到了府上,难道还不见么?况且两人亲自邀请,还有他们陪我们起,有什么好怕的。孝直、奉孝,你们两人留在府上主持日常的事务,山君随我起去。”

    说完后,王灿带着典韦离开了书房。

    王灿来到大厅后,看见伏完和董承坐着等待,拱手笑说道:“伏大人,董大人,孤刚到长安,事物繁忙,慢待了两位大人,请多多包涵。”

    伏完立刻站起身,拱手回礼,然后说道:“蜀王日理万机,实属正常。我和董大人都是闲来无事,没有什么事情做,所以邀请蜀王赴宴。若是打扰了蜀王处理事务,请蜀王见谅。此番朝大臣已经在恭候蜀王,在宫为蜀王庆贺,请蜀王务必要答应。”

    王灿下定了决心,说道:“好,孤就多谢朝各位臣工了。”

    董承立刻问道:“蜀王,何时启程?”

    王灿说道:“即刻启程!”

    说着话,王灿摆手,准备和伏完和董承离开。两人见王灿如此干脆,心颇为欢喜,也跟着王灿准备离开将军府。

    典韦见王灿坚持要去,没有办法阻拦。

    他出了大厅后,立刻将府上保护王灿的士兵找来。

    并且,典韦又派士兵去通知领兵驻扎在城的吕蒙,让吕蒙随时派斥侯注意城的动静。如此来,旦有不测的情况,吕蒙才能在第时间兵救援。不仅如此,典韦还把周仓和裴元绍也带上,三个人起保护王灿。

    典韦带了数百人跟着王灿,行人出了将军府,浩浩汤汤的往皇宫行去。皇宫外,宫廷禁卫并不多,以典韦带来的几百人,完全可以击败禁卫。

    就此点,也能看出朝廷的衰败。

    但是,典韦却没有放松,依旧十分的警惕。

    进入宫殿后,典韦将带来的数百士兵留在宫殿外,又和周仓、裴元绍带着二十个士兵进入宫殿,保护在王灿左右。

    伏完和董承见此,没有说话。

    这些事情,在两人看来也是王灿为了安全,实属正常。

    大殿,皇帝的坐席空荡荡的。朝的大臣都坐在大殿的左右两侧,王灿坐的位置在左侧的第位,是百官之。

    王灿落座后,典韦、周仓和裴元绍以及二十个士兵站在王灿身后。

    董承安排宫殿的侍从给典韦等人准备坐席,但典韦、周仓和裴元绍都拒绝了。

    三个人以及二十个士兵如雕塑般站在王灿的后面,动不动。这些士兵是战场上挑选出来老卒,经验丰富,非常厉害。他们站在王灿后面,朝的大臣都是战战兢兢,显得有些不自然,尤其是被士兵的目光扫到,身体更是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ps:四更之三,求鲜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