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 长安的动静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兴平五年,月下旬。≧   ≦.≦1ZW.

    天气依旧寒冷,冬雪还未化完。

    此时,益州已经开始了战争动员令。王灿召集了六部尚书,又将郭嘉、史阿等麾下的心腹之人招到宫殿,商讨对策,考虑接下来针对北面马腾的战事。

    王灿荡平南方,只剩下北边的马腾和韩遂了。

    连续两日,王灿都和麾下重臣商量此事。

    第三日,才把事情敲定。

    此战,王灿将会亲自率领大军从成都出前往长安。

    大军离开,谋士当只有郭嘉和法正随行,和王灿出战的将领则是赵云、周仓、裴元绍、陈到、张任、吕蒙、典满、黄叙。至于其余的将领如庞德、徐荣等人则留在了成都,并没有参与此战。

    故此,此次出征的将领只有赵云人是军的大将。

    其余的譬如陈到、张任、吕蒙、黄叙和典满都是年青代的将领,由此也可以看出王灿并不是太看重此战,否则不会只有赵云员大将。

    二月初五,王灿在成都誓师兵,离开成都前往长安。

    王灿领兵离开,共带了五万大军。

    虽然王灿的兵力并不是很多,但张辽驻守在汉,王灿路过汉的时候,可以从汉抽掉部分士兵。黄忠和高顺驻守长安,等王灿领兵抵达长安后,又可以借助长安的力量抽调部分士兵。

    故此,王灿表面上只率领五万余士兵离开成都,但真正的实力却不容小觑,至少也得估算七万甚至于更多的士兵。大军路北上,抵达汉后,休整了两日,补给完粮草和器械,然后又继续赶路。

    不过,张辽还是留在了汉,替王灿镇守方。

    随着大军赶路,王灿北上的消息也传了出去。

    ……

    黄忠和高顺知道王灿挥师北上,心非常高兴。两人已经接到了从成都传来的消息,知道接下来的战事是什么事情。

    黄忠和高顺驻扎长安,歇息了近两年时间,早就等着交战了。

    战场,才是武将最喜欢的地方。

    常言道有人欢喜有人愁,王灿兵北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高兴。尤其是长安城有部分人对王灿是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

    这部分人,无疑是伏完、董承、刘诞和刘范等人。

    他们和王灿并无血海深仇,也不是世仇,但是王灿不仅自称蜀王,而且还不让他们另立新君,弄得朝廷威严不在,导致天下大乱,这就是伏完等人愤恨王灿的原因。可惜刘协死的时候没有留下子嗣,否则伏完等人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这日,国丈伏完以庆贺生日的名义将董承、刘范、刘诞、种劭、王子服、吴兰等朝重臣邀约到府上,庆贺生日。

    这些人都是反对王灿,希望另立新君的。

    伏完邀请的人全部抵达府上后,伏府大门紧闭,不让人进入。

    大厅,宾主落座。

    伏完坐在主位上,看着堂下的众朝臣,先是朝众人敬了樽酒,然后忽的哽咽了起来。他眼眶微红,沉声说道:“诸位,老夫今日假借生日之名邀请诸位到府上,实乃有要事商议。唉,王贼猖狂,不得不如此啊。”

    众人闻言,也是纷纷叹息。

    伏完深吸口气,缓缓说道:“我大汉传承二十五帝,可现在却国无君主,断了薪火传承。四百年的大汉王朝,已经是岌岌可危,大厦将倾!昔日董贼迁都,宗庙被毁,国都被焚,迁都后,又经历连番战事,以至于奸佞篡国,国无君主。诸公,大汉危矣,危矣!”

    番话,说得大厅的重臣泪流满面,伤心悲恸。

    大厅里面,低声哭泣的声音和哽咽声不断响起。

    这些人心悲泣,泪流满面,真不知道是为了自己前途未卜而悲伤,还是为了大汉朝已经到最后的关头而悲伤。

    此时,刘范沉声说道:“黄忠和高顺为虎作伥,欺压百官,可恨,可恨呐。”

    董承接着说道:“因王灿人,让天下诸侯尽皆为王,而且袁术那狗贼竟敢称帝,简直是胆大包天。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王灿而起。若非王灿在成都称王,岂会有今日之果。昔日高祖皇帝曾说非刘姓者不可为王,但天下诸侯见王灿称王,非但不讨伐王灿,竟然争相效仿,实在是江山沦丧,道德沦亡啊。”

    说道深情处,董承老泪横流。

    他和伏完都是国丈,是刘协的老丈人。

    如今刘协死了,伏寿和董妃寡居在宫,又没有子嗣,只能孤独度日,情况凄惨。两人都想到自己遭遇,又想到自己的女儿年纪轻轻就寡居,心悲从来,哀伤不已。

    刘诞也是眼眶微红,咬牙切齿的说道:“诸公,此次王灿领军北上,势必要驻扎在长安。既然如此,我们何不趁此此机会除掉王灿,为国除贼。到时候,我们再收降益州军队,以朝廷的名义号令天下诸侯,整饬朝纲。”

    董承听了后,暗自点点头。

    伏完深吸几口气,平复了内心悲伤地心情,问道:“计将安出?”

    刘诞说得慷慨激昂,但心却没有考虑好诛杀王灿的计谋。他听见伏完的话,顿时憋住了,张脸也涨得通红。

    刘范看见弟弟无话可说,忙解围说道:“伏大人,我有计!”

    伏完又问道:“有何计谋,快快道来。”

    刘范说道:“等王灿抵达长安,我们召集大臣在城外等候王灿,到时候我们只需要如此,然后借机麻痹王灿,等降低了王灿的戒心,再行事……”顿了顿,刘范说道:“王灿虽然狡猾,却也猜不到我们为何会这么做,只要除掉王灿,大事可成。”

    “好!”

    伏完听了后,抚掌称赞。

    董承也是连声称好,他和伏完都看着刘范,眼闪烁着莫名的光芒。那眼神,让刘范感觉非常的不自在。

    ……

    王灿北上,得到消息的不止长安,袁绍和曹操也得到了消息。

    只是,袁绍正忙碌着集结士兵攻打曹操,无暇分心。

    对于曹操,袁绍心有莫名的感情,两人从小是穿着条裤子的好朋友,现在却成了敌人,事情真的是难以预料,而且曹操几乎是袁绍手竖立起来的。

    昔日,曹操在袁绍麾下为官,势力弱小。

    曹操想担任东郡太守,袁绍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答应了。正因为如此,曹操才能借此机会迅展,并且占据了兖州。或许袁绍都没有料到曹操会展得这么快,眨眼工夫就已经能威胁他,让他坐立难安了。

    在袁绍心,他也期待和曹操这个总角之交堂堂正正大战场,然后击败曹操,证明他比曹操更强,这是袁绍的好胜心。

    至于曹操,打心底却看不起袁绍。

    不管袁绍出身多好,多高贵,但曹操却不认为袁绍能成大事。

    两人都卯足了劲,准备厮杀。

    虽然曹操和袁绍都得到了王灿出兵的消息,但王灿从成都赶往长安,暂时威胁不了曹操和袁绍。而且王灿兵前往长安的目的并不是原,而是西域,所以两人都放心的准备着战事,没有任何的担忧。

    ps:四更之;应好友邀请,推荐本书,大家可以去瞅瞅哈:三国之东吴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