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 拜访童渊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兴平四年,可以说是大汉朝崩塌前的个转折点。≧  <.<≦1ZW.

    王灿在成都称王,天下各州的诸侯大佬也是晋位为王。至于称帝的袁术却被孙坚、刘备和曹操联手干掉,烟消云散。

    原战事不断,而益州却陷入沉寂当。

    除了位于益州南方的徐庶、庞德和严颜不断地攻伐蛮人,将蛮人抓捕起来送到成都修筑道路,益州都处于稳步展的状态。

    兴平四年,九月。

    诸侯称王的序幕已经落下,益州沉寂了年多,秋收的粮食也统计了上来。

    这年,益州展农业,鼓励农商,经济快的展。

    短暂的年时间,百姓家也有了余粮,不愁吃穿。期间,王灿带着蔡琰、貂蝉、董卉三女离开王宫,出去旅游了趟。当王灿看见百姓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心也高兴不已,充斥着满足感,因为这都是他的功劳。

    时隔年多,益州迸出了无限的生机。

    不过,王灿居住的已经不是州牧府,而是单独修建的王宫大殿。

    王灿和蔡琰、貂蝉、董卉入住王宫,而王祯、王祐、王馨也入住王宫,但蔡邕却选择在宫外居住,这不仅是避嫌,也是不愿受宫的规矩约束。蔡邕也没有住在原来的州牧府,而是寻了处距离程昱府邸较近的住宅住下。

    ……

    这日,王灿派人找来赵云。

    赵云进入偏殿后,朝王灿行礼,落座后才拱手道:“主公,您找末将有何吩咐?”

    王灿身穿冕服,头戴古冠,脸肃然,端的是威仪赫赫。他看着赵云,不缓不慢的说道:“我派人找你来,是准备和你去拜见童老先生。”

    王灿称王,按理说应该称孤道寡,但王灿却习惯‘我’的自称。

    这不仅是王灿的习惯,也是作为个从后世穿越过来的人难以改变的。虽然礼部尚书任安和蔡邕都曾经劝说王灿,让王灿改变自称,称孤道寡才能显示出蜀王的威严,但王灿依旧我行我素,没有改变自称。

    但碍于两个老家伙的劝谏,王灿在重要的场合还是以‘孤’自称,至于和麾下的武将谋士以‘我’作为自称。

    赵云眉头微皱,说道:“主公,您若是有事和老师商议,只需要纸诏令就可以了,何必亲自拜见老师。况且老师和邓展前辈在山结庐而居,道路崎岖难行,很难行走。故此,还是由末将通知老师,请老师来宫拜见主公把。”

    王灿摇头说道:“不用了,我和你起去。”

    赵云苦劝无果,只能答应下来。

    当下,王灿去重新换了身普通衣服,又带着典韦和赵云以及十余个侍卫出了王宫。等离开王宫后,行人直奔城外童渊和邓展居住的地方。虽然赵云说童渊居住在山林,道路崎岖难行,但城外的道路已经修缮得宽阔平坦,容易赶路。

    这些道路,是蛮人修建了年多的成果。

    行人策马奔驰,上午出,午时分抵达了童渊居住的地方。

    童渊和邓展住在半山腰,居住的地方地势开阔,空气清新,环境优雅,非常的舒服。两人结庐而居,穿的都是粗布袍,平常朴素,却也怡然自得。

    童渊的岁数较大,已经是五十多岁的老人。虽然童渊头花白,但童渊常年养气修身,精神矍铄,丝毫不显老态。邓展稍微年轻些,但也是四十多接近五十岁的人。两人都认识王灿,看见赵云带着王灿赶来,急忙拜道:“童渊(邓展)拜见蜀王。”

    王灿摆手道:“两位不必多礼。”

    童渊看了眼赵云,眼露出疑惑的神色。

    那神色,分明是询问王灿来拜访有什么事情?但赵云是临时被王灿叫到王宫里面,也不知道王灿到底有什么事情,所以只能摇了摇头。

    童渊见赵云也不知道,心更加疑惑。

    他和邓展将王灿迎进草屋,又给王灿斟茶倒水,旋即问道:“蜀王光临寒舍,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屋子,只有童渊、邓展和王灿。

    赵云和典韦并没有进入屋子,而是在屋子外留下几个侍卫保护王灿,然后两人起逛山打猎去了。

    此处并无危险,所以两人也不担忧。

    王灿双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开门见山的说道:“益州蓬勃展,但所缺的还很多。故此,我准备在成都创建武院,为益州培养人才。我希望两位老先生能出任武术教习,教导武院的学生习武,恳请两位老先生答应。”

    顿了顿,王灿又说道:“如今史阿已经全面接管了英雄楼的事情,王越现在也没有事情做,到时候王越也会进入武院教导学生习武,我希望两位老先生也能参与,为我益州培育英才。到有三位教导学生习武,益州才会有更多武兼备的将领。”

    邓展眉头挑,说道:“王老儿竟然不做官了,实在是喜事!”

    随着王越岁数的增长,精力难免不济,所以他把许多的事情都交给了史阿,但王越又闲不下来,入武院便是最好的选择。

    王灿又问道:“不知邓老和童老意下如何?”

    童渊沉吟阵,说道:“蜀王,我等都是勇夫,恐怕误人子弟啊。”

    王灿笑说道:“童老不用担忧,你们只需要教导学生的武艺就行。至于其他的行军布阵、兵法谋略我自会安排其他人教导。”

    童渊和邓展听了后,相视望,然后点点头。

    两个老头隐居山林也是没有事情做,能找点有趣的事情做,倒也是件乐事。

    童渊沉声说道:“好,我们两人答应了,愿为蜀王驱策。”

    王灿大喜,抚掌笑道:“有童老、邓老,再加上王越,足以支撑起武院。到时候,我再让军将领授课,如此来,武院的学生定能成为益州的栋梁之才。”王灿达成目的后,又在山逗留了天,第二天才动身返回。

    回到成都后,王灿没有直接返回王宫,而是转道去拜访蔡邕。

    武院的事情敲定了,就该敲定院的事情了。

    距离左慈的两年之约已经过了年半,再有几个月左慈就会返回成都,所以王灿先得和蔡邕说好院的事情。

    建立院和武院的事情在王灿和左慈商议道家传教的时候,就有了心思。而且,院、武院、医学院、道观的地址王灿都已经选定,早在年前也已经让人开工修建。时隔年多,这些学院的屋舍都已经修建好,就等人员进驻。

    王灿去拜访了蔡邕,很容易就得到蔡邕的同意。

    方面,王灿是蔡邕的弟子,蔡邕自然要大力支持王灿;另方面,院的创建对益州的学子也有好处,能让更多的人明理修身,所以蔡邕想都不想就答应了。王灿有蔡邕的支持,再等左慈带回庞德公和司马徽,就能完成院的创建。

    王灿在蔡邕的住宅歇息了小半天,然后才带着典韦返回王宫。

    此次出行,王灿完成了院和武院的事情,足矣!

    ps:四更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