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 工作重心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书房,王灿的目光从墨言、蒲元、马均身上掠过,最后收了回来。>≥ <.﹤<1ZW.

    时隔几年,马均和蒲元已经人到年,因为常年在火炉边锻造武器,比同龄的人苍老些。至于老头子墨言,已经是满头银,眼神也不再清澈,脸上的褶皱如同百年老树的树皮样,坑坑洼洼的,布满了沟壑。

    随着王灿实力的增强,匠作坊的用处也日益增大。

    墨言语缓慢,说道:“主公,益州遭到连番的大战,锻造汉刀需要的成本也很高,府库的铁石存余量已经不多了,若是按照目前的消耗量使用,恐怕支持不了年。”

    王灿眉头挑,问道:“难道没有寻找到新的铁石?”

    墨言想说话,却好像有些为难。

    蒲元说道:“主公,因为寻找铁矿需要很大的人力和物力,匠作坊有的是学徒,有足够的人员,但所需要的物力却不够,不足以派出大量的人员去探查铁石。”

    王灿顿时笑了,蒲元还挺有趣的嘛。

    匠作坊缺钱却说成物力不够,有点意思。

    王灿直接说道:“钱的问题不用担心,我会让程昱给你们足够的经费,让你们能安心的寻找铁矿,锻造出更精良的武器。匠作坊的人虽然没有上战场拼杀,却是幕后的英雄,没有你们锻造出精良的武器,士兵的损失将会更大,所以你们是重之重,不可忽视啊。”

    墨言闻言,顿时感动不已。

    三个匠作坊的巨头都是心有戚戚焉,拱手拜谢王灿。

    墨言擦了擦有些湿润的双眼,说道:“不知主公请我们来,有何要事?”

    王灿说道:“的确有事情吩咐,益州打退了诸侯盟军,暂时不会有大的战争生,对兵器的需求也相应的有所减少。短时间内,益州不会生大战了,我希望你们能把匠作坊的重心转变下,不再以锻造兵器为主。”

    马均问道:“主公,不锻造兵器,我们锻造什么呢?”

    墨言和蒲元也看向王灿,等着王灿说话。

    王灿笑说道:“匠作坊将来肯定不会仅仅是锻造兵器的,目前益州要大力展生产,工作的重心就要转移到锻造农具上来,创造出更多的农具,促进农业的展。不过,兵器并不是不锻造,而是锻造兵器的比例少些,以锻造农具为主。”

    马均接着说道:“主公,匠作坊人员足够,但大多数的人都是锻造兵器的,不习惯锻造农具。若是突然改成锻造农具,有些困难啊。”

    王灿沉声道:“有困难要克服,尽力去做,用心去做。”

    “诺!”

    马均点头应下,答应下来。

    王灿继续说道:“具体的事情告诉你们了,定要执行好。精通锻造农具的人员不够可以再找,务必让百姓得到实惠,这是建立匠作坊的目的之。”

    顿了顿,王灿又说道:“你们三人执掌匠作坊,我再给你们透露点消息。想来你们也知道我即将称王的消息,等我称王之后,匠作坊将会重新组成个部门,到时候将要负责兵器、农具、水利等各项事宜,所以不可能仅仅锻造兵器的。”

    三人听了后,忙拜道:“卑职定完成任务,不负主公厚望。”

    王灿摆了摆手,让三人退了出去。

    等三人离开书房,王灿也起身离开,往蔡邕居住的院子行去。

    王灿进入院子的时候,王祯、王祐和王馨正跟着蔡邕学习。三人看见王灿来了,非常的高兴,尤其是王馨更是粘人,直接冲到王灿跟前。王灿这段时间和王祯、王祐相处久了,更加亲近,没有了陌生感。

    和三个小孩逗乐,王灿开怀大笑,心情愉快。

    他玩了会儿,便让侍从将三人带走了。

    蔡邕摆手,带着王灿来到书房。两人宾主落座,蔡邕问道:“为先,你来找为师,可有什么事情?”

    王灿点头说道:“老师,弟子称王的事情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现在就等程昱主持修建宫殿的事情完成,就可以准备称王了。不过,称王之后,弟子麾下的武官员都会有定的改变。老师博学多才,又是海内大儒,弟子想请老师出任礼部尚书。”

    蔡邕问道:“何谓礼部尚书?”

    王灿挠了挠头,将隋唐时期的六部说了出来。

    六部,是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工部、刑部。

    六部的起源是在隋唐时期,时隔王灿所在的三国也并不远。因为同样都是家天下,王灿才想着将六部拿过来使用。相比于他曾经手策划却失败的军队改革,六部自然是更加符合实际的情况,因为六部本就是封建时代的产物。

    王灿大略的将六部说出来,并且粗略的说了下各部的内容。

    蔡邕听后,顿时陷入沉思当。

    其实,王灿口的六部是从三公九卿分化出来的。六部的具体事情以往都是由九卿掌握,现在通过六部的明确,将具体的事物详细化了。蔡邕精通史书,对朝廷的制度也了若指掌,很容易就明白了六部的脉络。

    沉思良久,蔡邕问道:“为先,六部的尚书你想好了吗?”

    王灿点头说道:“弟子已经想好了,由老师担任礼部尚书,墨言担任工部尚书,荀攸担任兵部尚书,程昱担任吏部尚书,田丰担任刑部尚书,李儒担任户部尚书。”

    蔡邕听了后,眉头皱起。

    王灿问道:“老师,有何不妥吗?”

    蔡邕沉声说道:“你安排官员的时候必须要考虑各方势力的平衡和利益的平衡,你以益州为根基,但六部的尚书却没有益州本土的官员,非常不妥当。老师建议你用任安担任礼部尚书,只要益州本土的人有了席之地,才能平衡各方的权利。”

    任安,是益州出名的大儒,也是益州本土的领袖人物。

    王灿听了后,想要说话。

    蔡邕伸手阻止王灿,继续说道:“老师正在撰写汉史,没有足够的时间处理礼部的事情,况且人的年纪大了,也没有精力去应付各类事情,礼部的事情可以交给任安。”

    顿了顿,蔡邕又说道:“关于墨言担任工部的事情,墨老头这个人,老夫是了解的。他精通锻造,但是为官的本领却不行,不能担任部之长。为先,担任部的尚书并不需要精通所有的事情,只能统揽全局就可以。工部尚书的人选,你还要仔细考虑才行。”

    王灿听了后,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此时,又听蔡邕说道:“至于其他各部的人选,你自己酌情处理。但是要谨记条,部的尚书,并不是每件事情都要精通,并不是事无巨细都要处理,需要的是能够统揽全局,为你分忧。这样的人,才是你需要的尚书。”

    “多谢老师,弟子会注意的!”

    王灿听了蔡邕席话,心感慨良多。蔡邕的话,无疑让王灿更加明白任命官员的重要性,心也有了更熟虑的想法。

    俗话说家有老,如有宝,果然不错啊!

    ps:四更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