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战况骤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杀死汉人!”

    蛮军,个蛮兵涨红了脸,突然举起手的长矛,大声吼叫。  ≦.≤1ZW.

    竭力的咆哮声,点燃了蛮军的激-情。

    周围的蛮兵神情兴奋,纷纷大吼‘杀死汉人’。他们心绪躁动起来,眼露出疯狂的神色。沙摩柯霸道威猛,已经占据了优势,成功的压制住典满和黄叙。这样的场景让蛮人沸腾了起来,如火山般骤然喷。

    高兴!兴奋!

    种种情绪充斥在蛮兵的心,那身体魁梧,勇猛无敌的男人,是他们的王。

    所有的蛮兵看着沙摩柯逞威,顿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王灿看着蛮军士气大振,眉头也皱了起来。他看向典韦,说道:“山君,你去将阿满和黄叙替下来,斩杀蛮将。”

    “诺!”

    典韦抱拳回答,迅从背后取出两柄铁戟,然后策马杀了出去。

    就在典韦杀出去的时候,蛮军领兵的统领趁着士气大振,大喊声‘杀’。

    顷刻间,几个蛮军统领带着麾下的蛮军杀了出来。不得不说,蛮军选择的时机非常恰当,刚好合适。在蛮军的士气到达最高峰的时候,下令出击最能激起士兵的斗志。个个蛮兵斗志昂扬,提着长矛奔跑杀出,好像是吃了兴奋剂样,只知道往前冲杀。

    王灿见此,也下令冲杀。

    庞德和严颜得到命令后,带着士兵杀了上去。

    眨眼工夫,汉军也全部杀了出去。

    吕蒙眼见大军出击,也带着狼牙营士兵快冲杀。汉军和蛮军接触在起的时候,典韦已经冲了上去,吼道:“兔崽子,滚边儿去,看老子宰了这蛮贼。”典韦手持两柄铁戟,趁着沙摩柯露出空档瞬间,直接杀了进去,将典满和黄叙换了下来。

    黄叙和典满退出,又杀向其他的蛮军士兵。

    有道是行家出手,便知有没有。

    典韦替换上去,沙摩柯立刻感觉到压力陡增。

    沙摩柯能挡住典满和黄叙,是因为两人都还是孩子,只有十**岁,还在长力气的时候。但典韦不同,不管是典韦身所学的武艺,还是典韦身上蕴含的力量,都处于最霸道最凶猛的时候,举动都霸道无匹。

    沙摩柯和典韦硬拼了几次,便感觉手臂麻。

    典韦却越打越兴奋,眉宇间透出无尽的战意,完全是战斗狂人。

    眨眼工夫,沙摩柯略显黝黑的面颊涨红了起来,赤-裸-着的上半身也是青筋暴起,非常吓人。沙摩柯不断的挥舞手的铁蒺藜骨朵,眼闪烁着熊熊怒火,他统五溪蛮以来,从来没有遇到如此凶猛的人物,现在却被压着打,心非常难受。

    典韦不管沙摩柯的感受,越杀越起劲儿,已经状若疯魔。

    黄叙看见典韦完全压制住沙摩柯,瞬间瞪大了眼睛,说道:“典黑子,你老爹真够厉害的,太威猛了。”

    典满昂起脑袋,理所当然的说道:“那是当然,你不看他是谁的亲爹。”

    黄叙撇撇嘴,继续杀敌。

    战场上,蛮军士气如虹,汉军也气势如虎,互不相让。两军交战,汉军使用锋利无比的汉刀,而蛮军使用的则是最简单的长矛。双方厮杀非常惨烈,甚至于有的蛮兵因为长矛不好用,干脆折断了长矛和汉军厮杀。

    蛮兵,在蛮军将领的率领下悍不畏死。

    汉军,也是寸步不让。

    此时此刻,宽阔的官道上已经血流成河,惨叫声不断。天空,时不时的有残肢断臂飞起来,然后落在地上。但这些场景对于杀红了眼的士兵而言,没有多大的震撼,沉浸在杀戮当的士兵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心只有个念头,杀死敌人,杀死敌人。

    典韦和沙摩柯交战,完全压制着沙摩柯打。

    不管是在力量上,还是武艺上,典韦都占据了上风。

    沙摩柯处处被压制着,但还是奋力还击。

    虽然沙摩柯的身体比典韦更加的高大强壮,而且身长九尺,威猛吓人,但这并不足以让沙摩柯能击败典韦。戟光闪烁,只见典韦连续不断地挥舞铁戟,锋利的戟尖随着战马的冲刺爆出更强劲的力量,杀得沙摩柯手忙脚乱。

    时间不长,沙摩柯身上已经多处受伤。

    最严重的处是沙摩柯的肋骨处,被划了条几乎有半尺长的伤口。殷红的血液从伤口流出来,染红了沙摩柯身上的兽皮。

    典韦见沙摩柯死战不退,心反倒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他怒目圆睁,大喝道:“蛮贼,你武艺不错,若是下马投降,老子保你不死。”

    沙摩柯是方之王,高傲无比,哪里甘愿下马投降。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回答道:“想让老子投降,绝无可能。只有死战到底的蛮王,没有屈膝投降的蛮王。”说着话,沙摩柯忽的抡起铁蒺藜骨朵,直接砸向了典韦。此时,沙摩柯已经疯狂了起来。

    他不管身上的伤势,奋力扑杀典韦。

    但是,飞蛾扑火,终究难以撼动灯火半分。

    沙摩柯越是拼命厮杀,典韦却愈加的冷静了下来。随着两柄铁戟上下翻飞,典韦轻易的挡住沙摩柯挥出的铁蒺藜骨朵。戟尖闪烁着道道的冷芒,不断地迫向沙摩柯。既然沙摩柯没有投降的打算,典韦便不说话了,全力进攻沙摩柯。

    典韦左手的铁戟和铁蒺藜骨朵碰撞后,右手的铁戟趁机杀出,瞬间就刺沙摩柯的腰腹,嗞啦声,戟尖划破了肌肤,又留下了条伤口。

    厮杀继续,沙摩柯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此时,沙摩柯心也想后撤了。但典韦却不给他丁点机会,死死的缠住沙摩柯,铁戟不停地朝沙摩柯身上的要害杀去。

    “噗!”

    戟尖戳沙摩柯的胸膛,旋即猛地拉,在沙摩柯的胸膛上留下了条巨大的血痕。沙摩柯咬着牙,忍着伤势,以伤换命,以受伤的代价后撤,骑马摆脱了典韦往后逃去。他策马奔跑,心松了口气。

    只要快后撤,再加上有蛮兵抵挡,就能逃回山。

    正当沙摩柯快逃逸的时候,却感觉后背阵劲风传来。他闪电般转过头,但看见后面的情况后,瞳孔骤然间增大。

    “噗!”

    柄短戟飞射过来,穿透了蛮王沙摩柯的喉咙。

    这柄短戟,自然是典韦投掷出来的。

    投掷短戟的手段,是典韦的手绝活,在沙摩柯骑马后撤的时候,典韦就从挂在战马背上的兜囊摸出短戟,倾尽全力投掷了出去。

    戟杀出,直接杀死了沙摩柯。

    典韦深吸口气,大吼道:“蛮王已死,随我杀!”此时,典韦并没有喊什么‘降者不杀’的话。他和王灿在城见识了蛮人横行霸道的情况,心早就对蛮人存了先入为主的意见,故此提着双戟奋力厮杀,不给蛮人投降的机会。

    沙摩柯的死亡,对蛮军是巨大的打击。

    前刻,沙摩柯骁勇善战。

    此刻,沙摩柯已经被杀死,可谓是风云突变。

    突兀的,蛮军突然响起‘逃跑’声大吼,蛮兵直接将手的长矛扔出去,然后转身往山林跑去。

    其余的蛮将见沙摩柯被杀,也失去战斗的心思,领兵后撤。

    ps:四更之二,小东尽力拉快剧情,是好童鞋哈。嗯,继续求鲜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