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沙摩柯受惊了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汉军营地,军大帐。≯≯> ≦.﹤≦1≤Z﹤W<.≦

    当沙摩柯带着士兵杀出山林的时候,立刻就有斥侯探听到了消息。

    徐庶得到消息后,立刻将消息禀报给王灿,同时安排营地的士兵做好警戒。营地的安排已经不像昨夜那样引诱沙摩柯,因此营地外该有的防御工事都已经安排好了,而且营地也留下了士兵把守营地,防止营地遭到攻击。

    王灿率领士兵杀出,迎向了沙摩柯的蛮军。

    两军相向而行,在宽阔的官道相遇。

    王灿身穿鱼鳞甲,胯下乌骓马,腰悬汉刀,凝神望着对面的蛮军。只见这些蛮军兴奋躁动,全都是跃跃欲试。他的目光落在沙摩柯身上,见沙摩柯身长九尺,接近两米,吓了大跳。好家伙,这厮简直太高大了,如此雄壮魁梧,够凶猛的。

    王灿打量着沙摩柯,而沙摩柯也盯着王灿。

    沙摩柯眼眸眯,大喝道:“谁去搦战?”

    张鳖是沙摩柯麾下的急先锋,提着战刀就冲了出去,说道:“大王,看末将杀敌立功。”他策马杀出后,睥睨的看向王灿军的将领,大吼道:“鼠辈王灿,可敢战?”张鳖抡起战刀,指向王灿,脸上满是不屑的表情。

    王灿听后,脸色寒,目光森冷。

    个小小的蛮将,竟然如此狂妄,真是找死啊!

    他刚准备出口说话,却见吕蒙提着丈长的大刀冲了出去,说道:“老师,看弟子斩杀那蛮人。”吕蒙跟着王灿已经有年多的时间了,对王灿可谓是敬若父亲。他听见张鳖辱骂王灿,立刻大怒,提着长刀冲上去。

    吕蒙怒吼道:“蛮贼,受死!”

    吕蒙和吕布交战后,眼界大开,而且自身的武艺也得到了的提升,刀法更加娴熟,称得上是圆转如意,挥洒自如。

    不仅如此,吕蒙的气势也多了霸道之气,多了股杀气。

    这样的气息,只有在战场之上养成。

    常言道腹有诗书气自华,个人读书多了,自然有股儒雅之气;或者是个人身居高位,长久后自有股贵气;而常年在战场上厮杀的人,更多的则是悍勇之气。

    只是,当吕蒙冲出去的时候,张鳖顿时笑了。

    他心蔑视汉军,有了先入为主的歧视,现在看见个十**岁的青年冲出来,顿时笑了。尤其是看见吕蒙还提着口丈长的大刀,简直是笑煞人也。他根本没有把吕蒙放在眼,认为吕蒙是虚有其表,没有半点能力。

    张鳖大笑道:“小子,王灿是个鼠辈,没想到派出来的将领也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兔崽子,你回去多喝点奶,长点力气吧。”

    “驾!”

    张鳖拍马背,直接冲向吕蒙。

    两人策马冲向对方,而吕蒙右手握住长刀的时候,左手攥紧了马缰。

    吕蒙盯着张鳖,眼神越加的森冷,表情也更加的冷漠了。他心估算着和张鳖的距离,等两人的距离不足三丈远的时候,吕蒙大吼声,双脚骤然从马镫上收回,然后闪电般踩在马背上,直接从战马上跳跃了起来。

    巨大的力量踩在马背上,让战马嘶鸣声,双腿下倒在了地上。

    而吕蒙人在半空,双手持刀,神威不可侵犯。

    远处,沙摩柯看见吕蒙孤注掷后,猛地睁大了眼睛。但沙摩柯却没有动静,并没有派人去救援。此时,张鳖看见吕蒙刀劈下来,心大骇,神色凝重,左手撑住刀背,右手握住刀柄,将战刀撑在头顶,想挡住吕蒙的刀。

    “杀!”

    吕蒙怒吼声,丈长的大刀在烈日的照耀下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嚓咔!”

    转瞬间,长刀劈下。

    兵器碰撞在起的时候,并没有巨大的碰撞声,而是传来清脆的玻璃破碎声。刀光过处,张鳖手的战刀立刻断成了两截,而张鳖也被吕蒙刀劈成了两半。那锋利的刀刃继续劈下,竟然将战马也杀死了。

    吕蒙落在地上后,看也不看张鳖,沉声喝道:“辱骂老师者,杀!”

    话音掷地有声,在战场上传递了出去。

    王灿欣慰的看着吕蒙,笑说道:“这小子,就知道耍酷。”

    王灿的话有些前,徐庶、庞德和严颜等人都没有弄明白,但并不妨碍他们理解王灿话语的意思。很显然,王灿对吕蒙刀斩杀了张鳖是非常高兴的,能有这样的弟子,王灿心哪能不高兴呢?

    典满看着吕蒙杀敌,心驰神往,喃喃说道:“老大就是老大,够厉害!”

    他深吸口气,吼道:“汉军威武!”

    顿时,黄叙也跟着大吼:“汉军威武!”

    顷刻间,周围的狼牙营士兵也大吼‘汉军威武’。当轰然炸响的声音逐渐传递出去后,周围的普通士兵也跟着大吼汉军威武。不过是眨眼工夫,战场上汉军的气势已经完全被吕蒙点燃了,沸腾了起来。

    这幕,羡煞无数蛮兵。

    然而,有人欢喜有人愁,吕蒙立功,对于汉军来说是巨大的鼓舞,对于蛮军来说却是巨大的打击。

    张鳖的武艺在蛮军并不是顶尖的,却也颇有名气。

    仅仅是刀,就被杀死,实在是令人惊愕。

    个个蛮兵睁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震惊,眼前的场景太震惊了,蛮兵如此,蛮军的将领也是如此。不过,唯有沙摩柯并没有露出诧异的表情,在吕蒙从战马上跃起的时候,沙摩柯就已经预料到了结局。

    张鳖遇到吕蒙,死得并不冤枉。

    沙摩柯面沉如水,喝道:“此人狂妄嚣张,谁敢出战?”

    话音落下,又有名蛮将杀了出去。

    这名蛮将使用杆狼牙棒,武艺比张鳖厉害了许多。他大声咆哮着冲了出去,杀向吕蒙。蛮将看见吕蒙还站在地上,眼露出抹喜色,因为个武将骑着战马和没有战马有着巨大的差别,他骑马杀出去,占据了定的优势。

    然而,在蛮将杀出后,王灿麾下又有员将领杀了出去。

    此人便是典满,他左右手各提着柄铁锤,大吼道:“将军退后,末将来也。”

    战场上,典满还是以正式的称呼大喊。

    吕蒙原本都已经准备徒步和蛮将厮杀了,因为他胯下的战马被他刚才的力量踩得倒在了地上,即使站起来也难以继续承载他的重量。吕蒙没有战马,只能徒步迎战,但他准备出手的时候,典满已经策马冲了上来。

    吕蒙嘴角挂起抹微笑,提刀牵马往后退去。

    沙摩柯看见王灿军又冲出员小将,眉头皱起,眼却露出惊骇之色。

    没有和汉军交手的时候,沙摩柯觉得汉军实力不行,但此时看见汉军杀出来的全部是小将,而且实力都是非常不凡的人物,顿时受惊了。

    汉军,恐怖如斯!

    ps;四更完成,收工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