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有趣的误会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沙摩柯的兵器非常霸道,旦砸在士兵的身上,肯定是九死生。≯ .

    他的武器名叫铁蒺藜骨朵,是使用精铁打造而成。

    端是柄,另端则是圆形的球状武器,上面装有铁刺,用来砸人。事实上,铁蒺藜骨朵是般的铁锤的改良,这种武器在铁锤的基础上加长了手柄的长度,又在锤头上加上了很多尖锐的铁刺,就变成了铁蒺藜骨朵。

    虽然工艺复杂,但威力也是成倍的增加,凶猛无比。

    旦铁锤砸在身上,上面的铁刺立刻就刺破铠甲以及肌肤,重伤或者杀死士兵。

    沙摩柯带着士兵冲上去,不会儿就和张鳖率领的三千蛮兵汇合在起。两人领兵追击汉军,想要取得胜利。

    然而,汉军却跑得贼快,远远地将蛮兵甩在后面。

    沙摩柯不愿放弃大好的机会,领兵追赶,直吊在汉军后面。

    月光照耀下,群蛮兵在道路上奔逃,而沙摩柯则扬起了铁蒺藜骨朵,大声的咆哮嘶吼。蓦地,沙摩柯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他睁大了碧绿的眼睛,看着前方黑黢黢的片,眉头皱起,猛地大吼道:“停!”

    蛮人,世代居住在山林,信奉鬼神。

    沙摩柯突然感觉有危险,觉得是神明在提醒他,故此立刻喊停。

    声令下,正在追击的蛮人纷纷驻足停下。

    张鳖得到沙摩柯的命令,也是骤然停下,不敢再追击。如此令行禁止,也能看出沙摩柯率领的蛮兵的确是支精锐。张鳖赶忙跑到沙摩柯身旁,问道:“大王,汉军不堪击,我们只要继续追赶,肯定能消灭汉军,怎么不追击了?”

    另外名雄溪的蛮人统领也问道:“蛮王,大胜在即,机不可失,快追吧。”

    其余的几名蛮人统领也纷纷出言劝说,想追赶汉军。

    然而,沙摩柯抬头望天,看着天上的轮皓月,缓缓地说道:“我突然觉得有危险,王灿可能是故意引诱我们追击。不管了,立刻撤军。”说完后,沙摩柯根本不给其他蛮人将领劝说的时间,策马后撤。

    其余的蛮人将领面面相觑,嘴角不停地抽搐,这也太随意了吧。

    然而,主帅后退,蛮兵也只能后撤。

    顷刻间,如同滔滔洪水般的蛮人立刻选择了后撤。

    严颜和庞德率领士兵押后,负责士兵的后撤。两人远远的看见蛮兵后撤了,立刻让士兵停下来,将消息禀报给王灿。

    王灿和徐庶得到消息后,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策马回到后方。

    王灿策马行来,问道:“严将军、庞将军,蛮兵追得正起劲,怎么突然后撤了?”

    严颜抱拳说道:“主公,末将也不知蛮兵为何突兀的后撤。”

    王灿闻言,脸上露出了抹耐人寻味的笑容。看来这次和蛮人交战有些困难了,王灿本以为蛮人莽撞冲动,但现在看来却很有套,就连徐庶精心设下的诱敌之计都看传来,沙摩柯不简单啊!

    沙摩柯当然不可能知道王灿怎么想他的,但他若是知道了,肯定会放声大笑。

    因为沙摩柯根本没料到诱敌之计,只是觉得有危险罢了。

    徐庶眉头微皱,抱拳说道:“主公,卑职设下的诱敌之计虽然失败,但蛮兵也从山林出来了,是否派兵追杀番?”

    对于蛮人,徐庶下了番功夫的。

    大军安营扎寨的时候,徐庶专门让军的士兵藏匿起来,又故意留下队士兵在后方埋伏起来,并且让守营的士兵懒懒散散的。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就是为了吸引蛮人,等沙摩柯领兵杀来,再让士兵诈败,故意后退,吸引沙摩柯追击。

    然而,眼看成功在即,沙摩柯却退了回去,太令人失望了。

    时间,徐庶心有些难受。

    王灿笑道:“元直,既然沙摩柯是主动退回去,肯定会截断后路,我们连夜追击,说不定还要被沙摩柯打个措手不及。既然这次没有成功,那就下次把,反正有的是时间。元直,你任重而道远,要继续努力啊。”

    徐庶深吸口气,抱拳道:“主公放心,卑职定会击败蛮兵的。”虽然遭到了失败,但徐庶还是快恢复了过来。

    战之败,还不足以下定论。

    徐庶全权负责这战的事情,他顺势而为,下令将营地后撤三里,重新安营扎寨。

    营地,军大帐。

    徐庶正在向王灿禀报这战的损失,因为士兵跑得快,故此没有损失多少人,唯受伤严重的是营地遭到蛮兵攻打的时候,损失了三百多名士兵,其余的损失几乎没有。王灿打量着徐庶,他最担心的徐庶遭到失败蹶不振。

    如今看徐庶斗志昂扬,王灿才放下心来。

    ……

    武陵山,深山老林。

    沙摩柯坐在张虎皮上,下方是众将领。

    张鳖瓮声瓮气的说道:“大王,我们撤退的时候,汉军并没有追来,由此推测,汉军肯定被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是真的败退。”说完后,张鳖脸上露出惋惜的表情,若是继续追击,肯定会大获全胜,也能斩杀更多的汉军。

    沙摩柯听了后,嘴角微微抽搐。

    他得知王灿没有追击的消息,心也觉得有些可惜了。

    然而,王灿却并不知道因为没有追击,使得沙摩柯以为前方并没有埋伏。

    而事情就是如此有趣,沙摩柯因为觉得有危险没有追击,以至于庶以为沙摩柯看破了计谋,但事实上沙摩柯却不知道徐庶真的设下了埋伏。然而,王灿没有领兵追击,又让沙摩柯误以为前方没有埋伏。因为若是有埋伏,旦蛮兵后撤,汉军也应该会追击。

    这样来往,就造成了有趣的误会。

    沙摩柯轻咳声,说道:“虽然错过了大好机会,但也证明了汉军很弱的事实,这对我们接下来的战斗,无疑是很有用的。今晚的战斗就当时试探番,现在我们知道汉军无能的事情,明日就去搦战,击败汉军。”

    其余蛮王纷纷出言附和,表示同意。

    这时候,又有蛮兵禀报说汉军的营地后撤三里,更加坚定了沙摩柯的信心。他大手挥,说道:“大家都去休息,明日出战迎敌。”

    众将领,朝沙摩柯行礼后便离开了。

    ……

    次日,清晨时分。

    金灿灿的眼光洒下来,照亮了山林。

    悠扬的号角声在林响起后,个个蛮兵身穿兽皮,提着长矛快的跑了出来。他们神色兴奋,脸上带着激动的表情,昨夜追击汉军的事情,已经让蛮兵士气大振,有了第次胜利,他们就想着有第二次胜利。

    沙摩柯身穿铠甲,骑着战马,提着铁蒺藜骨朵,威风凛凛。

    随着沙摩柯声令下,蛮兵跟着沙摩柯往山林外跑去,直奔王灿大军驻扎的营地。

    ps:四更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