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 措手不及?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领兵离开且兰县,以吕蒙、典满和黄叙为先锋,又以庞德和严颜为军,王灿、徐庶、典韦和王越随行,大军直扑武陵山。≧≯≯  <.<≦1﹤Z<W.

    想击败五溪蛮,战场肯定在武陵山。

    大军往东北方向的武陵山赶去,度极快。就在王灿领兵赶路的时候,王灿率领大军的消息源源不断地传入沙摩柯耳。

    十天时间,王灿的大军抵达武陵山。

    当日,大军在武陵山外安营扎寨,并未入山。

    军大帐,只有王灿和徐庶两人。

    王灿看着徐庶,沉声说道:“元直,你担任了两年的牂牁郡太守,和蛮人有无数次的交战,经验丰富,也熟知蛮人的性格。故此,此战交由你来指挥,我来掠阵。”

    “多谢主公!”

    徐庶闻言,朝王灿长揖了礼,脸上露出激动地神情。

    他虽然担任了两年的太守,却还需要这样的大战磨砺自己。唯有通过的实战,才能让徐庶的才华展现出来。徐庶心激动,但他还是压制着自己的心情,和王灿仔细的商议了番,研究对战蛮人的策略。

    商议结束后,徐庶才起身告辞。

    王灿看着徐庶自信从容的神情,眼露出抹喜色。

    历史上,徐庶虽然有才,却如同天边的流星样,眨眼即逝。如今,徐庶的家眷都在成都,没有了后顾之忧,徐庶已经能完全的展现出自身的才华。

    ……

    王灿抵达山外,消息立刻传入蛮人的聚集地。沙摩柯得到消息后,召集蛮兵,带着亲卫溜出来打探消息了。

    行人躲在山林,远远地打望着王灿的营寨。

    “大王,您看汉军的营寨,太放松了,营地的士兵竟然稀稀疏疏的,基本的防守都不严谨。不仅如此,营地外连基本的拒马等器械都没有,看来王灿是徒有虚名啊!”名蛮人将领站在沙摩柯身后,眼露出不屑的表情。

    沙摩柯摇头说道:“不是王灿徒有虚名,而是他轻敌了。”

    顿了顿,沙摩柯说道:“王灿让本王洗干净脖子等着,足见其猖狂自大。大概他以为五溪的蛮兵都是被他欺辱的蛮兵样不堪击,所以才会如此轻敌。哼,本王麾下的士兵若是那样的蛮兵,岂能统五溪蛮人。”

    蛮将听了后,拱手道:“大王英明!”

    沙摩柯手招,吩咐道:“留几个士兵在此地注意汉人的动静,我们回去调集士兵,等天黑后趁着王灿的大军休息了,杀进王灿的营地。”

    蛮将眉头挑,说道:“大王,您说我们要杀入他们的营地,末将就觉得不对劲儿。您想啊,汉人狡诈,那王灿是益州的大王,肯定更加狡猾。他营地没有布下防守,不是不故意吸引我们去攻打,想要等我们杀进去后,再伏击我们。”

    说完后,蛮将觉得自己说得很有道理,又重重的点点头。

    沙摩柯问道:“若王灿的营地没有布下防守,是疏忽大意了呢?”

    蛮将啊的惊呼声,摇摇说道:“末将也不知道,请大王定夺。”

    来去,蛮将把自己绕昏了过去。

    兵法之道,本就是讲究虚者实之,实者虚之,虚虚实实,难以揣测。那蛮人将领提出王灿的营地可能有埋伏,但沙摩柯又说若是没有埋伏该怎么办?让蛮将心无法定夺,不知道汉军营地到底是怎么回事。

    沙摩柯露出胸有成竹的表情,骂道:“蠢货,王灿可能设下陷阱,难道我们就不能派兵去试探番吗?”

    蛮将听,眼睛亮。

    他钦佩的望着沙摩柯,抚掌说道:“大王言之有理,不管王灿的营地有没有陷阱,我们都可以派遣少部分的士兵杀入汉军营地。只要稍微攻击番,立刻就能查明王灿的营地有没有陷阱。大王真乃神人,末将佩服!”

    沙摩柯笑了笑,带着士兵转身回大寨了。

    山林,全是参天大树,很多树木人都无法合抱。沙摩柯带着麾下的士兵在山林不停地拐弯,然后往前走,可谓是九曲十弯。若是不识路的百姓进入山林,很容易迷失方向,最终无法走出去。

    正因为如此,五溪蛮很难攻打,再加上山林四处都是树木,而且落叶多,容易布置陷进,蛮人在山林作战有很大的优势。

    沙摩柯返回后,召集了五溪蛮的所有头领,下达命令,准备在晚上攻打王灿。

    时间,蛮人居住的地方号角声不断,无数的士兵聚集起来。

    ……

    七月的夜晚,皓月当空,星光点点。

    柔和的月光和璀璨的星光洒落下来,驱散了黑暗。透亮的光线射入树林,洒落在林小道,勉强能看清楚树林的道路。

    沙摩柯带着麾下的士兵快赶路,往汉军营地奔去。

    树林,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不断地响起。

    个个蛮兵披头散,身穿兽皮,手持长矛,眼闪烁着幽幽光芒,脸上挂着兴奋的表情。对于蛮人来说,汉人就是他们的肥肉,只要击败汉人,就可以把粮草、马匹、女人抢过来,有了粮食,他们就能渡过寒冬。

    当接近树林边缘的时候,沙摩柯手挥,后续的士兵立刻停了下来。

    沙摩柯提着杆铁蒺藜骨朵,腰间悬挂两张弓,威风抖擞。

    他盯着前方火光明亮的汉军营地,吩咐道:“张鳖听令,命你率领三千蛮兵杀入汉军营地。若是营地有埋伏,立刻撤出,本王会率领士兵接应你;若是营没有埋伏,你当奋力厮杀,本王也会领兵杀来,击溃王灿的大军。”

    “大王放心,末将定完成任务。”张鳖听到沙摩柯下令后,立刻带着早已经列阵的三千蛮兵杀了出去。

    时间,喊杀声四起。

    与此同时,沙摩柯又下令道:“吹号角,助威!”

    “呜!呜!……”

    夜幕下,悠远绵长的号角声不断地响起。

    随着号角声传入汉军营地,个个蛮兵也跟着张鳖冲了上去。三千蛮兵,全都英勇善战,凶悍霸道,他们提着长矛快奔跑,不多时就冲到了营地外。

    然而,营地似乎真的是没有防守。

    营地外,因为没有摆放拒马,也没有修筑箭楼。当蛮兵杀来的时候,营地外根本无法防御,次性就被攻破了。

    此时,营地休息的士兵才穿好衣服杀出来,抵挡蛮兵。

    但蛮兵凶猛,而营地的士兵又没有准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只见蛮兵不断地嘶吼冲杀,杀得营士兵大乱。

    王灿‘慌乱’的穿好铠甲跑出了营帐,他让麾下的士兵抵挡了阵。然而,汉军根本挡不住蛮兵,王灿无奈之下,只得大吼道:“蛮兵凶猛,撤!后撤!”声令下,王灿骑着乌骓马率先往前跑了,典韦保护在王灿身旁,跟着离开了营地。

    大军后撤,由严颜和庞德垫后,领兵后退。

    张鳖见汉军后撤,大声嘶吼道:“儿郎们,随我杀!”

    蛮兵气势如虎,简直是无可抵挡。沙摩柯看见汉军营地真的没有陷进,而且王灿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都已经撤退了,他心立刻兴奋了起来。沙摩柯骑在马上,提着铁蒺藜骨朵,大声咆哮道:“汉军就在前方,随我杀!”

    这刻,沙摩柯气势汹汹,意气风。

    他率领蛮兵追杀,想将王灿的大军歼灭,并且杀掉王灿。

    ps:四更之二,嗯,肯定大家看下有木有pk票,有的童鞋,请投票,小东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