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蛮王沙摩柯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带着典韦离开了酒楼,回到太守府后立刻让徐庶备战。≯ .

    大军整装待,准备攻打五溪蛮。

    虽说刘宠派人去请沙摩柯来牂牁郡觐见王灿,但生了酒楼的事情后,刘宠辞官,邀请沙摩柯的事情就不了了之,而王灿也已经抛在脑后。王灿迫切的需要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来鼓舞百姓,让牂牁郡的百姓可以抬起头来做人,这是王灿要做的事情。

    牂牁郡是王灿的治下,王灿就要保证百姓的生活。

    因此,在初平三年七月初六,王灿率领大军离开且兰县,前往武陵山攻打蛮人。

    王灿从成都带来了四万余士兵,留下了五千士兵驻守且兰县,其余的三万五千名士兵全都和王灿起出兵。

    大军出城的时候,城的百姓夹道相送,鼓掌称好。

    其,最热闹的地方无疑是王灿喝酒的酒楼。

    酒楼的掌柜将王灿坐的地方空了出来,又找来个说书的人,让说书的人绘声绘色的将王灿在酒楼生的情形说出来。时间,酒楼热闹无比,百姓都喜欢听说书的人说典韦痛打蛮人,以及王灿痛斥刘宠的事情。

    人多了,酒楼掌柜的生意也好了。

    他方面宣扬王灿的事情,方面趁机做生意,举两得。

    随着百姓的口口相传,王灿在酒楼的版本越来越多。

    尤其是典韦被描述成了狮鼻阔口,力扛千斤的人,轻轻的挥手就能击败蛮人,而且大有越来越离谱的趋势。总之,王灿和典韦在牂牁郡的百姓心扎下了根,或许王灿也没有料到并不起眼的件事情,让他成为了百姓眼的保护神。

    ……

    百里洞庭湖,风景如画,美不胜收。

    洞庭湖个不起眼的小岛,却是甘宁和周泰率领的水军驻扎地。

    小岛周围停靠着艘艘大型战船,还有艨艟、战舰、楼船等,颇为壮观。其,大型战船最多可以容纳三千余人,已经是非常强横的战船,几乎可以横扫长江。前不久,运送王灿率领四万大军的二十艘战船已经全部返回,停泊在小岛外。

    小岛上,水军营地。

    甘宁、周泰和蒋钦三个水军的巨头站在大厅,望着挂在大厅的地图,你言我语,相互间不停地争论着,最后却无法达成统的意见。

    刘备从上庸城撤军后,周泰留在上庸城养伤。

    个多月的时间,周泰身上的伤才恢复了过来。

    等周泰的身体恢复后,甘宁和周泰直接返回洞庭湖水寨。而且两人返回,也带去了王灿的消息。因为王灿让他们打出益州的旗号,就昭示着甘宁的水军可以明目张胆的扩张势力。然而,攻城掠地并不是随便说说,必须选择合适的地方才行。

    洞庭湖处在沅水、湘水和长江的汇合处,又和武陵郡、长沙郡、江夏郡接近。

    王灿说不能攻打刘表,甘宁就只能放弃江夏郡。

    因此,甘宁将目光放在了孙坚曾经的老巢长沙郡上,想要攻占长沙,作为益州水军的立足点,从而逐渐的往外扩张。然而,周泰却不同意甘宁的观点,觉得占领距离长江最近的巴陵县才是正确的,这样既可以背靠长江,也可以往外扩张。

    周泰和甘宁各执词,而蒋钦也有家之言。

    蒋钦指着地图,认为水军应该背靠洞庭湖,占据洞庭湖南边的汉寿县。

    三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互不相让。

    周泰声音洪亮,但甘宁也不甘示弱,两人争得面红耳赤。蒋钦虽然不敌两人,但也时不时也横插脚。水军,甘宁虽然是水军大都督,但并不是横断专横的人,见蒋钦和周泰不同意,也感到头疼。

    正当三人争执不下的时候,大厅外传来大喊声:“报!”名士兵快跑了进来,士兵手还拿着封信件。

    士兵进来后,甘宁三人立刻停下了争执。

    士兵朝三人行了礼,抱拳说道:“大都督,这是益州送来的消息。”

    说着话,士兵将信件递了出去。

    甘宁眼睛亮,从士兵手接过信封后,让士兵退了出去。甘宁快的看完了信上的内容后,又将信封递给周泰和蒋钦。

    三人看完后,仔细的商议了番。

    最后,甘宁说道:“咱们三人争论不下,没有个定论。况且我们三个都是大老粗,若是上战场厮杀还可以,但若要安抚百姓,处理内政肯定是不行的。故此,我建议让主公派遣个谋士过来,不仅可以出主意,还可以处理内政,你们认为如何?”

    周泰和蒋钦听后,点头答应下来。他们领兵去攻城掠地可以,但真正的让他们处理政事还得王灿派人过来。

    三人达成了统的意见,甘宁就写信去了。

    ……

    武陵郡有五条溪流,分别是雄溪、樠(man)溪、辰溪、酉溪、武溪。

    这五条溪流交汇在武陵山,住在武陵山的蛮人便称之为五溪蛮。因为五溪靠近武陵郡,这些蛮人又被称之为武陵蛮。这代的五溪蛮王,以蛮王沙摩柯为主,他聚拢了五溪蛮人,实力非常强横。

    五溪蛮居住在武陵山,靠打猎为生。

    正是因为五溪蛮的生存方式,导致他们时不时就要外出劫掠番,故此和汉人有着难以化解的仇恨。

    昏暗的山林,矗立着无数的参天大树。

    山林,处空旷的地方。

    这片地方有座大寨,里面有无数的蛮兵巡逻。大寨便是五溪蛮居住的地方,而蛮王沙摩柯是其最大的领。

    此刻,名蛮人正在屋子禀报事情。

    所说的内容,就是王灿让典韦痛扁了蛮人,又杀了几个蛮人。并且还说了王灿让沙摩柯洗干净脖子等死的事情。沙摩柯听了蛮兵禀报的消息,顿时大怒。他怒极而笑,碧眼闪烁着愤怒的神色。

    沙摩柯魁梧健壮,身材高大,近九尺高,长着双碧眼,满脸的络腮胡,乌黑的头劈在肩膀上,透出狂妄桀骜的气息。

    他盯着禀报消息的蛮兵,问道:“受伤的儿郎回来了吗?”

    蛮兵抱拳道:“蛮王,受伤的十多个弟兄都回来了。”

    沙摩柯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眼眸陡然睁大,大声说道:“群蠢货,被汉人欺负了竟然还敢回来,简直是丢尽了我们蛮人的脸。来人,将逃回来的人全部砍了,所有人的脑袋都挂在营寨门口,警示其他蛮人。”

    “诺!”

    蛮兵回答声,立刻去执行命令了。

    沙摩柯望着蛮兵离开,眼眸微微眯起,碧眼闪烁着冷冽的杀机,喃喃自语道:“王灿,本王让你有来无回,看你还敢嚣张。”

    说完后,沙摩柯哈哈大笑。

    巨大的笑声在屋子不断地传出,令人心渗得慌。

    ps:四更之,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