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你为百姓做过什么?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酒杯在空掠过,最后砸在了刘宠身上。≥≯  <.≦﹤1≦Z﹤W﹤.﹤≦

    刘宠看着王灿扔出酒杯,却只能站在原地不动,酒水洒落出来,溅得满身是酒。

    股浓烈的酒味从刘宠衣衫上飘散出来,让刘宠嘴角抽搐,露出屈辱的眼神。

    然而,刘宠看见王灿愤怒的神情,暗暗叹息声,知道这次的事情严重了。刘宠虽然迂腐,但并不是脑子傻,略微思考就明白可能是蛮人冲撞了王灿,或者是蛮人引起了王灿的不满,才会导致现在的情况。

    那酒楼掌柜憋红了脸,想笑却不敢笑。

    至于其余不知情的百姓都愣住了,露出惊讶的表情。

    他们听见典韦称呼王灿为主公,明白王灿的身份非同寻常,却没料到王灿竟然敢如此对待刘宠。

    尤其是刘宠动不动,显然王灿的官更大。

    震惊的却不仅是几个百姓,蛮人将领屁股瘫坐在地上,顿时傻眼了。他最大的支柱是刘宠这个牂牁郡的太守,但眼前的情况显然对他不利。蛮人将领眼露出恐惧之色,知道踢到铁板上了。

    刘宠深吸口气,扑通声跪在地上,说道:“卑职有罪,请大人责罚。”

    郡守大人都跪下了,跟着刘宠进来的士兵也全都跪下。

    那先步冲进来的捕快长舒口气,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幸好他反应够灵敏,知道情况不对立刻躲在刘宠后面,没有进步的行动。若是惹怒了眼前的人,他肯定要吃亏的,说不得被杀了都没有人哭声。

    王灿盯着刘宠,哦了声,说道:“刘太守,你何罪之有?”

    刘宠闻言,顿时憋红了脸。

    他知道自己犯了王灿的忌讳,但心底还是认为蛮人应该用怀柔手段教化,越是交战,双方的仇恨越深。故此,刘宠固执的认为他的办法是对的,没有错误。蛮人之所以称之为蛮人,就是不读诗书,不知礼仪,需要慢慢地教化。

    王灿喝道:“你说自己有罪,却又不知有什么罪?真是奇怪了。”

    刘宠眉头紧蹙,说道:“卑职纵容蛮人行凶,有罪!”

    顿了顿,刘宠又看了眼蛮人将领,说道:“这些行凶的蛮人毕竟是少数,不能代表大多数的蛮人,请大人不要以偏概全,将所有的蛮人都认为是蛮横无理的。卑职认为多数的蛮人是愿意安居乐业的,是愿意在郡生活的,请大人明鉴。”

    王灿哼了声,说道:“你是他们肚子里面的蛔虫,知道他们想些什么吗?”

    对于刘宠,王灿没有半点好感了。

    或许刘宠的确是两袖清风,也是为官清廉。然而,刘宠却是个不明情况的官员,只知道按照自己的理念来施政,没有考虑百姓的情况。这样的人显然不适合为官,扔在学院教书育人还勉强可以,但决不能主政方。

    刘宠表情固执,说道:“卑职所言,句句属实,请大人明鉴。”

    王灿见刘宠死不悔改,厉声喝道:“刘宠,你脑子被驴踢傻了吗?我真不明白你脑子里面想些什么,但就想问你几句话。你治下的百姓被蛮人欺负的时候,你在哪里?你治下的百姓们受苦了,你为百姓做过什么?你治下的百姓无依无靠,你可曾为百姓主持公道?”

    席话,让刘宠如遭雷击。

    他身体摇摇欲坠,脸上也露出羞愧的神情。

    后世曾有句话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句话很粗,却实在,个连自己辖下的百姓都保护不了的官员,还有什么能力主政方呢?不管你有多漂亮的政绩,不管你有多大的才华,都是个失败的官员。

    当官是为了保护人民,不是给人民增加负担的。

    刘宠双眼无神,眼露出悲恸的神色。

    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情,也知道蛮人做了什么事情。只是,他始终认为步步的感化蛮人,最终能取得胜利,最终会开花结果。但王灿询问他的时候,刘宠哑口无言,羞愧难当,说不出自己给百姓做了什么事情?

    想说话,却无言以对。刘宠俯伏在地上,嘶声说道:“罪人刘宠,有愧百姓。”

    王灿叹口气,摆手说道:“多余的话我不说了,自己辞官吧。”

    句话,断绝了刘宠的官路。

    刘宠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整个人瞬间苍老了许多,脸上也露出惭愧的表情。他恭敬的朝王灿长揖了礼,转身缓缓地离开了。刘宠看都没有再看蛮人将领眼,眼挂着晶莹的泪珠,步摇头,感觉自己对不起百姓!

    刘宠离开了,但留在大堂的衙役却为难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王灿看着跪在地上的衙役,说道:“都回去吧,好好当差。”

    “多谢大人!”

    所有的衙役赶忙起身,灰溜溜的跑出了酒楼。他们离开后,蛮人将领彻底绝望了,眼露出悲怆的神色。他不用想也能明白眼前的人是个强硬的人物,要杀他简直易如反掌,现在逃不出去,只能听天由命了。

    王灿看着蛮人将领,见蛮人将领露出惊惧的表情,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呼!呼!”

    蛮人将领听了后,终于松了口气。

    然而,蛮人似乎也有骨气,他想了想,又昂着头,朗声说道:“老子绝不受辱,也不会投降的。你若想从我的嘴套出消息,绝无可能。”

    王灿不屑的说道:“你放心,我不会羞辱你的,只需要你带几句话回去告诉你们的蛮王沙摩柯。等你回去后,你就告诉他说王灿领兵来了,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

    此时,王灿已经下定决心攻打五溪蛮。对于这些蛮人,就必须要狠狠的打,将他打痛了,再逐渐的蚕食,这才是真正的同化。历史上,民族的融合绝不是三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民族和民族的融合,无疑是赤-裸-裸-的杀戮,唯有杀戮才能促进融合。

    王灿没有彻底消灭蛮人的打算,也没有能力去消灭蛮人。但王灿却有能力将蛮人蚕食掉,将蛮人转化成汉人的部分。

    或许会有许多伤亡,但切都值得。

    蛮人将领听了王灿的话,眼睛睁得老大。

    这,就是益州的州牧王灿么?

    好嚣张!好狂妄!

    虽然如此,但蛮人将领却不得不承认王灿的话够霸气,也能让牂牁郡的百姓热血沸腾。原的百姓每年都遇到战争,心憧憬着太平日子,但这些和异族接壤的百姓却迥然不同,他们需要用武力打击敌人,用战斗取得胜利。

    王灿摆摆手,示意蛮人将领离开。

    等蛮人将领离开后,周围的几个百姓全都跪在地上,朝王灿见礼。

    酒楼的老板也是身体哆嗦着,眼闪烁着兴奋地神色。这才是他们的顶梁柱,个敢为百姓出头的人,才能支撑起这片天地。

    王灿的身份暴露后,几个百姓畏畏缩缩的,说话有了顾忌。

    不仅如此,酒楼的老板也是如此。

    王灿没有了兴趣,便带着典韦返回太守府了。他已经让蛮人回去传递消息,接下来肯定会生大战,王灿也要准备迎战五溪蛮了。

    ps:四更完成,收工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