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 谁活腻了?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二十多个蛮人窝蜂的冲向典韦,而蛮人将领则好整以暇的将战刀扛在肩膀上,笑眯眯的打量着王灿。>≥  <.1ZW.

    蛮人将领盯着王灿,期待着王灿脸色大变的时候。

    典韦屹立不动,如同尊大山挡在了王灿前面,拦住了冲上来的蛮兵。

    想帮助王灿的几个百姓摩拳擦掌准备出手,却被典韦拦在身后。典韦站在大堂,昂然而立,大有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他看见蛮兵冲上来,手的铁戟闪电般削出,锋利的戟尖在空划过,闪烁着冷艳的光芒。

    “嚓咔!”

    声脆响,蛮兵身上的铠甲破裂。戟尖呲的声划破皮肤,刺入蛮兵的血肉。顿时,蛮兵遭到重伤,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杀!杀!……”

    二十多个蛮兵见典韦逞凶,大声吼叫。

    他们骨子里的野蛮凶气被激了出来,提着战刀悍不畏死的冲向典韦。然而,典韦面对二十多个蛮兵的攻击,却闲庭信步,没有半点压力。每次挥出铁戟的时候,都有蛮兵遭到重伤,严重的甚至被典韦杀得昏厥致死。

    站在王灿身旁的几个百姓看见典韦威,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猛人!太厉害了!

    个人对阵二十多个蛮兵,竟然没有半点压力。

    如此人物,让想要出手帮忙的百姓汗颜。他们若是冲上去厮杀,不仅帮不了忙,说不定还要拖后腿。王灿坐在桌子旁边,怡然自得,他看见典韦血腥暴力的厮杀,心却莫名的畅快了起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盯着大堂的蛮人,眼却也闪烁着森冷的光芒。

    欺我百姓者,该杀!

    蛮人将领看见典韦如凶神降世,杀伤了个又个的蛮兵,眉头皱起。

    他想了想,突然将名蛮兵抓过来,然后在蛮兵耳旁吩咐了几声,便见蛮兵撒开脚丫子跑出来酒楼,快的消失了。

    酒楼的老板见此,脸上浮现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蛮人将领让士兵离开的做法,早已经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打不赢自然要搬出后台,但眼前的人才是这片土地的掌管者。即使蛮兵将刘宠搬出来,又有什么用呢?酒楼的老板笑吟吟的盯着蛮人将领,心情舒爽,期待着接下来的情况。他站在王灿后面,没有半点动静。

    大堂,惨叫声不断响起。

    个个蛮兵被典韦杀翻在地上,倒地不起。

    典韦手有趁手的武器,绝对是个人形武器,无比厉害。单凭蛮人将领带来的二十多个士兵,根本不够典韦杀的。不到刻钟,二十多个蛮兵全都躺在了地上,缕缕鲜血从蛮兵身上流溢出来,染红了地面。

    躺在地上的蛮兵有的已经被杀死,有的被劈断了手臂或者是大腿,有的又被打得背部、胸部都凹陷了进去,惨淡无比。

    蛮人将领见此,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双腿也微微打颤。

    此时,典韦已经朝蛮人将领走去。

    那蛮人将领知道逃不掉,眼珠子转,竟然下倒在地上,摇头说道:“别杀我,别杀我。”虽然如此,蛮人将领眼却闪烁着怨毒的神情。他已经派人去求救,不会儿就会有人来帮忙,等会儿才是扬眉吐气的时候,他暂时受点委屈,等会儿再加倍的找回来。

    王灿说道:“山君,打断条腿!”

    “诺!”

    典韦听后,铁戟直接砸了下去。

    巨大的力量撞击在蛮人将领的右腿,只听见嚓咔声,蛮人将领的右腿被打断了。蛮人将领仰天长嚎,大吼大叫。他根本不是典韦的对手,只能任由典韦蹂躏,但他的眼却浮现出怨毒的眼神,表情也变得狰狞恐怖。

    典韦走回去,抱拳道:“主公,末将不负厚望,清理干净了。”

    说完后,典韦回到坐席上坐着,端起碗酒仰头喝了下去,大叫声爽快。

    王灿看向酒楼的老板,说道:“掌柜的,将蛮人将领留在大堂,其余的二十多个蛮兵你让人抬出去扔在大街。这点小事情,掌柜的应该能完成。”顿了顿,王灿又说道:“顺便清理下大堂,免得影响心情。”

    酒楼的掌柜连连点头,赶忙让躲在酒楼里面的小厮出来,把蛮兵全都抬出去。

    这些小厮对蛮兵心怀怨恨,抬着蛮兵难免动了手脚。

    他们两个人合力抬着个蛮兵,个人抬着脑袋,个人提着双腿。抬着蛮兵的时候像荡秋千样摇晃几下,然后用力的往外抛。蛮兵从空落在生硬的青石板上,摔得七荤素,再加上身上又有伤,更是疼得龇牙咧嘴,大声惨叫。

    时间,没被杀死的蛮兵惨叫连连,叫苦不迭。

    蛮兵将领看着自己的士兵受辱,银牙咬紧,脖子上更是鼓起根根青筋,狰狞的面颊也变得涨红了起来。

    但酒楼里面的小厮却没有搭理蛮兵将领,径自的打扫地面的血迹。

    酒楼的伙计多,时间不长就把大堂清理干净了。

    然而,酒楼的小厮清理干净血迹的时候,酒楼外又传来了踏踏的脚步声。众士兵快的冲了进来,这些士兵都是府衙的士兵,是协助牂牁郡太守刘宠办案的,并不是镇守牂牁郡的士兵,但也足以威慑普通百姓了。

    几个士兵冲进来后,又有个捕头冲了进来。那捕头趾高气扬,大声嚷嚷道:“谁在光天化日之日行凶杀人,活得不耐烦了吗?”

    捕头跑进来后,见蛮人将领坐在地上唧唧歪歪的嚎叫,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旋即,捕头又看见王灿、典韦等人坐在大堂动不动。顿时生出怪异的感觉。官府的人都来了,竟然还没有动静,这种人除了是傻子,否则肯定有来头。或许刘宠不需要钻研这些门道,但跑腿的衙役却需要眼观六路耳听方,能察言观色才行。

    捕头见王灿端坐不动,心立刻有了打算。

    他溜烟儿的跑了出去,然后跟着刘宠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让刘宠打头阵。

    刘宠面色铁青,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

    他眼的‘国际友人’竟然被打成了猪头,而且还有部分‘国际友人’被宰了,让刘宠非常愤怒。这样的事情打乱了他的怀柔政策,而且他正在邀请蛮王沙摩柯,关键时候有蛮人被杀,岂不是掉链子么?

    蛮人被杀、被打,让刘宠非常气愤。

    故此,刘宠还没有走进酒楼,就大声喝道:“是哪里来的不法之徒,竟敢在光天化日下行凶,难道是活腻了不成?眼还有没有王法?”

    说着话,刘宠撩起长袍踏进酒楼。

    然而,当他看见典韦和王灿坐在大堂,顿时愣住了。刘宠身子僵,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上。他身子前倾要摔倒的时候,幸好身后的捕头把抓住了刘宠的衣衫,否则刘宠肯定要倒在地上出洋相。

    王灿笑眯眯的看着刘宠,说道:“刘太守,我就是那个不法之徒,我眼的确没有王法,刘太守要将我绳之以法吗?”

    王灿说话笑眯眯的,但他话锋转,大喝道:“这些霸道无理的蛮人是怎么回事?竟敢在县城内持刀行凶,还要强取豪夺,而且白吃白喝。我大汉子民辛辛苦苦劳作后所得的钱财,难道是为蛮人准备的吗?这是哪门子道理,你是怎么替百姓做主的。”

    说话时,王灿抓起酒杯朝刘宠砸了过去。

    ps:四更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