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寻仇的来了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三个蛮人,瘸拐的往大堂外走去。>  <.≤1ZW.

    那双臂被砍断的蛮人脸色苍白,手臂仍在流淌鲜血,缓步走过的地方,鲜血滴落下来将大堂的地板都染成了血红色。

    典韦怒目圆睁,猛喝道:“三个蠢货,老子同意你们走了吗?给老子站住!”

    他听见三个蛮人竟敢出言威胁,心愤怒不已。

    三个蛮人转过身看着典韦,神色愤慨。

    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不怕死的表情,同仇敌忾。其双臂被典韦打折了的络腮胡蛮人昂着头,怒吼道:“老子就是要杀你们,难道你们怕了?”

    “噗嗤!”

    王灿张嘴笑,说道:“小小蛮夷,竟也知道使用激将法,有趣!”

    顿了顿,王灿说道:“山君,让他们离开,我今天就坐在这里等他们搬救兵。我倒要看看,这些无知蛮夷能奈我何。”说着话,王灿目光又看向三个蛮人,淡淡的说道:“你们可以离开了,我在这里等着你们的人,看你们如何嚣张。”

    那双臂被王灿砍断的蛮人咬牙切齿,字顿的说道:“你等着,我要你死!”

    话音落下后,三个蛮人缓缓地离开了酒楼。等蛮人离开后,大堂的百姓纷纷看着王灿和典韦,眼露出钦佩的神色。

    畅快!

    太畅快了!

    百姓或许胆子不足,不敢得罪蛮人。然而,当他们看见王灿和典韦逞威的时候,觉得非常高兴,心生出扬眉吐气的感觉。平日里蛮人都是趾高气昂的在城晃悠,现在有个敢出手的人教训蛮人,非常震撼,让人心欢喜。

    “好!打得好!”

    大堂,不知道谁突然喊了声,然后鼓掌称赞。

    紧接着,周围的百姓也都是鼓掌称好。

    王灿神色严肃,目光从周围喜笑颜开的百姓身上掠过,心却没有丝毫的高兴,反而有种淡淡的哀伤。

    这样的情况说明了蛮人横行霸道,才会让百姓忍不住大声叫好。王灿面无表情,心却已经把刘宠拉到黑名单里面,或许刘宠好心想要安抚五溪蛮人,但他的做法却不适合,不适合眼前的情况,也伤害到了辖下的百姓。

    方父母官连自己的子民都保护不了,枉为太守。

    这时候,酒楼的老板笑着走出来。

    此人胖嘟嘟的,大腹便便,脸上带着职业化的笑容。他看着周围的百姓,大声说道:“今儿高兴,酒饭都免了,不用给钱。”

    说着话,他走到王灿面前。

    酒楼老板正色道:“壮士,我知道你们是打抱不平,我也深感敬佩。但你们得罪了蛮人,终究是闯祸了。若是现在离开酒楼,也会有人跟踪,跑不掉的。不用多久,蛮人也肯定要来寻仇,故此请壮士到酒楼里面躲躲,等蛮人撒泼完了,你再悄悄地离开。”

    王灿知道酒楼的老板是好意,但摇头拒绝了。

    王灿笑说道:“你还是赶紧让酒楼的百姓离开,到时候蛮人闯进来,容易误伤酒楼里面的百姓。”说到这里,王灿略带惭愧的说道:“不过,这大堂的桌椅恐怕要遭到损坏,等解决了蛮人的事情,我会给老板补偿的。”

    那酒楼老板身体挺,朗声说道:“您这是什么话,您给我们大伙儿出气,难道我连这点损失都担不起么?”

    说完后,酒楼老板让百姓离开了。

    不过,却还是有几个百姓留了下来,想帮助王灿臂之力。

    眨眼工夫,酒楼的百姓离开了,只剩下稀疏的几个人。

    王灿将留下的几个百姓请到桌子旁边,和几人喝酒聊天,等着蛮人前来。王灿心存了教训蛮人的心思,干脆闹大点,让蛮人知道牂牁郡谁才能做主?有王灿带头,再加上酒楼的老板插话,气氛倒也热络。

    不到半个时辰,酒楼外传来了凌乱急促的脚步声。

    “是谁吃了豹子胆,竟敢砍伤老子的士兵,立刻出来受死。”

    人没有进入酒楼,但蛮人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

    片刻后,个身穿甲胄,身长尺,满脸络腮胡,皮肤黝黑,身穿兽皮的魁梧蛮人提着杆狼牙棒走了进来。在蛮人后面,还有二十多名蛮人紧跟着走进来,这些蛮人全都身穿甲胄,手持战刀,气势汹汹,透出凶戾的气息。

    坐在王灿周围的几个百姓看见后,眼都露出忌惮之色。

    典韦头也不回,大声说道:“老子不过是打伤了几头蠢猪,你嚷什么嚷?”

    王灿看着几个百姓,说道:“你们都退开,不要被误伤了。”

    准备帮助王灿的几个百姓看见蛮人的阵仗,心有些担忧,但他们看见王灿和典韦镇定自若,心又安定了下来。既然下定了决心,就没有离开的理由,他们心有些担忧,也忌惮蛮人,但身为男子汉,岂能怯弱。

    王灿眼闪过欣赏之色,又看向带头的蛮人将领,淡淡的说道:“你可知道这里是牂牁郡的治所,这是汉人居住的地方。你个无知蛮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下持刀行凶,难道正以为没有人处置你们么?”

    蛮人将领嘿嘿直笑,说道:“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啊,竟敢教训我们?哼,实话告诉你,就是太守刘宠对我们都规规矩矩的,你个小瘪三,不自量力啊。”

    王灿嘴角勾起笑容,说道:“谁不自量力,很快就知道了。”

    蛮人将领轻蔑的看了眼王灿,手挥,喝道:“给我杀,死了人老子负责。”

    声令下,二十多个蛮人提刀朝王灿和典韦冲上去。

    典韦猛地站起身,魁梧精壮的身躯挡在王灿身前,又伸手将缠住铁戟的粗布掀开,左右手各持柄铁戟。

    阳光照耀下,铁戟散着冷冽的光芒。

    与此同时,典韦身上的气势也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手持铁戟站在王灿的前面,就好像是座大山无可动摇,又好像是头上古凶兽,散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王灿依旧坐在桌子旁边,没有动静。

    他倒出杯酒,轻轻的抿了口,然后将就被放下。

    旋即,王灿又拿起典韦的酒碗,给典韦斟满了酒,沉声说道:“山君,我给你的斟满酒放在桌子上,等你杀完了这些蛮人再喝。”

    典韦回过头,咧开嘴笑道:“多谢主公。”

    句话,顿时暴露了部分信息。

    但冲过来的蛮人却愤怒了,个人杀二十个人,可能么?

    那几个留下来帮助王灿的百姓看着王灿,眼露出钦佩的表情,能在大敌当前而不变脸色,当真是气度不凡。

    不仅如此,从典韦的称呼可以知道王灿身份不凡。那酒楼的老板阅人无数,也知道城的变化,听见典韦称呼王灿为主公,又看着典韦手的铁戟,忽然瞪大了眼睛,因为他想到了留在城的王灿。

    酒楼老板刚要说话,却见王灿瞪了他眼,他立刻不说话了。

    此时,酒楼老板激动无比,暗说自己走了大运。

    他没有料到王灿竟然会到他的酒楼来喝酒,真是祖坟冒青烟了。酒楼老板得意洋洋的站在旁边,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丝毫没有注意到酒楼局势的变化。此时,局面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厮杀触即。

    ps:四更之二,求鲜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