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 雷霆手段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满脸络腮胡的蛮人伸手抓向王灿的宝刀,意图明抢。>≧小>说  ≦.<<1≦ZW.

    典韦浓眉样,厉声喝道:“找打!”

    说话间,典韦已经抓起了身旁用粗布包裹起来的铁戟。铁戟闪电般砸下去,只见道模糊的影子在空划过,立刻就传来嚓咔的清脆响声。典韦满面杀气,戟就把蛮人的手腕打得骨折了。

    “啊!!”

    那蛮人手臂快缩了回去,大声惨叫,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因为手腕疼得厉害,蛮人的表情也变得愈加的狰狞起来。

    他的左手吊在半空,提不起点力量,而且剧烈的疼痛波波的从手腕传过来,让蛮人的身体都忍不住颤抖起来。他盯着典韦,双眸闪烁着凶光,不可置信的说道:“你竟敢伤我,难道不怕刘宠问罪么?”

    说话的语气,依旧欠抽,让人忍不住收拾他。

    典韦冷哼声,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

    典韦握住用粗布包裹的铁戟,再次挥了出去。铁戟挥舞的度依旧快如闪电,那蛮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铁戟的戟杆已经精准落在蛮人的左臂上。

    “嚓咔!”

    铁戟落下后,蛮人的手臂也被打得骨折了。典韦两次出手,先后将蛮人左手的手腕和手臂都打得骨折。

    蛮人张大了嘴,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他没想到眼前的人竟敢肆无忌惮的行凶,他不停地吸着凉气,如同杀猪般惨叫着,脸上也不停地冒着冷汗,被左臂的疼痛折腾得死去活来。此刻,脸上长着络腮胡的蛮人左臂已经垂在胸前,无法抬起来。

    “你们找死!”

    脸上有着刀疤的蛮人怒喝声,抡起长刀朝典韦砍去。

    刀光闪烁,亮煌煌的刀刃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周围的百姓见蛮人要杀人了,都是大声惊呼。有的百姓甚至已经闭上了眼睛,不愿意看见眼前血腥的幕。在百姓的眼,王灿和典韦人生地不熟,肯定不是蛮人的对手,和蛮人对抗是鸡蛋碰石头,难以打赢。

    现在激怒了蛮人,肯定难以活下来。

    不过,大堂也有眼睛毒辣的人,眼就看出典韦武艺不凡,所以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的事情展下去。

    至于那接待王灿的小厮,已经是连连叹息。

    这些蛮人本就是蛮横霸道的人物,现在激怒了蛮人,难以收场了。

    况且,即使打伤了三个蛮人也什么用处。

    眼前的三个蛮人受伤了,还有其他的蛮人,他们肯定会找刘宠撑腰。旦刘宠站出来,受到影响还是王灿和典韦。小厮虽然心解气,但也替王灿和典韦的处境担忧,因为这是刘宠的地盘。不过小厮却不知道王灿的身份,若是知道后,恐怕早就拍掌大笑了。

    “不自量力!”

    典韦见长刀砍下来,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

    三个小喽啰想和他较量,简直是没有半点挑战。若不是典韦看见三个蛮人白吃白喝还蛮横无理,他才懒得搭理这三个蠢货。典韦眼眸怔,抡起铁戟挥向劈下来的长刀,铁戟度非常快,而且带着股霸道的劲风,力量十足。

    声巨响,兵器碰撞在起。

    蛮人手的长刀被磕飞了出去,但长刀却好似是沿着预定的轨迹从空落下,没有落下人群。

    脸上有着刀疤的蛮人蹬蹬的后退两步,惊讶的看着典韦,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他倾尽全力的刀竟被眼前的汉子轻描淡写的挡住,而且还将他的长刀磕飞了,简直是出人意料,让蛮人心难以接受。

    刀疤脸蛮人双手颤,还是跑去捡起了长刀,然后快跑回来。

    那满脸络腮胡的蛮人神色狰狞,吼道:“给我杀,杀了这两人。”

    说着话,满脸络腮胡的蛮人已经挥出长刀,朝王灿砍去。与此同时,刚才直站在刀疤脸和络腮胡身旁的蛮人也迅出手。

    三个人,三把刀,都朝着王灿身上招呼。

    这三个蛮人知道典韦不好惹,便想先杀王灿,再对付典韦。

    王灿见蛮人杀来,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但典韦看见三人想杀王灿,心火气更大,快的挥舞铁戟朝距离他最近的刀疤脸蛮人砸去,铁戟迅猛如雷,眨眼工夫落在了刀疤脸蛮人的胸膛上,巨大的力量从铁戟传出,只听见砰的声,蛮人立刻就飞了出去。

    “轰!”

    声巨响,蛮人从空落在了地上。

    刀疤脸蛮人伸手捂着胸膛,不停的咳嗽。

    他面色苍白,猩红的鲜血不停地从嘴角流溢出来,染红了衣衫。他想站起来,但身体动就感觉胸膛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让让无法动弹。就在刀疤脸蛮人落地的时候,典韦的铁戟又闪电般落在了被他打折了左臂的蛮人身上。

    嚓咔!

    铁戟裹挟着巨大的力量落下,将蛮人的右臂打断了。

    这名满脸络腮胡的蛮人双手垂在胸前,左右手都被典韦打折了。他右手抓不住长刀,直接落在了地上。正当典韦准备干掉第三个蛮人的时候,却见王灿右手摁住汉刀的刀柄,闪电般拔出搁在桌子上的汉刀。

    刀刃从刀鞘拔出,立刻闪现出抹璀璨的光华。

    这道光芒闪,让第三个蛮人眼眸眯,挥出的长刀也停顿了下。

    王灿腾的下从坐席上站起,整个人如同凶猛的野兽,身上散着无比霸道的气势。王灿握住汉刀砍向蛮人的长刀,刀就将蛮人的长刀削断了。那蛮人看着手的长刀被削断,睁大了眼睛,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然而,接下来的幕让他终身难忘。

    只见刀锋转,王灿刀劈在了蛮人的右臂上。

    刀刃无声无息的破入血肉里面,碰到蛮人身上的骨头后仅仅出点脆响,直接将蛮人的右臂砍断了。

    “噗!”

    手臂落地上,鲜血喷溅,染红了地面。

    蛮人疼得哇哇大叫,伸出左手指着王灿,想要大声喝骂。

    然而,当他伸出左手的刹那间,却见抹冷艳的刀光闪过,他的左臂又被王灿刀砍断了。如此霸道的雷霆手段,让周围的百姓都愣住。王灿看着受伤的蛮人,却觉得十分解气,他要让蛮人知道汉人不可辱,这是汉人的地盘,不容蛮人撒野。

    王灿砍断了蛮人的两条臂膀,再次坐下。

    他毫无感觉,又猛地喝了口酒。

    旋即,王灿拿起汉刀,将刀刃放在身前,口酒喷洒在刀刃上,将刀身上的血迹全部清洗干净。王灿盯着蛮人,缓缓说道:“砍断你的臂膀,脏了我的刀!”说完后,王灿又看向典韦,说道:“山君,莫不是牂牁郡让你水土不服,没力气了。”

    典韦听后,下涨红了脸。

    他想教训蛮人,却不想给王灿惹麻烦,所以没有掀开包裹铁戟的粗布,出手也是打伤了蛮人,没有见血。

    那名被王灿砍掉了两条手臂的蛮人屁股坐在地上,大声惨叫,脸上也露出痛苦的神色。他死死的盯着王灿,眼闪烁着怨毒的神色。其余的两个蛮人见兄弟受伤,赶忙挣扎着走到被砍断手臂的蛮人旁边,搀扶着蛮人准备离开。

    那刀疤脸边走,边说道:“你们等着,我要让你们死。”

    说完后,三人快的往大堂外走去。

    ps:四更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