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 怒其不争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小厮眼珠转动,见王灿的脸上露出不愉之色,又感到王灿身上散出股不同寻常的气势,心更加肯定王灿的身份不般。>>> ≦.≤<1ZW.

    不过,小厮却没有任何感觉。

    不管王灿的身份如何,不还是向他询问事情么?

    所谓无知无畏,小厮便是如此。他摇摇头,摊开手无奈的说道:“公子,您看见了吧。这些蛮人横行霸道,每天都要来酒楼光顾番。若是高兴了,拍拍屁股就走了了事;若是不高兴,还要大吵大闹,甚至动手动脚,我们苦啊。”

    小厮看着吃霸王餐的三个蛮人,眼闪烁着恨意。

    王灿眉头紧皱,沉声道:“他们每天都来吃白食,刘宠就不管么?”

    说话间,王灿已经是直呼其名。

    小厮并未在意,摇头说道:“嘿,这就是我说刘太守是书呆子的原因。刘太守为官清廉,却只知道之乎者也,不懂民情。我们去状告这些白吃白喝而且霸道蛮横的蛮人,可刘大人却让我们去感化他们。他娘的,刘大人还说什么让蛮人吃得不好意思了,蛮人就会自己付钱的,我看所有的饭菜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小厮心气愤,声音却放得很低,不敢大声嚷嚷。

    因为被蛮人听见了,他肯定要被狂扁顿。

    这时候,大堂的三个蛮人大吵大闹,嚷嚷着让酒楼的人提供好酒好菜,而且语气非常不耐,好像酒楼就是他们家开的。

    王灿听了后,心更加的气愤。

    刘宠完全是怀柔的手段,可以说是姑息养奸养虎为患了。

    没有点铁血手段,哪里能让这些蛮人屈服?

    小厮见三个蛮人不耐烦了,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拱手说道:“公子,酒楼又要乱起来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后,小厮便跑开了。典韦听见小厮说蛮人蛮横无礼,心也有些气愤,停下来喝酒,转头看着吃大喝却胡言乱语的蛮人,拳头下握紧了。

    典韦盯着三个蛮人,说道:“主公,我教训下这三个蛮人,您看成不?”

    王灿点点头,字顿的说道:“不用顾忌!”

    四个字,给了典韦无尽的支持。

    王灿很愤怒,很生气,更加斥责刘宠不作为。他辖下的百姓竟然被这些蛮人欺辱,简直是奇耻大辱。

    王灿接触了上庸城的蛮人,对蛮人的印象大为改观。

    毕竟上庸城外的蛮人躲入山林是无奈之举,不得不在山林生活。但眼前的蛮人却蛮横霸道,让王灿心很生气。

    事实上,纵观几千年的历史,对外族很少用铁血手段,都是怀柔政策。

    最富盛名的汉武帝生都致力于击败匈奴,让外族不敢欺辱汉族百姓。然而,即使汉武帝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他打击匈奴的方法并不正确,因为汉武帝打仗完全是打的消耗战,是以消耗百姓为代价的。

    故此,汉武帝无法成功,最终偃旗息鼓。

    但王灿却推崇汉武帝对待外族的政策,所谓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这不是句空话,而是体现出种精神气概。

    不管汉武帝有多大的错误,但他让汉族无畏匈奴。

    然而,刘宠的不作为让王灿愤慨,个连自己的子民都保护不了官员,有屁用啊!所以典韦要准备出手,王灿直接答应了典韦,让典韦尽管闹。

    天塌下来有他王灿顶着,怕个鸟啊。

    典韦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转过头去,目光盯着三个蛮人,大喝道:“三个蠢货,你们嚷什么嚷,吵到大爷喝酒了?”

    声音浑厚洪亮,在大堂不停地回荡着。

    刹那间,大堂窃窃私语的声音骤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望向典韦,露出惊讶的表情。

    虽然典韦没有指名道姓,但三个蠢货再加上说蛮人大吼大叫,已经将矛头指向了三个正在海吃海喝的蛮人。这三人正在兴头上,突然听见不和谐的声音传来,顿时愣住了,没想到诺大的县城竟然有人敢喝骂他们。

    “哈哈哈……”

    三个蛮人,其满脸长着络腮胡子的蛮人突然狂笑不已,目光看向典韦,说道:“听到没有,这里竟然有人骂我们!”

    其余两个蛮人杀气腾腾,粗犷的面颊上露出凶狠的表情。

    大堂,经过短暂的寂静后,下又嘈杂了起来。

    吃饭的百姓小声的窃窃私语,脸上都露出惋惜的表情。

    冲撞蛮人的人已经不是生第回了,但每次的结果都是蛮人继续猖狂,再加上还有刘宠给蛮人撑腰,更让蛮人肆无忌惮。周围的百姓心担忧,都是暗暗捏了把汗,更有胆小怕事的百姓害怕被牵连,付了钱离开了。

    刚才接待王灿的小厮脸急色,急忙跑过来,脸上带着担忧的表情。

    他看向王灿,说道:“公子,我知道你是为了打抱不平,但怎么和他们斗气呢?唉,早知如此,我就不告诉你了。赶紧走吧,惹怒了蛮人不好交代。”

    王灿瞪着小厮,眼神森冷无比。

    那森冷的眼神让小厮如堕深渊,突然感觉有些不适应。

    眼前的人刚才还温和无比,眨眼间就凶悍霸道,让小厮难以适应。尤其是典韦身上更是透出浓烈的杀气,这样的气息是在战场上厮杀后养成的。那霸道骇人的气息让小厮差点瘫软在地上,小厮也接待过无数的人,明白眼前的人也不好惹。

    打心里,小厮也希望王灿和典韦教训蛮人。

    然而,若仅仅是三个蛮人,酒楼就早将蛮人轰出去了,但蛮人的背后还有刘宠这个太守,让酒楼的人不敢轻举妄动。

    小厮再次说道:“公子,他们有刘大人撑腰,您小心了。”

    说完后,小厮转身离开了。

    王灿点点头,依旧静静地坐着不动。典韦盯着三个蛮人,又大声喝骂道:“他娘的,三个蠢货,笑个屁啊。你们立刻滚出去,老子饶了你们。嗯,老子的话说完了,你们都可以滚出去了。”语气猖狂,丝毫不把眼前的蛮人放在眼。

    “啊呀呀!!”

    三个蛮人都站了起来,哇哇大叫。

    他们提着长刀走向典韦,其满脸络腮胡的蛮人说道:“大黑子,知道我们是谁嘛?哼,就是太守刘宠见了我们都要礼敬三分,你个土鳖却来找死,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子不为难你,只要你跪下求饶,并且从大爷的胯下钻过去,大爷饶了你。”

    说着话,满脸络腮胡的蛮人张开腿,示意典韦钻过去。

    “大哥,我要那柄刀!”

    此时,脸上有着道刀疤的蛮人伸手指着王灿放在桌上的汉刀。这柄汉刀是蒲元专门为王灿打造的,精美华丽,却又锋利无比。满脸络腮胡的蛮人巴掌拍在刀疤蛮人头上,骂道:“这么好的刀自然要敬献给大王,你留着有个屁用啊。”

    说着话,这名蛮人伸手朝王灿的刀抓去,

    没有任何的话,仅仅是看上了,就要强抢豪夺。

    周围的百姓见王灿和典韦惹上了蛮人,连连叹息。百姓居住在城,见惯了蛮人的作风,看见王灿和典韦故意惹上蛮人,觉得两人够爷们儿,但也为两人感到担忧。

    ps:四更完成,收工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