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书呆子刘宠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七月流火,天气逐渐的转凉。≯ ≥ <.≦<1≦Z﹤W≤.≦≤

    街道上,来往的行人也逐渐的多了起来。

    王灿在城四处晃悠,典韦跟在王灿身边保护安全。不过,典韦背着的两柄铁戟却没有风骚的亮出来,而是用粗布包裹起来系在背上。

    牂牁郡是益州的大郡,地处益州南面,郡治所是且兰县。

    王灿和典韦在县城溜达了许久,还是像个无头苍蝇样到处乱窜。

    典韦跟在王灿屁股后面,幽怨的说道:“主公,我们走了快个时辰了,是不是找个地儿歇歇脚。您要摸清楚城的情况干脆逮几个百姓来问问,样可以查明城的情况。”走了个时辰,王灿只看不说,让典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晕乎乎的。

    王灿说道:“山君,你既然不耐烦,那就回去吧,我个人逛荡。”

    典韦撇了撇嘴,然后不说话了,继续跟在王灿身后。

    两人在城晃悠,用了两个时辰的时间,把且兰县的情况扫描了遍。因为徐庶和刘宠的治理,且兰县虽然谈不上富庶,但也称得上安居乐业。王灿心有了大致的评估,好整以暇的说道:“走,去酒楼歇歇脚!”

    “好嘞!”

    典韦听了后,立刻来了精神。

    走了这么长的时间,正应该去酒楼喝点小酒解渴嘛!

    虽然已经进入七月时节,天气也逐渐的凉爽了起来,但连续走了两个时辰,还是感觉有些渴了。典韦早就留意了城最大的酒楼在哪个位置,带着王灿直接朝酒楼走去,在酒楼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

    俗话说有钱的是大爷,典韦出手阔绰,大把的钱财甩出去后,酒楼的小厮跑得贼快,好言好语的伺候这着。

    王灿又让典韦给了小厮点小费,让小厮对王灿敬若财神。

    王灿来酒楼方面是歇脚休息,另方面是想通过酒楼的人了解牂牁郡的情况。

    至于典韦么?这个酒鬼双眼直,啧啧称赞着碗里的酒。不过典韦知道要保护王灿的安全,不能多喝,所以小口小口的抿着酒水。

    如此来,就有了副非常有趣的画面。

    个长得魁梧精壮的大男人端着大碗酒,轻轻的抿了口,然后放下酒碗,脸上露出沉醉的表情。等了片刻,典韦又端起酒碗轻轻的抿了口,再次露出沉醉的表情。王灿看见典韦的做派后,心乐不可支,但也知道典韦为什么这么做。

    不过,酒楼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典韦的情况,而典韦也自得其乐。

    王灿喝了点酒水,又吃了点菜。旋即看向坐在旁的小厮,问道:“小哥,牂牁郡的刘太守为官如何?”

    小厮眉头挑,警惕的看着王灿和正沉浸在酒味的典韦。

    典韦无所觉,没有任何表情。

    王灿见典韦没动静,轻咳声。典韦下清醒过来,赶忙从袖口摸出串铜钱扔给了小厮。王灿叹口气,说道:“我也是经商的商人,准备在牂牁郡做点小生意,所以向小哥探听情况,望小哥不吝赐教。”

    小厮边打望王灿,边麻利的将铜钱送入怀。

    其实,王灿问的事情很简单,很多人都知道。

    小厮装模作样的表情不过是摆谱,想让王灿给钱。而且小厮看见王灿面带笑容,却有股不凡的气势,也觉得王灿说的应该是真的。

    小厮看在铜钱的面子上,想了想,说道:“我告诉你别人不敢说的事情,你可不要说是我说的。关于我们的刘大人,此人为官清廉,算得上是为百姓着想的好官。不过呢……”说到这里,小厮又不说话了,故意吊胃口。

    王灿闻弦歌而知雅意,轻咳两声。

    典韦已经给了小厮许多铜钱,哪里还愿意继续当傻子?

    他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小厮。

    刹那间,酒楼的小厮感觉尾椎骨上冒起股凉意,直透心间。他吓得脸色苍白,再也不敢向典韦要钱,而且心也打起了退堂鼓,不敢得罪典韦。小厮收了钱财,肯定是跑不掉的,只能老老实实的说道:“刘大人德行不错,却是个书呆子。”

    “哦,怎么会是书呆子呢?”王灿忙问道。

    小厮低声说道:“若是说得好听点呢,刘大人算得上爱民如子的好官,但说得差点就是迂腐不堪的书呆子,不知道世事的险恶。”

    王灿不解,这种情况他是第次遇到。

    小厮见王灿露出不解之色,顿时露出自得的表情。

    小厮轻咳两声,说道:“刘大人对百姓仁慈,对蛮子更加仁慈。他读书读傻了,总想着教化蛮人,让他们安居乐业。但蛮人毕竟是蛮人,骨子里面野性难改。因为刘大人要安抚蛮子,使得许多蛮子嚣张霸道。虽然他们不会劫掠,但也蛮横无理,令人头疼。”

    说到这里,小厮感叹道:“还是原来的徐太守好,派兵将蛮子打怕了,他们就不敢嚣张,连露面都不敢露面。哪像现在的情况,弄得蛮子成了大老爷们儿。”

    王灿说道:“这么说,刘太守还勉强算得上好官。”

    小厮自作聪明,说道:“若是刘大人在其他的地方做官,肯定是个好官。可惜蛮子难以教化,你对他好,他却更加的嚣张。这位公子,你大方爽快,我告诉你啊,千万别在城里做生意,即使赚了钱,全都要耗在蛮人身上。”

    王灿忙问道:“为什么?”

    小厮说道:“蛮人嚣张霸道,从来都是吃霸王餐,或者是拿了东西就走,没人管得了。即使刘大人知道后,也是让我们感化蛮人。唉,真不知道刘大人的脑子怎么长的,总想着圣人教化,但人心险恶,哪能教化得了啊!”

    很显然,这家酒楼也深受其害,小厮才苦大仇深。

    王灿听了后,嘴角微微抽搐,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这刘宠还真是极品,竟然想着教化蛮人,而且已经称得上是为之着魔了。

    为了教化蛮人,付出的还真多!

    可惜,读书人的那套之乎者也行不通。

    就在王灿和小厮搭话的时候,酒楼的大门外走进来三个脖子上挂着兽骨项链,身上穿着兽皮衣服,赤-裸-着膀子的汉子。

    这三人表情凶悍,手都提着长刀。

    他们大步走进酒楼后,走到距离大门最近的张桌子,将手的长刀往桌子上啪的放,然后大喝道:“滚!”刹那间,还在喝酒吃饭的客人抱头鼠窜,灰溜溜的离开了。三个人咧开嘴嘿嘿大笑,然后围着桌子坐下,吃着剩下的酒菜。

    三人边吃,边吼道:“好酒好菜给爷端上来,快点,快点。”

    这三人,明显是蛮人。

    王灿看见三个蛮人的做派后,脸色立刻生了变化。这些蛮人太嚣张太霸道了,若城的蛮人都是如此,百姓还怎么过日子?

    即使蛮人不欺辱百姓,但从商的人谁愿意来呢?

    这刻,王灿对刘宠的做法不满了。

    ps:四更之三,咱继续求鲜花。关于收藏,大家没注册收藏的,拜托请收藏下,多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