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新情况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在成都休息了两个多月,再次披甲挂帅,率领大军离开成都。≥≯  <.≦﹤1≦Z﹤W﹤.﹤≦

    这动作立刻吸引了无数的目光,让人揣测王灿领兵离开成都到底有什么目的?

    成都作为益州的府,龙蛇混杂,即使英雄楼时刻监控着成都的动静,也无法避免成都有曹操、袁绍等其他诸侯的探子,这是无法杜绝的。故此,当王灿领兵从成都离开的时候,无数的消息传了出去。

    不过,王灿率领大军南下,诸侯的探子又放下了心,不用担忧。

    只要王灿不是兵出原,对其他诸侯的影响都不大。

    王灿领兵南下,往牂牁郡行去。

    大军出战,典韦和王越跟随王灿起离开。因为典韦是王灿的贴身护卫,而王越是王灿的情报头子,两人是不可缺少的。

    不过,跟随王灿南下的大将却不多。

    诸多的将领,只有庞德和严颜两员将领随行,至于小将则是吕蒙、典满和黄叙。吕蒙城上庸城养了几个月的伤,早已经恢复过来,并且也回到了成都。陈到和张任已经编入大军,正在军训练士兵,没有和王灿起南下。

    在防守上庸城的时候,陈到和张任立下了大功,已经开始训练属于自己的士兵。

    王灿率领四万大军南下,并不是走6路,而是走水路。

    大军南下,有二十艘大型战船装载着数万的大军。

    所有的战船顺着沱江而下,当战船进入长江主干道后,四万大军在长江南岸登6,然后全部走6路赶往牂牁郡。

    不得不说,因为古代交通不便的原因,大军赶路的度并不快,等大军抵达牂牁郡的时候已经是七月时节了。从成都兵开始,前前后后消耗掉的时间近个月,这样缓慢的度让王灿颇为无奈。

    然而,道路不通,王灿也没有办法,只能忍着。

    这也让王灿心滋生了修路的想法,后世常说要致富,先修路,王灿想要交通便利,修路就是最简单的办法。

    大军抵达牂牁郡,王灿立刻召见了负责牂牁郡的太守。

    牂牁郡的太守名叫刘宠,字世信,是广汉绵竹人。

    徐庶担任牂牁郡太守的时候,刘宠担任牂牁郡的郡丞。在徐庶带着王灿的政令抵达牂牁郡后,刘宠就辅佐徐庶稳定牂牁郡的政务。等徐庶从牂牁郡卸任后,刘宠接任了牂牁郡的太守,成为执掌牂牁郡大权的人物。

    郡守府大厅,王灿坐在主位上。

    下方坐着牂牁郡的武官员,以及王灿带来的武将领。

    王灿目光落在刘宠身上,见刘宠身长尺,峨冠博带,长得是器宇轩昂,表人才,令人啧啧称叹。王灿见刘宠长相出众,心也颇有好感,毕竟人都有好恶之心,面对个好的事物,心总是更欢快的。

    王灿笑着问道:“刘太守,你说说五溪蛮的情况吧。”

    所谓朝天子朝臣,刘宠成为牂牁郡的太守,肯定有他的执政方法。

    然而,刘宠的执政方针和徐庶却颇为不同。徐庶主张击败五溪蛮,彻底让五溪蛮臣服,但刘宠却主张以怀柔的政策对待五溪蛮,收为己用。

    刘宠淡淡笑,抱拳说道:“回禀大人,卑职派人游说五溪蛮王沙摩柯,让他心向益州,成为益州的部分。”说着话,刘宠看了眼徐庶,接着说道:“战争只能增加五溪蛮对汉人的仇恨,唯有用怀柔的手段,才能逐渐的让世代居住在武陵的五溪蛮认可汉人,根本的解决蛮人,请大人明鉴。”

    这番话,推翻了徐庶以前的施政政策。

    王灿听了后,嘴角翘起,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看来徐庶举荐的太守并不认同徐庶嘛,或者说刘宠以前和徐庶搭档的时候都隐藏心思,等徐庶离开后,才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做事。

    徐庶眼观鼻,鼻观心,神色古井不波,没有任何变化。

    似乎,他没有听见刘宠的话样。

    王灿见徐庶没有吭声,心好笑,旋即接着问道:“刘太守能安抚五溪蛮王是大功件,只得庆贺。不过你既然已经说服了五溪蛮王,本州牧就暂时不兵了。本州牧在此驻留,你让沙摩柯前来觐见本州牧。”

    刘宠听了后,嘴角抽搐,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

    王灿问道:“刘太守,莫非你有难言之隐?”

    刘宠擦了擦额头,摆手说道:“没,没有问题!”刘宠微躬着身,背脊已经开始冒出冷汗,心暗骂自己逞能。

    事实上,刘宠的确派人说服了五溪蛮,并且和蛮王沙摩柯达成了协议。

    然而,刘宠却没有权利将五溪蛮王招来。

    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希望派士兵去通知沙摩柯后,沙摩柯能配合点,答应前来觐见王灿,他就不用夹在间为难了。

    刘宠对付五溪蛮的手段和曾经的幽州刺史刘虞有些相似,都喜欢用怀柔手段安抚异族,达到最终的目的。只是刘宠接任牂牁郡的时间不长,连年的时间都没有,想将沙摩柯招来还有些难度,但王灿命令已经下达了,他只能安排下去。

    王灿摆摆手,说道:“好了,早些去安排好,我在太守府等候消息。”

    “诺!”

    刘宠回答声,转身离开了大厅。

    王灿带着大军在牂牁郡驻扎下来,理所当然的占据了太守府。

    至于原本太守府的刘宠,立刻转移住处,被搁置在旁,成为王灿的陪衬。同时,跟随王灿起的典韦、王越、徐庶和吕蒙也住在太守府上,而庞德、严颜、典满和黄叙则留在军营,主持军队的日常事务。

    刘宠离开后,王灿目光看着直没有说话的徐庶,说道:“元直,我看这个牂牁郡的新任太守对你有意见啊!”

    徐庶笑说道:“主公,我们不过是政见不同而已,不足为奇。”

    他说话平淡无奇,并没有多少感情波动。

    其实,也是徐庶没有看清楚刘宠。昔日徐庶和刘宠搭档的时候,刘宠事事都顺着徐庶,并没有给徐庶拖后腿,这才让徐庶举荐了刘宠接任太守。只是刘宠急着贯彻他的意志,才会全面的否定了徐庶的施政方针。

    每个主政方的官员都有自己施政理念,刘宠和徐庶背道而驰也不奇怪。

    王灿摇摇头,没有继续纠缠徐庶和刘宠的问题。

    他吩咐道:“元直,你熟悉牂牁郡的情况,抓紧时间将牂牁郡的情况整理出来,并且将五溪蛮的所有情况也整理出来,尽快交给我。”

    “诺!”

    徐庶回答声,答应了下来。

    王灿摆手让徐庶退下,又将麾下的武打了。

    他领兵前来,通过徐庶的描述对牂牁郡有了定的了解。然而,具体的真实情况却无所知,所以王灿才让徐庶了解最近的情况。

    ps:四更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