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灭族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对于陈圭来说,漫长的等待并不难。≯   ≦.1ZW.

    他眼睛闭,时间就过去了。

    陈圭将双手轻放在膝盖上,闭目养神,怡然自在。但安静空旷的大厅并没有让陈登静下心来,反而让陈登如坐针毡,心里感到不踏实,好似要生什么大事。

    又过了刻钟,陈登睁眼看向陈圭。

    他忍不住了,已经是不吐不快。

    陈宫张开嘴唾沫横飞,大声说道:“父亲,陈宫离开快个时辰了,去了这么久都还没有回来,肯定生了事情。我们留在大厅无济于事,不如先返回家,等陈宫返回府上后,再派人邀请陈宫过府商议,您看如何?”

    陈圭睁开眼,老神自在的说道:“元龙,你性子如此急躁,欠缺磨砺啊!”

    陈登闻言,心暗暗摇头。

    他仔细的想了想,又说道:“父亲,若是陈宫图谋不轨,而我们却留在他府上,岂不是成了瓮之鳖,还是先回府上再说。”虽然陈宫表面上说是去询问吕布妻子的意见,但许久没有回来已经耗完了陈登的耐心,让陈登心不安。

    陈圭眉头颤,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妥。

    但是,陈圭心并不认为陈宫敢轻举妄动。

    陈圭仔细的琢磨番,觉得陈登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便点头道;“好,我们先回府,等陈宫返回后,再派人来邀请他。”

    说着话,陈圭立刻站了起来。

    陈登脸上露出喜色,急忙站起身准备离开。

    然而,正当陈圭父子迈开步子往大厅外走去的时候,大厅外传来洪亮的声音:“你们父子既然来了,那就留在府上,不要离开了。”

    话音落下,陈宫大步走了进来。

    在陈宫的身后,还跟着二十多名士兵,每个士兵都手持长矛,杀气逼人。

    陈圭见此,眉头扬起,大声喝道:“陈宫,你这是要做什么?袁术领兵来犯,局面已经是岌岌可危。唉,我也知道你的心思,不就是想投奔袁术么?但袁术是虚有其表的蠢材,你跟随袁术注定要失败的。曹操雄才伟略,跟着曹操才是最好的出路,我劝你不要自误。”

    “曹操?”

    陈宫讥讽声,露出不屑的表情。

    顿了顿,陈宫说道:“曹操狠辣奸诈,胆大包天,连当今天子都敢毒杀,这样的奸贼人人得而诛之,你们勾结曹操,已经犯了通敌之罪。”

    踏踏的脚步声不断响起,二十多个士兵快将陈宫和陈登包围了起来。

    两人脸色大变,眼都闪过恐惧的神色。

    面对死亡,谁能不怕呢?

    陈登色厉内荏,喝道:“陈宫,我和父亲若是没有回府,府上的人肯定会查明情况。到时候,你的奸计败露,我陈家的私兵部曲肯定会起兵杀了你,再加上城的大族知道你胆大包天的做法,也会暴起难。你若识时务,立刻放了我们,此事便就此揭过。”

    说话的时候,陈登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是冷汗涔涔。

    陈宫笑说道:“无知小儿,你以为我会给你们机会?哼,我离开了近个时辰,已经布置好了切。陈府的私兵部曲已经在我的控制当,不可能有机会出来的生事。你们勾结曹操,犯下大罪,全都要死。”

    顷刻间,陈登和陈圭脸色大变。

    两人明白陈宫不会囚禁两人,而是准备杀人灭族了。

    陈登心焦急,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陈圭勉强保持着镇定,说道:“陈公台,你是铁了心要将徐州拱手送给袁术了?”

    陈宫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说道:“你们都能明白袁术虚有其表,徒有虚名,难道我陈宫就看不穿了?袁术五万大军来势汹汹,但在陈某的眼,袁术的大军不过是土鸡瓦狗,不足为虑。不是陈某自夸,我只需要略施小计,袁术便会自己退回去。”

    陈圭眼眸微眯,说道:“既如此,你准备自立了?”

    对于陈宫的计谋,陈圭没有半点兴趣。

    他关心的是陈宫到底准备投奔谁?或者是陈宫还有其他的什么想法?这才是陈圭最关心的问题,只有明确了陈宫的目的,陈圭才能对症下药。

    陈宫盯着陈圭,字顿的说道:“宫虽然自傲,却有自知之明。”

    陈登问道:“陈公台,你到底准备归顺谁?”

    陈圭听了后,眼骤然露出诧异的神色,惊呼道:“难道你要归顺刘备?”

    陈宫淡淡笑,伸手掸了掸衣衫上的褶皱,不缓不慢的说道:“不愧是陈家的老狐狸,竟然猜出了我的打算。不错,我准备归顺刘备,不仅如此,我已经和刘备联系好了。不久之后,刘备就会占据徐州,成为占据豫州和徐州的大诸侯。”

    说完后,陈宫大喝道:“动手!”

    不容陈登和陈圭辩驳,陈宫下了命令。

    既然得罪了两人,那就杀了。

    命令传达下去,手持长矛的士兵冲向了陈登和陈宫。金灿灿的阳光射进大厅,将锋利的长矛映射得闪闪光,透着冷厉的锋芒。

    “铿锵!”

    陈登和陈圭拔出长剑,抵挡刺来的长矛。

    然而,两人毕竟是士,佩戴长剑仅仅是为了显示出名士风流,无法抵挡二十多个士兵同时冲来。锋利的长矛阵乱戳,只听见噗噗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殷红的鲜血就从陈圭和陈登身上喷溅出来,洒落在大厅。

    陈圭身上被戳成了筛子,艰难的扭头看向陈宫,说道:“陈公台,老夫在地下等着你,你也不得好死。”

    说完后,陈圭断了气,倒在大厅。

    陈登脸不甘的倒在地上,身上全是个个流溢着鲜血的孔洞。

    鲜血从两人的身上流出来,眨眼工夫就形成了滩血泊。陈宫杀死了陈圭和陈登,心长舒了口气,若是平常想弄死陈圭和陈登,非常的困难,毕竟陈家的势力不容小觑,但两人自己送上门,正好给了陈宫机会。

    陈宫吩咐道:“削掉陈圭和陈登的头颅,立刻赶往陈府。”

    “诺!”

    士兵回答声,立刻拖着陈圭和陈登离开了大厅。

    至于大厅留下的血迹,自有府上的下人打扫。

    陈宫跟着士兵出了府,带着士兵往陈圭的府邸跑去。既然陈圭父子和曹操的人有联系,曹操派来接洽的人也很有可能在陈圭府上,挺次陈宫要将陈府的老小全部诛杀。陈宫带着士兵直扑陈府,抵达的时候已经有士兵将陈府围了起来。

    这些士兵是陈宫先前安排的,防止有人逃走。

    陈宫领兵抵达后,立刻让士兵将陈圭和陈登的脑袋扔进陈府,让陈府的仆从阵脚大乱,无心防守。旋即,陈宫又命令士兵冲进陈府,将陈府的人全部杀死。如此来,既可以断绝后患,又可以震慑城的大族。

    陈宫已经有投奔刘备的打算,自然要给刘备除掉隐患。

    杀死陈登和陈圭,就是陈宫为刘备做的第件事情。

    士兵冲入陈府,见人就砍,见人就杀。时间,凄厉的惨叫声不断的从府内传来。入眼处,满地都是残肢断臂,地上洒满了鲜血,简直是血流成河。

    这次杀戮,杀了近五百余人。

    陈家老小和仆从全部被杀,没有个人活着。既然是敌人,陈宫就不会有半点犹豫,该杀的全部都杀死,绝不手软。

    ps:四更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