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陈宫的杀机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兴平三年,五月。> ≧≯ .

    袁术领兵从寿春出,渡过颖水,抵达下蔡,然后直扑徐州彭城。

    这次,袁术是势在必得。他纠集了五万大军,以李丰和桥蕤为先锋大将,气势汹汹,意气风的直扑徐州。

    对于陈宫,袁术既爱又恨。

    因为袁术麾下人才稀缺,陈宫有大才华,袁术便想收为己用,这是袁术对陈宫喜爱的方面。然而,陈宫却看不起袁术,认为袁术连吕布都比不上,这让袁术恨得牙痒痒。他袁术好歹也是出身四世三公的袁家,那吕布只不过是三姓家奴,怎么能和他相提并论?

    袁术行军的时候,仍在考虑如何处理陈宫?

    以袁术的想法,吕布的去世让徐州失去了领头羊,已经没有了战斗力。如此情况,徐州就是他的囊之物,大军抵达后,徐州肯定不攻自破。

    事实上,袁军也是路高歌,所过之处无人抵挡。

    是以,袁术越是往徐州赶去,心越兴奋。

    就在袁术领兵赶往徐州的时候,彭城的局势已经紧张了起来。尤其是城的大族,私下里都开始行动起来,为家族的未来谋划着。

    陈府,大厅。

    陈宫坐在主位上,下方坐着陈圭和陈登。

    陈圭,是彭城的大族领袖。

    彭城的大家族都以陈圭为,而陈登则是陈圭的儿子。两人联袂来到陈府,表面上是和陈宫商议事情,暗地里却是逼迫陈宫,想要达到两人目的。陈圭笑吟吟的说道:“公台兄,今袁术领兵杀来,而公台却不急,为何?莫不是公台准备降袁不成?”

    陈宫避而不答,反问道:“袁术领兵杀来,我当然是心急如焚,不知汉瑜兄有何妙策退敌,请汉瑜兄不吝赐教。”

    汉瑜,是陈圭的字。

    陈圭捋了捋颌下的长髯,心道:面对大军,陈宫果然束手无策。但是陈圭转念想,觉得他自己能想到联系其他的诸侯,难道陈宫就想不到么?

    陈圭满腹疑惑,心慢慢的分析陈宫可能选的诸侯。

    先,曹操肯定是不可能被陈宫选的,因为陈宫开始就是曹操的下属,是从曹操麾下叛逃出来的。至于刘备,陈宫和刘备之间也有大仇,刘备丢掉徐州就是陈宫手策划的,所以陈宫也不可能归顺刘备。

    除此之外,和徐州接壤的只剩下荆州刘表和扬州袁术。

    刘表按兵不动,显然不可能成为陈宫的臂膀。

    唯的可能,只有袁术。

    陈圭觉得自己的猜测正确,却不知道真正的人已经被他剔了出去。他满脸笑容,缓缓说道:“公台,袁术仗着出身四世三公,但此人虚有其表,若是公台投靠袁术,难以施展身的才华。故此,以老夫之见,请曹操领兵救援徐州,方有出路。”

    陈宫眉头挑,立刻明白了陈圭的意图。

    老匹夫想和曹操搭上关系,想要成为曹操的人。

    陈圭说完后,陈登朗声说道:“陈-军师,徐州军没有吕布坐镇,士气低落,军队也没有战斗力,若是不邀请曹公救援,难以挡住袁术啊!”

    顿了顿,陈登又说道:“登知道陈-军师和曹公有旧怨,但吕布已经死去,只要陈-军师肯献上徐州,曹公得到徐州之地,肯定不会计较前仇旧怨。到时候,我父子二人再为陈-军师美言几句,说不定曹公还要重赏陈-军师,不知陈-军师意下如何?”

    陈宫深吸口气,脸上露出迟疑之色。

    他脸上的表情好似被说动了,心却弥漫着浓烈的杀机。

    陈宫想让刘备稳妥的接管徐州,眼前的陈圭父子无疑是巨大的拦路石。在陈圭和陈登的眼,陈宫是使得刘备丢失徐州的人,故此陈宫不可能投靠刘备,却不知陈宫和刘备早已经有了联系,只要刘备出兵,袁术的大军不攻自破。

    陈宫心如明镜,却说道:“曹操此人,心狠手辣,恐怕不是明主啊,若是投奔过去,曹操杀了我,再杀死主公的家眷,岂不是……”

    话未说完,陈登便打断了陈宫的话,插嘴说道:“陈-军师放心,曹公已经保证了不杀军师以及吕布家眷?”

    陈圭闻言,立刻瞪了眼陈登。

    陈宫眼眸睁大,露出惊骇之色,问道:“汉瑜兄,你和曹操已经联系好了?”

    在陈宫面前,陈圭知道瞒不过去了,而且陈圭见陈宫开始动心了,便点头回答道:“袁术起兵后,曹操就派人到彭城联系我,希望劝说公台重新回到兖州。只要公台能献上徐州,曹操不仅不责罚,反而会重赏。”

    陈宫叹口气,眉头皱成了个川字。

    他想了想,说道:“事关重大,我必须和两位主母商议番,再做决定。两位在大厅稍后,我立刻去拜见两位主母,询问番。”

    说完后,陈宫起身往大厅外走去。

    陈登说道:“陈军师,你掌握徐州的军政大权,难道还要看两个妇人的脸色么?”

    陈宫骤然停了下来,目光死死的盯着陈登,神色冷厉,眸闪烁着愤怒的神色。陈圭见陈宫怒了,急忙打圆场,笑说道:“公台兄,你去吧,快去快回,我父子在此等候你的好消息,希望公台能带来令人欣喜的消息。”

    陈宫看了陈圭眼,又看着陈登,大喝道:“看在你是晚辈,不与你计较。”

    他大袖拂,转身离开大厅。

    等陈宫的背影消失后,陈登看向陈圭,说道:“爹爹,陈宫太妇人之仁,他已经掌握了徐州的军政大权,却还要去请示两个娘们儿,没有出息。”说话的时候,陈登脸上满是不屑的表情,非常看不起陈宫的做法。

    陈圭笑说道:“吕布生前非常倚重陈宫,对陈宫有知遇之恩。如今吕布去世,陈宫尊重吕布的家眷也是正常的,我们就在此等候消息,不着急。”

    说完后,陈圭闭目养神。

    陈登撇撇嘴,心仍然看不起陈宫。

    若不是陈宫掌握了徐州的军政大权,掌握了彭城的士兵,陈登早就撺掇陈圭拿下陈宫,然后将徐州献给曹操了。

    大厅,只剩下陈圭和陈登。

    两父子相顾无言,心却都考虑着关于徐州的事情。

    时间流逝,半个时辰后,陈宫还没有回来。

    陈登眉头皱起,心升起不妙的感觉。

    陈宫的府邸和吕布的州牧府并不远,若是骑马赶路只需要半刻钟的时间,即使是乘坐马车也就稍微再多点时间。半个时辰已经足够陈宫完成所有的事情,陈登心觉得不妙,说道:“爹爹,陈宫会不会欺骗我们啊?”

    陈圭说道:“局势不利于陈宫,他哪敢说谎,我看是吕布的家眷不同意,故此才拖延了时间,我们只需要等待就是。”顿了顿,陈圭又说道:“元龙啊,你养气的功夫还是不行,要沉心静气,不要心浮气躁。”

    元龙,便是陈登的字。

    陈登听了陈圭的话,恭敬的点点头说道:“父亲教训的是,儿子有些浮躁了。”话是这么说,但陈登还是觉得不对劲儿。

    ps:四更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