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徐州事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和华佗前后走出茅屋,王灿在前,华佗在后。 ≤.≤﹤1ZW.

    不仅如此,华佗神色恭敬,身子微微前倾,眼透出无比的尊敬。这样的幕落在典韦和王越眼,让两人顿时睁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若不是两人知道王灿没见过华佗,肯定以为王灿和华佗事先串通好了。

    王灿昨天晚上拜见华佗,却被华佗轰了出来。然而,眨眼工夫却风云突变,华佗恭敬的跟在王灿身后,神色虔诚,令人不可置信。

    惊讶!

    太令人惊讶了!

    典韦和王越心充满了疑惑,但这时候又不能冲上去揪住华佗询问番,只能憋在心里,等王灿说话。王灿和华佗前后走出来后,百姓的目光也都落到了华佗和王灿身上,看接下来会生什么事情。

    华佗拱手道:“王大人,老朽先行步,告辞了。”

    王灿点了点头,摆手道:“华先生请,望华先生早日归来!”

    华佗又说道:“定不负大人厚望!”

    说完后,华佗背着药箱往村子外走去。周围观看的百姓不敢亲近王灿,因为王灿的官大,是州牧大人,令人畏惧。

    然而,百姓却愿意亲近华佗。当华佗背着药箱往村子外走的时候,村百姓纷纷拿出准备好的食物赠给华佗,或者是有拿着少许钱财赠给华佗的,但无例外都被华佗拒绝了。那略微佝偻的身影,在百姓的簇拥渐行渐远,最终消失不见。

    典韦见华佗竟然离开了,急忙问道:“大人,华佗这就走了?”

    王灿点头道:“走了!”

    王越接着说道:“典将军,你难道没听主公和华佗的对话么?华佗虽然离开,但还会回来的,到时候估计会留在成都,不会离开了。”

    王灿心情大好,说道:“子武言之有理,走,咱们回成都了。”

    行人随后离开山村,返回成都。

    ……

    徐州,彭城。

    州牧府,早已是凄凉惨淡。

    吕布被杀,吕布的家眷毫无例外的受到了影响。往昔门庭若市的州牧府变得门可罗雀,少有人来。毕竟吕布去世了,不可能有人来州牧府。再加上徐州的军政大事都在陈宫的府邸处理,徐州的大小官员都是往陈宫的府邸禀报消息,所以州牧府几乎没人前去。

    陈宫虽然忠于吕布,也是尊死去的吕布为主,但他已经总揽了军政大权。

    即便陈宫要篡权,吕布的家眷也难以阻拦。

    但陈宫没野心,即使总揽了徐州的军政大权,也直是兢兢业业的处理徐州政事,将动荡不安的徐州稳定下来。然而,国不可日无君,蛇不可日无头,徐州没有个领头的人,军心终究难以稳定下来。

    距离州牧府不远处,陈宫的府邸。

    陈宫坐在大厅,下方是前来报信的人。

    士兵神色焦急,禀报道:“军师,据探子回报,袁术经过个月的招兵买马,聚集了五万大军往徐州来了。”

    陈宫听了后,并没有露出慌张的神色。

    不仅如此,陈宫反而说道:“我早就料到袁术会兵攻打徐州,没想到现在才来。消息我已经知道了,你且下去吧。”

    说完后,陈宫将报信的士兵打了。

    那报信的士兵知道袁术领兵攻打徐州,心非常担忧。然而,士兵听见陈宫说早已经预料到,心又放松了下来。既然陈宫早就知道此事,肯定有防备的措施,也有了应对袁术大军的办法,所以士兵心又安稳了下来,轻快地离开了大厅。

    等士兵离去后,陈宫的脸色却阴沉了下来。

    该来的,还是来了。

    或许,他能够领兵击败袁术,但陈宫并没有称霸方的想法。故此,陈宫的想法是投靠诸侯,辅佐明主。北方的地盘是曹操的兖州,再往北则是冀州袁绍,陈宫对曹操失望无比,早就死了投靠曹操的心思。至于袁绍和袁术,陈宫都看不起,不愿意投靠两人。

    如此来,刘备的身影跃入了陈宫的脑海。

    虽然陈宫可以选择王灿,或者是荆州刘表,亦或是江东孙坚,但这些诸侯太远,所以陈宫打算投奔刘备,因为刘备重视他。

    陈宫思来想去,最终打定了注意。

    他朝大厅外喊道:“来人!”

    声音落下,府上的侍从立刻走了进来。

    陈宫吩咐道:“备车,去州牧府!”说完后,侍从转身去准备马车,而陈宫也去后院换上官服,不缓不慢的往府外行去。

    由于吕布被杀,府上只留下了孤儿寡母,陈宫若是留在州牧府肯定不方便,所以陈宫都是有重要事情才去拜会吕布的妻子严氏和曹氏。这严氏是吕布的妻,而曹氏则是原徐州刺史陶谦麾下部将曹豹的女儿,曹豹迎接吕布入城时,和张飞交战,被张飞杀死。

    陈宫上了马车,快的往吕布府上行去。

    不多时,陈宫来到吕布府邸。

    他下了马车,先是派侍从去敲门,通知州牧府的侍从,然后才恭敬地朝府内走去。等进入大厅后,吕布的妻子严氏和曹氏已经在等候陈宫了。

    严氏是西凉女子,约莫三十出头,虽然是女流之辈,却透出股杀伐之气,丝毫不弱于男子,这也是严氏能作为吕布妻的缘故。曹氏约莫二十出头,温婉可人,隽秀多姿,给人种柔弱之感。

    陈宫走进大厅后,拱手朝两女行了礼,然后才坐在下。

    严氏问道:“陈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陈宫正色道:“事关徐州存亡,不得不来。”

    严氏眼闪过抹担忧,能让陈宫如此郑重行事,显然是生了大事情。

    对于陈宫,严氏非常的敬重。吕布被杀死,吕布麾下的大将也被杀得干干净净,导致吕布麾下没有能主持大局的人。正因为如此,陈宫才轻易的接过了徐州的军政大权,但陈宫朝得势,却依旧如往昔样行事。

    这样的作风让严氏认为陈宫是个忠厚长者,值得相信。

    陈宫深吸口气,说道:“袁术兵五万,前来攻打徐州。”

    曹氏听了陈宫的话,身体颤,眼露出恐惧之色。

    严氏听后,也着急了。

    她个妇道人家,不好抛头露面,又不能领兵杀敌,再加上膝下无子,无法主持局面。现在袁术来了,严氏顿时焦急了起来。若没有诸侯攻打,徐州还能得过且过的继续这样过下去,但袁术来打,立刻掀起了波澜。

    严氏问道:“陈先生,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陈宫思虑番,说道:“为今之计,以主公的基业换取安定,邀约诸侯抵抗袁术。”

    严氏娇躯猛地颤,嘴唇抿紧,眼露出悲恸的神色。她知道徐州不可能保住,可听了陈宫的话,还是非常的悲伤。严氏强打起精神,沉声道:“徐州之事,全凭先生做主,只希望先生能给我们孤儿寡母寻个安身之所,能度过余生足矣。”

    陈宫抱拳道:“夫人放心,宫定安排好两位夫人。”

    严氏摆摆手,说道:“去吧!”

    陈宫得到了严氏的允诺,心也安定了下来。接下来,陈宫就可以按照心的想法做事,击败袁术,投靠刘备,助刘备崛起。

    ps:四更之,求鲜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