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说服华佗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呼!呼!”

    屋子,静谧无声,只剩下华佗略微急促的呼吸声。≧ ≯ ﹤.<≤1﹤Z≦W﹤.

    王灿番话驳得华佗难以辩驳,他不停地转动脑筋,想要反驳王灿,却难以找到反驳的话,无法辩倒王灿。

    良久,华佗直接说道:“王大人,老朽生行医,与人为善,俯仰无愧与天地,无愧于百姓,无愧于祖宗,能救死扶伤,已经很满足了。至于老朽能救活多少人,只要老朽还有口气,就会竭尽所能治病救人,此生此世,无愧于心!”

    华佗避开了刚才的话题,不和王灿讨论救人的事情。

    王灿笑问道:“华先生,以你人之力和万人之力想比较,孰强孰弱?”

    华佗干脆的说道:“自然是万人之力!”

    王灿摊开手,理所当然的说道:“既然有万人之力救助百姓,为什么不选择万人之力,反而去行走天下呢?华先生可以留在成都以万人之力救治天下百姓,却非要个人长途跋涉去救治少数的百姓,这是什么原因呢?”

    王灿眼眸圆睁,沉声说道:“莫非是华先生在乎虚名,想让天下人皆知华佗千辛万苦的救治百姓,想要让天下的百姓称赞?”

    这句话,可谓是诛心之语。

    王灿番论调,将华佗定义为好虚名之人。

    当然,王灿明白华佗不慕虚名,但王灿要让华佗留下,就必须震慑住华佗。此时,王灿就是步步的让华佗失去游历的心思,留在成都。

    华佗听了后,连连冷笑,带着皱纹的脸上更是浮现出不屑的表情。

    华佗虽然把年纪了,却声如洪钟,朗声说道:“王大人,你这番话虽然是批判老朽,实则心机暗藏。老朽若是答应留下来,那就成了你麾下的人,只能救治益州的百姓,而无法去救治天下各州的百姓,王大人心机如此深沉,令人佩服!”

    王灿听后,心咯噔下。

    华先生老当益壮,丝毫不落下风啊。

    这时候,王灿是不可能后退的,旦认输就难以收服华佗。王灿心思转动,蓦地哈哈大笑,脸上也露出不屑的神情。

    突如其来的笑声在屋子响起,让华佗眉头皱起,露出不愉之色。

    华佗冷喝道:“怎么,王大人不同意老朽的话?”

    王灿立刻说道:“华先生之言大谬,当然不同意。”

    “哦?”华佗白眉挑,表情变得非常严肃,挺直了腰杆,沉声说道:“老朽倒要听听王大人的高见。”

    他眼眸凌厉,瘦削颀长的身体竟有着股莫名的气势。

    王灿缓缓说道:“敢问华先生,你知道我的具体打算是什么吗?”

    华佗不屑的说道:“不用猜也知道,何必知道。”

    王灿说道:“嘿,既然华先生不了解,我给华先生讲解番。按照我的打算,要请华先生,还有名医张仲景,以及天下的名医汇聚成都,集合天下医者的力量,编纂出本医书,这是我的第个打算。”

    这个打算,是王灿临时想出来的。

    他用道经拐骗了左慈,为何不用医书拐骗华佗呢?

    你华佗要准备著书,好,我让天下医者配合,看你动心么?

    王灿瞥了眼华佗,虽然华佗的表情古井不波,没有变化,但王灿却现老先生眼神闪烁,心有其他的想法。

    王灿轻咳声,继续说道:“第二个打算,在成都划地千亩,修建专门的医学院。这医学院相当于当今的太学,太学的教导出来的是太学生,医学院教导出来的自然医学生。这些学生愿意留在益州的便留在益州,愿意周游天下积累经验的就去治病救人。如此来,岂不是学医的人多了,力量也远胜于华先生治病救人。”

    华佗听了后,脸色立刻生了变化。

    千亩地,简直是天大的手笔,让华佗砸吧砸吧嘴。

    正当华佗回味王灿的话时,王灿又接着说道:“华先生个人游历天下,救的病人有限。然而,华先生可以教导出无数的学生,等这些学生学成后,又可以教导出无数的学生,这才是无穷无尽之道,是救治天下伤病百姓的良药。”

    “唉!”

    华佗叹了口气,脸上露出迟疑的神色。

    此时,华佗的心开始动摇了。

    诚如王灿所言,他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但只要在成都开办医学,对普通的百姓无疑有着巨大的帮助。医者多了,普通的百姓才能看得起病,能不受病痛的折磨。华佗左思右想,又觉得还是局限于益州,太狭隘了。

    王灿见华佗迟疑不决,心却高兴了起来。

    不管如何,华佗动心了。

    王灿轻声说道:“华先生,我还有第三个打算!”

    华佗对王灿已经没有成见了,反而为王灿的大魄力感到惊讶,打心底的佩服。王灿敢于划出千亩地作为医学院的地址,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就算是太学和儒学也没有过这样宽敞的地方。

    华佗想法改变,说话的语气也随之变化,说道:“王大人请说,老朽洗耳恭听。”

    王灿说道:“我有这样的个打算,将成都修建起来的医学院当做是大树的主干。等主干能顶天立地,医学院有了足够的医者,再派出医者在全国各州建立分支。如此来,医学院将惠及天下百姓,不知华先生以为如何?”

    华佗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担心的就是这个,可王灿又说出了这样的想法,不可谓不厉害。

    华佗仔细想了想,说道:“王大人,其余的各州并不属于益州,王大人若是在其他州郡兴建医馆,恐怕是替他人做嫁衣啊!”

    这句话,说得比较委婉。

    但华佗的潜意思是说王灿哪会这么好心,不可能去其他州郡兴建医馆。

    王灿笑说道:“华先生,你恐怕又误会了。我所说的在其他各州兴建医馆并不是像成都这样动辄几百上千亩地的修建。仅仅是像县城的药铺,有个坐堂医生,再有几个药童就足够了。这样的小药铺才能真正的惠及百姓,让百姓看得起病,也不会吸引人的注意。我的这番解释,应该让华先生明白了吧。”

    华佗听了后,长长地舒了口气。

    他站起身,双手合拢,长揖了礼说道:“王大人忧国忧民,华佗佩服。华佗愿意留在成都,供王大人差遣!”

    说完后,华佗心说不出的轻松。

    或许,这才是新的开始,他将有个崭新的未来。

    王灿站起身,走上去伸出双手托起华佗,笑说道:“华先生留在成都,不仅是益州百姓之福,更是天下百姓之福。”

    华佗摇头道:“王大人过誉了。”

    顿了顿,华佗又说道:“既然王大人已经有兴建医馆的打算,想必也有了对于医者的安排,不知道王大人是如何打算的?”

    ps:四更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