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难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华佗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问道:“王大人,有什么事情吗?”

    王灿组织了下语言,又觉得难以找到切入点。≧≥≧ ﹤.<≤1﹤Z≦W≦.

    他开门见山的说道:“我见华先生四处行医,颇为艰辛,故此请华先生留在成都。只要华先生愿意留下来,我愿意在成都为华先生修建座医馆,供华先生救治百姓,华先生觉得如何?”

    华佗盯着王灿,叹口气道:“王大人好意,佗心领了。”

    说完后,华佗不愿意说话了。

    王灿眉头微皱,又说道:“华先生,我是这样考虑……”

    话刚说出口,华佗直接打断了王灿的话:“王大人,夜深了,老朽年老体弱,精神有些乏了。”这番话出口,无疑是让王灿离开。虽然华佗对王灿并无恶感,但王灿是抱着让他留在益州的想法,这不符合华佗的意愿。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华佗不愿意和王灿过多的纠葛,直接让王灿离开。

    王灿见华佗态度坚决,怏怏然的站起身,拱手揖了礼,然后才转身走出茅屋。虽然王灿暂时遭到华佗的拒绝,却没有放弃。

    他要打造全新的益州,华佗就是必不可少的环。

    王灿走出茅屋后,典韦立刻迎了上来,问道:“主公,谈得怎么样了?”

    王灿摇头道:“谈崩了,被赶了出来!”

    说完后,王灿心却仔细的回忆刚才说话的场景。

    王灿认为应该是他提出修建医馆让华佗不高兴了,以华佗的性子,肯定不愿意接受别人的恩赐。况且以华佗的能耐,主动替他修建医馆的人并不少。可以说,王灿开口就落了俗套,不可能成功的说服华佗。

    王灿没有成功,但他觉得不是自己不行,而是方式不正确而已。

    典韦听王灿说被赶了出来,火气冒起三丈高,大声道:“主公,我这就去将华老头抓回成都,到时候想让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

    典韦捋起袖子,召集士兵,立刻准备行动。

    王灿脸色阴沉下来,喝道:“站住!”

    声大喝,典韦只能停下来。

    典韦怏怏然的走回来,叹息道:“主公,您是堂堂的大汉益州牧,睥睨诸侯,称霸天下,这样的大人物邀请那名不见经传的老头子,很给华佗脸面了。他不识抬举,俺就把他抓回来,让他反省反省,这不是很好么?”

    王越听了后,也是点点头。

    个普通的医者罢了,何足挂齿!

    不得不说,这就是当前社会的主流。即使华佗在百姓有很好的口碑,但华佗的身份决定了王越和典韦都不认可华佗,毕竟天下行医的人多了去,又不是只有华佗个人有能耐。但王灿不这么想,有华佗在,王灿的实力能再上层楼。

    古代的医学不达,军士兵因为伤患死去的人不计其数,若是有华佗这样的人坐镇成都,对王灿麾下的士兵绝对是天降福音。

    故此,王灿才千方百计的想要拿下华佗。

    即便华佗不出诊,但华佗教导出来的学生可以啊!

    王灿心的想法自然不会说出来,他看向王越,吩咐道:“子武,你去找处人家,我们就在村落脚。记住,不要扰民,我们在此住下也要给予定的钱财,否则会在百姓眼留下不好的印象。”

    王越说道:“主公放心,卑职明白。”

    说完后,王越便吩咐几个下属去寻找落脚的地方。

    刻钟后,几个人回来了。

    不仅如此,还带着个村的百姓过来。这个百姓正是先前和王灿顶撞的魁梧汉子。他脸上带着憨憨的笑容,说道:“大人,我家的房子多,足够大人和其他的大人休息,大人随我来。”说完后,汉子在前面带路。

    行人,在村落脚。

    王灿躺在床榻上,虽然闭着眼睛,但心仍然考虑该如何劝说华佗。这件事情不处理好,王灿心就不踏实。迷迷糊糊,王灿逐渐进入了梦,当村子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时,天已经大亮了。

    王灿刚起身穿衣服,屋子外就传来轻微的敲门声,旋即传来王越的声音:“主公,不好了,听村子里面的百姓说华佗要离开村子了。”

    “轰!”

    王灿脑轰然炸响,如堕深渊。

    他穿好衣服,打开房门,连早饭都顾不得了,直接带着人朝华佗居住的茅草屋跑去。王越和典韦带人跟在王灿后面,行人抵达华佗居住的茅草屋,周围的百姓自动让开条路来。王灿吩咐典韦和王越带人在外面等着,他又往草屋行去。

    进入茅草屋,只见华佗已经在收拾药箱,准备离开了。

    华佗见王灿进来,拱手道;“见过王大人!”

    王灿拱手回礼,说道:“华先生有礼了,敢问华先生接下来又要去何处?”

    华佗说道:“老朽来益州已经有段时间了,益州的百姓生活安定,安居乐业,已经不需要老朽留下。接下来老朽往东行走,给荆州的百姓治病。”

    王灿眉头紧皱,若华佗去了荆州,就难以把握住了。

    王灿在屋子坐下,正色道:“华先生,灿心有几个问题,想要请华先生解答,等灿的问题问完后,华先生若是还要离开益州,灿让士兵护送先生离去,不知华先生以为如何?”王灿目光灼灼,紧紧地盯着华佗。

    这时候,必须要镇住华佗,否则华佗去了荆州就是鱼入大海。

    华佗听了王灿的话,也停止了收拾行囊。

    他撩起衣袍坐下,点头说道:“王大人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只要老朽能回答的,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华佗不想和王灿交恶,便耐着心思。

    毕竟,王灿问话的时间并不长,只要他用点时间就能解决了。

    王灿问道:“华先生的志向是什么呢?”

    华佗脸色下严肃起来,正襟危坐,缓缓说道:“老朽年幼从医,立志要救治天下百姓,让百姓有病可治,不用忍受病痛折磨,这就是老朽的志向。”

    王灿沉声说道:“华先生的志向令人佩服,但华先生想过没有,纵然华先生长命百岁,活上百年,而且华先生每日都替人治病,又能救活多少人呢?天下百姓不可胜数,华先生以人之力,终究难以达成目标。”

    华佗捋颌下长须,说道:“王大人是否听说过愚公移山,老朽人虽然力短,但老朽还有子孙,子孙后代都从医,总能救治天下百姓。”

    涉及华佗的志向问题,他也有了好胜之心。

    王灿笑说道:“华先生,汝之言谬矣!”

    顿了顿,王灿继续说道:“华先生能保证你的子孙都愿意从医么?愚公移山是因为他的子孙后代都被大山阻隔,这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但华先生的子孙可以做官,可以入伍从军,他们有更多的选择,不是必须从医的。”

    华佗闻言,嘴角微微抽搐,顿时哑然了。

    王灿说的话他立刻就明白过来,知道王灿说得有理。他愿意学医治病救人,但他的子孙却不定愿意学医。

    ps:四更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