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 见华佗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转瞬间,已是四月时节。 <.﹤≦1≤Z≦W.

    天气已经回暖,百姓在官府的帮助下,高兴的完成了春耕。

    大军返回成都近个月的时间,荀攸、李儒等人忙得是脚不沾地,焦头烂额。此番大战,军士兵的伤亡太大,有无数的士兵捐躯战场,这些士兵的家属都必须要安顿好,要给以合理的抚恤,所以忙碌了近大半个月,才完成了所有的事情。

    王灿将益州的事情件件梳理好,心也逐渐的有了底气。

    他已经不仅仅是占据益州,而且顺利的拿下了关。

    皇帝被杀,朝廷依旧留在长安。

    朝的官员虽然三番五次的想要另立新君,重振朝纲,但高顺和黄忠率领士兵驻扎在长安,让长安官员只能是口头上说说,无法付诸行动。

    这事情仅仅是小打小闹,没有人响应。

    因为袁绍、曹操、袁术等诸侯经过上次的大战后,野心都滋生了出来。

    既然他们无法将皇帝掌握在手,索性就不要皇帝。王灿占据长安,却没有皇帝坐镇朝廷,那朝廷就是个空壳子,对诸侯没有约束作用。故此,袁绍、袁术、曹操等人知道长安的消息,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如此情况,伏完、董承等朝大臣心无奈,却无法扭转局面。

    不提长安的动静,益州已经进入了高展的时期。

    王灿和袁绍、曹操等诸侯大战,死伤了无数的士兵,但也坚定了百姓的想法。王灿击败袁绍和曹操等诸侯,让百姓觉得益州牢不可破,只要在益州居住,就能安居乐业。如此来,益州涌入了无数的商家,使得益州的农业、商业快的展起来。

    益州的人口无法短时间内猛增,却可以收留流民。

    有了流亡百姓的涌入,益州的人口快猛增,这也是争抢益州百姓的个办法。不管其他的诸侯如何征伐,但益州已经沉寂了下去,非常低调。

    ……

    州牧府,大厅。

    王灿坐在主位上,王越在下方正襟危坐。

    到现在,王越也已经是年近六旬的老人了。当初王灿收服王越的时候,王越已经是五旬开外,时隔多年,王越岁数逐渐增大,已经是须皆白,脸上也布满了皱纹。虽然王越的剑术更精纯,眼神依旧凌厉,身体却免不了微微佝偻起来。

    正因为如此,王越开始逐渐的放权,许多事情都由史阿管理。

    王越处理的事情都是经过处理后,再禀报上来的。

    王越坐在下方,缓缓说道:“主公,您交代的事情已经查探清楚。华佗的确在成都,而且在成都西南方的广都县,卑职派人跟上了华佗,保证时刻探听到华佗的消息。”

    广都县,位于成都的西南方,是后世成都市的双流县。

    王灿闻言,连连称好,笑说道:“好,好!”

    安排王越寻访华佗的事情已经过了大半个月,王灿都已经认为王越没有找到华佗,不了了之。王灿也没有追究的打算,毕竟华佗经常入山林采药,又是为百姓看病的人,行走的都是山路,没找到也在情理当。

    但王灿没想到在他放弃的时候,王越竟然查到了华佗的消息。

    王灿腾的下站起身,说道:“子武,我们立刻去广都县。”

    王越无奈,没料到王灿如此着急。

    他派人查清楚了华佗的底细,知道华佗仅仅是个治病救人的医者罢了,没有其他的才华。王越知道华佗的身份,就更猜不透王灿为什么急匆匆的去拜见华佗。按理说,以王灿的身份纸诏令就能招来华佗,可王灿却要亲自前去,令人费解。

    王越跟着王灿出了书房,典韦知道王灿要离开,立刻召集保护王灿的侍卫,也跟着起离开了州牧府。

    行人,快的往成都西南方的广都县奔去。

    王灿策马疾驰,心有些焦急。

    华佗居无定所,四处行医,旦华佗走山路离开了广都县,又需要耗费大力气去寻找,所以王灿有些担忧,希望华佗没有离开。

    午时分,行人停下来吃了点干粮,又休息了半个时辰。

    下午,行人抵达了广都县。

    王灿的到来没有引起广都县县令的注意,因为王灿临时起意来到广都县,没有通知县令。等王灿抵达后,王越派出的人已经来接应了,行人没有任何的逗留,直接朝着华佗居住歇脚的地方赶去。

    然而,华佗并不是居住在城里面,而是留宿在山。华佗行医并不是在城摆个小摊,让人前去排队治病,而是在山为百姓治病。

    越往山林走,山路越崎岖。

    到最后,王灿、典韦、王越等人干脆下马行走。

    典韦到现在都没弄清楚王灿的目的是什么,他背着两柄铁戟走在王灿前面,抱怨的说道:“主公,您没事跑到山旮旯里来做什么?您看现在天色都已经黑了下来。若是还不回县城,我们只能在山里过夜了。”

    王灿说道:“山君,有你在,有什么好怕的。”

    典韦听了后,咧开嘴笑了。他仔细的想了想,又问道:“主公,您急匆匆的赶到这里来,可是要拜访什么大人物?”

    王灿点头说道:“的确是去拜访大人物,你只管跟着走就是了。”

    典韦嗯了声,便没有说话了。

    山路很远,天黑下来的时候,王灿行人还没有赶到华佗歇脚的地方。

    这样的情况,让王灿更加重视华佗。因为华佗选择在偏僻的山村落脚,而不是在县城歇息,足见华佗的品德高尚。以华佗的医术,日进斗金非常容易,但他能忍受住这样的山旮旯,值得王灿去拜访。

    天黑暗下来,随行的士兵点燃了火把。

    行人又走了近个时辰,带路的人才停了下来。

    火光照耀下,道路前方是个小村落。

    村落房屋稀稀疏疏的,依稀能听到狗吠的声音。这村落处在山丘下方个平地,北面和西面是山林,东面和南面则比较平坦,村的房屋大多修建在此。王灿看见抵达了目的地,吩咐道:“带路,我们这就去拜访华佗。”

    “诺!”

    行人进入村子,吸引了村百姓的注意,

    典韦以及麾下的士兵都长得魁梧精壮,身上都有武器,再加上王越麾下的英雄楼探子也都是腰悬长剑,让村的百姓紧张了起来。

    不过,面对这样的群人,村的百姓没有任何动静。

    所有人,都注视着王灿行人。

    又走了约莫半刻钟,行人来到村落的最里面。这里的间茅草屋便是华佗暂时歇脚的地方,带路的人说道:“大人,前方的茅草屋是老先生歇脚的地方,我立刻去敲门。”说着话,带路的人就要走上去敲门。

    王灿喝道:“慢!”

    顿了顿,王灿说道:“还是我自己来。”他走到屋子门口,轻轻的叩响了房门。

    不多时,房门嘎吱声打开了,个须灰白的老者走了出来。老者穿着袭麻布粗袍,头上裹着方黑巾,面色红润,眼神清澈,长得慈眉善目,让人看眼就感觉如沐春风,非常舒服。

    王灿知道,此人便是华佗。

    ps:四更完成了,休息了,继续求鲜花,求最爱的鲜花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