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摸底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左慈已经彻底愣住了,先是于吉,后是南华,再是华佗、张机。  .

    左慈不知道王灿接下来还会说些什么事情,但毫无疑问的是王灿知道的事情很多很多,远非他所能理解。

    左慈深吸口气,老老实实的说道:“王大人,老道还是同样的话,你若想招揽张仲景,让他入世做官,几乎是不可能的。昔年张仲景曾担任长沙太守,官声很好,也深得百姓爱戴,但张仲景厌恶官场的尔虞我诈,因此辞官不做,四处行医救人。”

    顿了顿,左慈继续说道:“相比于华佗,张仲景所在的家族本就是望族,而且家底颇丰。王大人若是有其他的想法,老道劝你早些打消这些心思,多用点心思在百姓上,让百姓能丰衣足食,幸福安康,这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王灿笑说道:“左道长放心,灿自有分寸。”

    左慈嗯了声,旋即说道:“王大人,可还有其他的事情。”王灿连续问,左慈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事?

    王灿说道:“没事了,我需要静静,好好地思考番。”

    左慈听了后,下松了口气。

    左慈站起身,拱手道:“既然无事,老道这就离开了,告辞。”

    说完后,左慈转身往书房外走去。就在他打开房门,只脚刚刚踏出书房后,王灿的声音传来:“道长啊,庞德公和司马徽的事情你可定要放在心上,这两人关系着道家的典籍能否编纂出来,望道长多多费心。”

    左慈闻言,身体下打了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上。

    他摇摇头,赶忙离开了。

    若是继续呆在这里,他都快要疯掉了。然而,左慈感觉自己的确疯狂了,竟然想着去鼓动庞德公和司马徽那两块臭石头来益州定居,简直是魔怔了。这时候,左慈都还有如堕云雾的感觉,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答应了。

    他摇晃的离开了州牧府,然后准备离开成都。

    ……

    州牧府后院,貂蝉的院子。

    王灿在返回成都的晚上,曾经和貂蝉、蔡琰、董卉三女大被同眠,享受了齐人之福。但之后就再也没有生过这样的事情,三女也是死都不同意。三女般都是呆在各自的院子内,除了偶尔串串门,并没有过多的往来。

    貂蝉和王灿相对而坐,貂蝉轻声说道:“夫君,馨儿日渐的长大了,妾身想给馨儿找个启蒙老师。若是馨儿继续如此,以后没人能管得住,还是找个老师好些。”

    王灿说道:“老师住在府上,有老师教导馨儿,不是正好么?”

    貂蝉听了后,娇媚的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

    她摇摇头说道:“蔡先生对馨儿简直是溺爱到了极点,就算馨儿要天上的星辰,恐怕蔡先生都要答应,还是另寻老师吧。”

    王灿哈哈大笑,脸上露出开怀的笑容。

    事实上,蔡邕对于王馨儿,的确是疼到了极点。

    因为王灿膝下两个儿子个女儿,身为女儿身的王馨儿反而更受蔡邕喜欢。

    至于王祯和王祐,两个三岁多近四岁的小孩子跟着蔡邕学习,但待遇迥然不同。蔡邕对待王馨儿已经无法称之为疼爱,可以说是溺爱。即使小馨儿跑去扯蔡老先生的花白胡子,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人插句话。

    至于王祯和王祐,只能老老实实的学习启蒙字。

    两人都是规规矩矩的,不敢有丝毫逾越。

    王灿听了貂蝉埋怨的话,说道:“馨儿现在只有三岁多,等隔几年后再说吧。女孩子家古怪精灵些更好,以后嫁出去了才不会受欺负。要是馨儿老老实实的是个乖女,我这个当爹还得操碎了心。我倒是希望馨儿的性子泼辣点,要有霸气才行。”

    说着话的时候,王灿笑了起来。

    貂蝉伸手揽住王灿的手臂,摇晃着说道::“夫君,不嘛!”

    她丰腴的身体微微下倾,直接贴在了王灿的手臂上。随着貂蝉丰腴的身体晃动时候,两人自然有了定的接触。王灿看着娇媚无双的貂蝉,身体下起了反应。貂蝉见王灿火辣辣的盯着她,粉面下羞得通红,好像快要滴出水样。

    王灿喊道:“秀儿!”

    貂蝉嘤咛声,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粉面含春,脖颈似乎都通红了起来,那白皙的耳根更是烧得通红通红的。此时,貂蝉欲拒还休,透出无限的风情,简直是勾魂夺魄。王灿吞了口口水,眼闪烁着灼热的目光。随着貂蝉逐渐的成熟,似乎越来越魅惑,让他难以忍住。

    王灿心燃起了大火,哪里还忍受得住。

    把抱起貂蝉,直接往内室跑去。

    卧室,室皆春……

    卧室的房门自有貂蝉的丫鬟关上,站在门口的两个丫鬟听着房间里面的动静,也羞得脸色通红,粉面含春。

    两个丫鬟知道貂蝉受宠,她们的日子就更好过。

    俗话说主辱臣忧,这句话虽然是用在王灿这样的诸侯身上,但用在王灿后院的妻子身上,其实也是非常的合适。因为丫鬟们的主子不受宠,她们的身份地位自然就更低,抬不起头来,而即使是蔡琰院子最低的个丫鬟走出来,也是倍儿有面子。

    这,就是权势的好处。

    两个丫鬟在屋子外听着,不知什么时候才察觉屋子里的动静停了下来。

    床榻上,王灿和貂蝉相互拥着。

    貂蝉脸色羞红,慵懒的靠在王灿的胸膛上,呼吸急促,眼眸还带着欲拒还休的表情。等了许久,两人才起身。貂蝉让丫鬟打水进来给王灿清洗了番,王灿才离开了院子。屋子,只剩下貂蝉个人静静地坐着。

    两个丫鬟走进来,关上门,笑嘻嘻的说道:“恭喜夫人了!”

    貂蝉问道:“喜从何来?”

    其个丫鬟说道:“夫人已经诞下大小姐,若是这次怀上了,再生个小少爷,夫人的地位岂不是更加稳固了么?”

    另个丫鬟也急忙点头,表示同意。

    貂蝉呵呵笑,摇了摇头,却并没有说话。

    她能感受到王灿是真心爱她的,但并不表明她就有了挑衅蔡琰的资格。至于所谓的再生个儿子,貂蝉笑付之,她能保持目前的形势就是最好的,而且馨儿饱受宠爱,她也会跟着受到宠爱,地位不会有任何变化。

    ……

    王灿离开貂蝉的院子后,又去蔡琰和董卉的院子坐了会儿,和两女说了会儿话。

    最后,王灿才去拜见蔡邕。

    王灿的两个儿子长得虎头虎脑的,都还不错,但具体的情况只有蔡邕才知道。故此,王灿想问问蔡邕,弄清楚两个孩子的情况。他进入王灿院子的时候,王祯和王祐正在和蔡邕学习,至于小馨儿则调皮的玩耍,没有听课的意思。

    蔡邕看见馨儿调皮,也没有责怪。

    只要小馨儿不影响王祯和王祐,蔡邕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蔡邕见王灿来了,便停下授课。

    王祯和王祐规规矩矩的起身朝王灿行礼,小馨儿则飞快的跑到王灿跟前,张开双臂,让王灿抱着她。王灿心好笑,把抱起小馨儿,然后说道:“老师,弟子前来,是想要听听这两个小子的情况,您亲自教导两人,觉得他们怎么样?”

    ps:四更之二,求鲜花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