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王灿的野心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说道:“道长,你邀请天下的道友齐聚益州是件大事,短时间内是无法完成的。≥  <.≤1ZW.我看你还是早些前往襄阳,边说服庞德公和司马徽,边利用在襄阳隐居的道友将消息传递出来,如此才能完成旷世巨作啊!”

    “啊!!”

    左慈惊呼声,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

    他刚才想着聚集天下的道教编纂道经的事情,早已将庞德公和司马徽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王灿提醒,左慈立刻明悟过来,想完成道经的编纂,就必须得说服庞德公和司马徽,但左慈心却没有半点底气,这事情简直是难如登天。

    然而,事情展到现在,已经容不得他推拒。

    左慈拱手道:“王大人放心,老道就是豁出这条老命,也定完成任务。”

    王灿淡淡笑,说道:“道长真是守信之人,我信。”顿了顿,王灿又问道:“道长,你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我向道长打听个人。”

    左慈说道:“王大人请说!”

    王灿问道:“道长可知华佗?”

    左慈瞪大了眼睛,骤然愣住了,旋即问道:“王大人知道华元化?”元化,是华佗的字,从左慈口的称呼来看,左慈显然是知道华佗的。

    王灿笑道:“略知二,但知道的不多,请道长解惑。”

    此时,王灿却不知道他的形象在左慈心蹭蹭的往上升,无限的拔高。

    若说南华老仙世人皆知,王灿知道南华是有可能的,毕竟南华的弟子张角非常有名,几乎没有不认识南华的。于吉住在琅琊,除了看病救人,直是深居简出,名声不显。但王灿却能知道于吉,让左慈心很惊讶,而今王灿又知道华佗,让左慈更是佩服不已。

    左慈看向王灿,觉得此人很了不得。

    他选择在益州传教,应该是正确的决定。

    王灿见左慈打量自己,又问道:“道长,你可知道华佗身在何处?”

    左慈轻咳两声,缓缓说道:“王大人,我先要说明点,华元化对做官没有半点兴趣,是不会入仕为官的。他这个人从来都是神龙见不见尾,很难寻找。虽然行迹无踪却也有迹可循,只要是百姓病频繁的地方,就可能有华元化的身影。”

    王灿撇撇嘴,说道:“当今乱世,战争四起,不管是北方严寒之地,还是原富庶之地,亦或是山越不毛之地,都是战争四起,病疫流传,哪能确定华佗在何处。”

    左慈甩拂尘,得意的说道:“巧了,老道却知道华佗在何处。”

    王灿大喜,忙问道:“请道长指点!”

    王灿击败了袁绍、曹操、刘备和袁术等各路诸侯,接下来将进入休整时期。这段时间,对百姓来说很重要,对王灿来说也很重要。虽然王灿可以将军务、政务都交给程昱、荀攸、贾诩等人处理,他可以游玩踏青,四处散心,但王灿却也不愿意。

    想让益州快的展起来,就必须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益州的增强,不仅是军队硬实力的增强,还有益州软实力的增强。

    左慈突然来拜访王灿,提出要在益州展道教,下打开了王灿的思路,让王灿有了将益州打造成化心的想法。

    益州进入休整期,正好可以执行。

    左慈号召道士在益州传教,兴盛道家,也能巩固王灿的统治。

    等左慈将庞德公和司马徽拐到益州定居后,王灿又可以兴办书院,再加上他的老师蔡邕坐镇,王灿有把握将成都打造成个化圣地,让天下的士子云集益州,为他所用,成为王灿麾下的人才。

    益州还有童渊、邓展、王越等天下有名的武术大家,王灿可以让三人坐镇成都,兴办武院,用来训练武将,送入军效力,增强军队的实力。再加上蒲元、马均等匠人,再有华佗等人在成都兴建医馆,绝对是百花齐放,迸出惊人的异彩。

    益州百家齐鸣,便是王灿的野心。

    王灿要将成都打造成个化荟萃的心,成为个天下的圣地。

    左慈看着王灿迫切的神情,说道:“王大人,华元化现在就在成都行医,要找到他应该很容易,并不困难。”

    王灿追问道:“道长可知确切的地点?”

    左慈摇头说道:“华元化四处行医,几乎都是给穷苦百姓看病,不收钱财,而且他的药材都是自己上山采摘,所以他四处行走,不会固定在个地方。即使我知道他曾经在哪里出现也没有用处,王大人若想寻找华元化,得抓紧时间,等他离开成都,就难以寻找了。”

    王灿点点头,说道:“道长且稍等,我吩咐下!”

    说完后,王灿立刻喊来名侍从,让侍从通知王越,由王越派人寻找华佗。

    等侍从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王灿突然又叫住了士兵,然后看向左慈,问道:“左道长,你是否精通丹青之术?”

    左慈听后,立刻明白了过来。

    他捋了捋颌下的长须,笑说道:“也罢,也罢,老道献丑了,就给王大人画幅华元化的画像,让王大人方便些。”

    王灿拱手道:“多谢左道长了。”

    其实,左慈心很疑惑王灿为什么要寻找华佗,他没有听说王灿府上有人得了重病。而且华佗仅仅是名气稍大的医者罢了,对王灿这样强横的诸侯来说没有多大的用处,所以左慈心十分不解。

    不过,能和王灿打好关系,左慈也不介意浪费点时间。

    左慈拿过笔墨,在纸上仔细的描绘着华佗的画像。约莫刻钟的时间,华佗的画像就完整的勾勒出来了。

    王灿双手拿起画像,看了看,然后啧啧称:“道长,你的丹青之术真是绝了。”

    说完后,王灿将画像交给侍从,吩咐侍从将画像送给王越,让王越依照画像上的人去寻找华佗。

    左慈不明白王灿找华佗的用意,却没有追问。

    他拱手说道:“王大人,既然没有其他事情,老道可以走了吧。”

    王灿连忙摆手示意左慈坐着,笑说道:“道长别急,别急,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想要向道长请教。道长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见多识广,知道的事情多,有道长的指点,我也不用瞎子摸象,找不着方向。”

    左慈见王灿还有事情,只得耐下心思继续坐着。

    王灿又问道:“道长,你可知道张机?”

    “张机?”

    左慈呢喃了声,说道:“王大人,你说的是张仲景吧!”

    王灿连连点头,说道:“对,对,就是张仲景!”

    左慈嘴角微微抽搐,这时候他对王灿已经充斥着强烈的好奇心了,为什么不管是道家,还是医家的人物,王灿都知之甚详呢?

    当时的医家,以华佗和张仲景最为有名。

    事实上,历史上曾经出现了‘建安三神医’的称呼。

    三个神医,其是华佗,其二是张仲景,其三是董奉。华佗和张仲景都是闻名于世,和左慈个时代的人物,至于董奉是后起之秀,因为董奉在公元22o年才出生,那时候已经不是三国的辉煌时代,当时曹操逝世,关羽被杀,已经是三国走下坡路的时候。

    至于现在,只有华佗和张仲景两大神医。

    王灿想展医学,自然要找张仲景和华佗,有了这两个最权威的人坐镇成都,天下的医者就得乖乖的跑来学习。

    ps:四更之。不求鲜花,小东就遭到连爆,故此,小东厚着脸皮,继续向大家求鲜花,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