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 说服左慈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左慈见王灿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颗心却沉了下去。>≥  <.1ZW.

    现在已经是如此困难的条件,他都不知道王灿后续还有什么条件?

    左慈能肯定的是王灿铁定狮子大开口,尽力的争取利益。但不管什么条件,左慈也得忍着,只要能将道教扬光大,都在左慈的承受范围内。

    故此,左慈只有任由王灿提条件。

    左慈神色凝重,沉声说道:“王大人,老道已经答应了你的请求,并且保证两年内让庞德公和司马徽搬到益州居住,该说说道教如何展的条件了吧!”

    左慈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满腹怨气。

    王灿先是给了他个难以完成的任务,后续肯定会提出各种条件。

    王灿说道:“就依左道长的话,我们言归正传。关于道教的展,我把它定位为国教,是我立国之后官方唯认可的宗教。”

    左慈听,心立刻高兴了起来。

    国教!官方唯认可的宗教!

    左慈脸色通红,憧憬着王灿立国后,随着实力的增强,势力的扩张,道教的影响力也将会更加巨大。

    他越是深入思索,心就愈加的兴奋,脸上的表情如同范进举,有些癫狂了。左慈连连点头,欢喜的说道:“王大人,你继续说,老夫洗耳恭听。”此时,左慈心的怨气下消散得干干净净。

    只要道教能展,其他的切都好说。

    王灿继续说道:“作为官方唯认可的宗教,道教必须接受我的任命,各郡、各县兴建起来的道观也将纳入我的麾下,每个道观可以按照你们的教义宣传,但不能涉及官府管理百姓,不能鼓动百姓,要让百姓安居乐业。”

    顿了顿,王灿又说道:“换句话说,兴建的道观可以传教,但必须维护益州的稳定,必须接受统的管理。”

    左慈脸色晴转阴,立刻生了变化。

    接受王灿统的管理,意味着道教失去了基本的自由,还有道教的原意么?

    左慈轻轻的摇摇头,说道:“王大人,道教有自己的教义,若是按照王大人的指挥行事,岂不成了王大人麾下的鹰犬,而且外行指挥内行,很容易出问题,这对道教是祸不是福。不行,绝对不行。”

    王灿见左慈态度坚决,眉头微微皱起。本以为老道士会为了道教的展屈从安排,看来还得下猛料啊!

    王灿继续说道:“道长,你听我说完可好?”

    左慈点点头,耐着心思说道:“王大人请说,老道洗耳恭听!”

    王灿说道:“道教源远流长,博大精深,道长尊崇的是道教哪个派系的理论?”

    左慈听王灿夸赞道教,心非常的欢喜,又听王灿询问他尊崇的是什么教义,立刻来了兴趣。他挺直了身体,笔直的坐在王灿下方,朗声说道:“王大人,老道师承丹鼎派的道术,主修丹道之术。王大人若是有兴趣,我们可以秉烛夜谈,详细讨论关于丹鼎派的展和起源,老道会仔细的给王大人讲解清楚。”

    说完后,左慈又滔滔不绝的说道:“我丹鼎派的炼丹……”

    王灿见左慈有停不下来的趋势,赶忙轻咳两声,说道:“道长,打住,打住。我只是询问道长修习的派系理论,不用往下延伸。”

    左慈叹口气,说道:“若王大人有兴趣,我们改日再详谈。”

    王灿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又说道:“我曾听闻琅琊的于吉也是有名的道士,道长可知道于吉修习的是哪派的道教理论?”

    左慈眉头挑,心升起不妙的预感。

    他感觉自己就像江河里的条小鱼,顺着往下游,最终却落入王灿的圈套。

    左慈心觉得不对劲,但还是解释道:“于吉修习道教的符水之术,修习的是入世之道,擅长治病救人,和我丹鼎派的道术不相同。”

    王灿不等左慈说话,又问道:“我听说南华老仙也是道家人物,是道教的主要代表,他修的又是什么道?”

    左慈听着王灿个个的询问,心疑惑不解。

    南华、于吉这些道教人物,他是知道的,也知之甚详。

    然而,王灿考虑的是军国大事,怎么会对这些人物也了解呢?这让老道士心不解,但他却不知道王灿从后世而来,虽然对南华、于吉这些道士的具体事迹不了解,但是这些鼎鼎大名人物的名字还是有印象的。

    左慈心思急转,说道:“南华修的也是入世之道,曾有记名弟子张角入世拯救苍生。可惜张角志大才疏,最后身死族灭。”

    王灿又说道:“南华老仙和于吉是代表人物,至于张道陵的派系我就不多说了,这些人的教义不相同,却同属于道教。道长想将道教扬光大,肯定不能独尊道长的丹鼎派,而是融汇天下之道,将所有的道教理论融合在起,创立出全面的道教。如此来,就需要无数道士支持,也需要无数的钱财支持,也必须接受我的管辖。”

    左慈听了后,心再次火热了起来。

    开创个全新的道教教义,这是了不得的大事情。但他听了王灿要接管道教,心又非常的难受,好像是处在冰火两重天,左右都是煎熬。

    王灿盯着左慈,又说道:“道教弟子大多数都仙风道骨,是山野隐士,但不乏混吃混合的人。我将道教定义为官方国教后,所有的道童都要经过系统的教义学习,也要招募天下修道的人编纂-本-道经,作为天下道教的典范。左道长,你认为我这样做怎么样?”

    左慈身体直打哆嗦,支支吾吾的说道:“好,好,好!”

    召集天下修道的人编撰道经,这得多大的功劳啊!

    只要是编纂出了部全新的道经,他左慈又是主持者,肯定在道教史上留下重重的笔,这是让左慈最心动的事情。

    道家讲究无欲无求,但只要是人,就不可能无欲无求。

    王灿提出要编纂新的道经,只要是修道的人都无法避免,很难能把持住。

    旦道经编纂出来,所有参与的道士都将在道教史上名留青史,这是关系千古万世的事情。左慈听了王灿的话,下被说服了。他嘴上死死的坚持着,但已经心动了,已经想着去邀请山的道友,让所有的道友参与编纂道经。

    王灿看着激动的左慈,问道:“左道长,可愿意让道教接受我的管理。”

    左慈冲着编纂道经去的,哪里还能拒绝。

    他如同小鸡啄米般的连连点头,说道:“愿意,愿意!”

    王灿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道长快人快语,爽快,所有郡、县的道教都将接受统管理,而道童也都要经过系统的学习。不过呢,道长必须要邀请天下的道友来编纂道经,才能确定新的教义啊。”

    左慈接着说道:“那是,那是!”

    王灿心嘿嘿直笑,所谓的系统学习,自然是让所有的道士忠于他。

    只要是参与学习,就必须贯穿忠于王灿的想法。

    旦道教成为王灿官方的国教,肯定要被慢慢的同化为王灿的力量,用来巩固他的统治和削弱敌人的力量,这才是王灿接受左慈的最大原因。

    ps:四更完成,收工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