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狮子大开口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盯着左慈,就简单的盯着左慈,眼眸没有任何的表情波动。≥ ﹤.≤﹤1﹤Z≤W≦.≦

    那神情,好像是盯着个死人。

    左慈被王灿盯着,浑身不舒坦,好像是身上长了虱子样,非常难受。他尝试着扭动了两下腰肢,但王灿依旧盯着他,让左慈心连连叹息,王灿这厮装傻充愣真厉害,越来越狡猾了,比在荆州遇到的时候更难对付了。

    无奈之下,左慈只得说道:“王大人,老道士找你有事相商!”

    王灿打了个哆嗦,似乎是如梦初醒,忙问道:“哎呀呀,左道长有事情啊!快说来听听,只要是在我原则范围内的,定大力支持。”

    左慈听,差点头栽倒在地上。

    什么叫原则范围内?

    这句话完全可以当做没说,谁知道你的原则是什么?

    左慈心无奈,但现在的形势是王灿已经有了睥睨天下诸侯的力量,他若是早知如此,就该在两年前和王灿搭上线,而不是现在等王灿露出锋芒后才开始行动。许多事情想处理好,变得更加困难了。

    左慈脸上轻松的表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脸凝重之色。

    他拱手说道:“王大人已成王霸之业,如今立国在即,老道想请王灿尊奉道教,扶持道教展,不知王大人意下如何?”

    说完后,左慈期待的望着王灿。

    王灿听,顿时知道了左慈的来意。

    感情左慈老道士是个道家的狂热分子,想将道家扬光大呢?

    王灿伸手捻着颌下的乌黑短须,眼眸微微眯起,眸闪烁着思索的神色。对于王灿而言,扶持道教并不是多大的问题,只要他句话,左慈想要振兴的道教就能像雨后春笋般在益州境内蓬勃展,广为人知。

    但是,宗教却是柄双刃剑,若是用得好,对王灿有利;若是用得不好,对王灿的统治肯定有巨大的影响,必须要慎重。

    左慈眼巴巴的看着王灿,眼闪烁着灼热的眼神。

    他不是没想过去拜谒袁绍、曹操、刘表,甚至是江东孙坚,但这些诸侯看起来实力还算不错,但相比于王灿还有很大的差距,尤其接触的时间多了,难免的知道了些益州的事情,知道益州的实力非常强横,所以左慈才会找王灿商议事情。

    “咳!咳!……”

    王灿轻咳两声,准备说话却又突然噎了回去。

    左慈见此,心失望无比,简直像是吃了苍蝇样难受。

    王灿打量着左慈的表情,见左慈神色变化,心暗暗笑。他心已经有了详细的打算,但要让老道士答应下来,有定的难度,所以必须要将局面掌控在手,让老道士成为被动的方,他才能达到目的。

    左慈表情凝重,忐忑的问道:“王大人,你认为老道的提议如何?”左慈说话时的底气都显得不足。

    王灿点头说道:“扶持道教也不是不可以!”

    “好!”

    左慈听了后,猛的拍大腿,大喝声。

    然而,左慈又觉得王灿的话不对劲儿,因为王灿说的是‘不是不可以’。左慈心思转,连忙问道:“王大人,你有什么条件呢?”

    左慈四十开外,活了大半辈子,自然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

    王灿答应了他的请求,肯定有条件。

    果然,王灿笑眯眯的说道:“道长果然聪明,要扶持道教在益州展的确可以,但灿也有定的条件,否则我不会答应道长的请求。”

    左慈搓了搓手,完全没有仙风道骨的模样,说道:“王大人请说!”

    王灿缓缓说道:“我和道长相识多年,就不拐弯抹角,直接说了。关于道教在我的势力范围展的条件,先有个题外的条件,这个条件很重要,对于道长来说也很容易,只要道长答应了这个无关紧要的条件,我们再仔细的商议如何展道教。”

    左慈心咯噔下,‘幽怨’的望了眼王灿。

    显然,王灿要狮子大开口了。

    左慈心想拒绝,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眼前是道教兴盛的机会,左慈是断然不会放弃的。左慈表情沉重,说道:“王大人请明言,只要老道能完成的,定不推辞。”

    王灿道:“道长和庞德公、司马徽有很深的感情,是知交好友。故此,我希望道长能说服两位大贤来益州定居。”

    左慈闻言,骤然瞪大了眼睛。

    说服庞德公和司马徽搬家,这怎么可能?

    左慈连连摇头,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似的,说道:“我的王大人,司马徽和庞德公是荆州名士,哪能是随意能说动的。纵然老道我有几分薄面,但也难以说服这两人,不行,实在是完不成啊!”

    王灿叹了口气,说道:“唉,可惜啊,道长若是答应了,道教不仅可以在益州展,将来甚至可以在幽州、冀州展,也可以在青州、徐州展,甚至有机会在江东展,大好的机会却错过了,可惜啊,真的是可惜啊!”

    番话,说得左慈心神摇曳。

    左慈想着道教能压过和尚的寺庙,心就阵火热。

    自东汉的汉明帝派人迎回佛教,就开始大兴佛教,原来清静无为的道观立刻被压制了下去。而且道家的道士大多是隐士,喜欢在山林隐居,不理世事,道家的情况更加衰败,左慈想扭转局面,非常的困难。

    左慈听了王灿的话,想到有机会在九州传教,心就激动无比。

    他想了想,暗暗说道:庞兄、司马兄,委屈你们两人了。左慈看着王灿,郑重的说道:“王大人,老道答应了,定去荆州说服司马徽和庞德公来益州定居。”

    王灿得寸进尺,又说道:“别急,道长别急!”

    左慈眉头皱起,问道:“王大人,你有什么要求,并说了吧。”

    王灿笑说道:“道长,我们先把庞德公和司马徽的事情解决好,然后再探讨道教的展事情,你觉得怎么样?”

    左慈心不耐,但形势不由人,只得点头答应。

    王灿接着说道:“道长虽然答应将庞德公和司马徽请到益州定居,但没说在什么时间内完成。若是道长张嘴答应下来,却将此事拖着,我岂不是白费功夫,所以我希望道长能给出确定的时间。”

    左慈嘴角微微抽搐,王灿这厮太精了。

    旦限制了时间,左慈就无法推脱此事,只能任由王灿摆布。

    王灿笑眯眯的看着左慈,追问道:“道长,你觉得什么时间最合适。是三个月、五个月,还是半年时间,亦或者是年时间。道长,我必须得到确切的时间,才能继续谈论下面的事情,其的难处请道长体谅。”

    左慈心暗骂王灿,却知道无法糊弄王灿,只能说道:“王大人,要说服庞德公和司马徽非常不容易,少说也需要三年。”

    “三年?”王灿露出惊讶的表情,拒绝道:“不行,最迟年半。”

    左慈反驳道:“至少两年半。”

    王灿又说道:“两年,若是时间再宽泛的话,就不用讨论了。”

    左慈嘿嘿笑,说道:“好,两年就两年。”

    王灿见左慈爽快的答应下来,知道老道士故意拉长了时间,把时间定为两年。不过王灿并不在意,因为益州经过了连番大战,也需要时间休整,他有足够的时间等待。

    ps:四更之三,继续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