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左慈的来意?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法正觉得很郁闷,很憋屈,很倒霉,也很不知所措。≯   ≦.≤<1≦Z≤W.

    他刚刚主持王灿晋位为王的事情,意气风,准备大干场。

    然而,他仅仅主持了两天的日常事务,还没有威风过,程昱就带着王灿的命令来了,将他摘掉了。所有的大小事务由程昱接手,法正作为程昱的副手,协助程昱处理王灿晋位为王需要做的所有事情。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法正迷糊不解,不知所措。

    法正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正是憬着自己建功立业的时候。他谏言王灿称王,并且也取得了王灿的信任,想利用布置王灿晋位为王的机会进入枢,成为王灿麾下的核心人物,却没料到第二天就来了晴天霹雳,让他愣了好半响。

    法正心不解,却也乖乖的服从安排。

    程昱负责益州官员的升迁,属于元老级人物,法正能跟着程昱做事,也算是比较幸运的事情,能学到不少的东西。

    不过,法正连续几日都思索关于事情易手的原因。

    按理说,他已经主持了大局,王灿不可能临阵换人的。然而,王灿突然下令换人,其肯定有定的原因。法正边跟着程昱做事,边旁敲侧击的询问程昱,想弄清楚原因,可程昱都笑而置之,仅仅是吩咐法正低调做事,踏实做事。

    事实上,这两句话已经在提点法正了。

    然而,法正身在局,却没有明白过来,也没有搞清楚情况。

    等法正闲暇的时候,听见做工的士兵小声议论王灿要称帝的事情,骤然间恍然大悟,明白了程昱让他低调做事,踏实做事的原因。

    回顾他主持大局的两日和程昱主持大局的情况,的确有很大的差距。

    程昱做事低调,不张扬,不会引起无数人的瞩目。

    然而,法正刚接手事情的两日,很是骄傲,翘起了小辫子,弄得人尽皆知。法正事情都还没有办好,就已经弄得人尽皆知,让无数人私下里揣测王灿,将舆论的矛头对准了王灿,这是王灿让程昱接手的原因。

    法正明白了过来,也知道错在哪里。

    或许有些事情的确要弄得人尽皆知,需要制造声势,但王灿晋位为王的事情绝对不需要弄得人人都议论。

    经过这件事以后,法正多了丝稳重,脸上少了丝傲气。

    人嘛,都是在慢慢成长的。

    ……

    这日,成都东门外。

    个面貌四旬开外,手执拂尘的道士缓步来到城门外。

    道士身穿袭卦棉布袍,头戴莲花冠,慈眉善目,双眸深邃如星空浩瀚,颌下三缕长髯微微摇曳,看上去端的是仙风道骨,令人心折。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左慈老道士。

    左慈和徐庶、石韬、孟建进入益州后,就消失不见。

    后来,左慈为了徐庶、孟建和石韬的事情,曾经出现过次,而且王灿也曾让人给左慈修建了座道观,供左慈居住。

    但左慈神龙见不见尾,难以寻找,大多数时间都不在道观。

    今日,左慈突然出现在东门外,似是有要事。

    他平视前方,目光正平和,给人种很舒心的感觉。

    左慈时不时的摇晃拂尘,缓步朝城内行去。他打扮得仙风道骨,令周围的百姓纷纷侧目,称赞左慈是‘仙长’。左慈心欢喜,却稳步的朝城内行去。他走路的度显得很慢,度却并不慢,眨眼工夫就进入城,直奔州牧府而去。

    王灿击败了袁绍、曹操、袁术等诸侯,左慈也知道了这件事。

    经过此役,王灿已经是大势已成。

    故此,左慈突然现身,专门寻找王灿说事情。

    他上次拜谒王灿的时候,和王灿拉拉关系,并没有说其他的事情。因为天下的局势不明,所以左慈很快就走了。左慈来到府衙门前,大摇大摆的往大门内行去,但他刚准备踏进州牧府的时候,却听声大喝:“站住!”

    守在府外的士兵拦住左慈,不让左慈进去。

    左慈见此,嚷嚷道:“王灿呐,左慈来看你了,快让人来迎接老道。”

    左慈放开嗓子大吼,丝毫没有半点仙风道骨的情景,反而像泼妇骂街,无法无天。左慈突然的变化让守门的士兵愣了愣,这是刚才仙风道骨的道士么?左慈见士兵傻眼了,轻咳两声,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左老道,你怎么来了?”

    左慈的声音落下后,府内传来雄浑洪亮的声音。

    说话的人是典韦,他听见左慈的名字后,立刻跑出来迎接。

    两个看门的士兵见典韦认识左慈,立刻将左慈放了进去。毕竟能够和典韦相识的人,肯定能进入州牧府。左慈打量了守门的士兵眼,哼哼两声,然后进入大门。他看见典韦走来,口无遮拦的说道:“典韦,看你红光满面,是不是你家娘子怀上了?”

    典韦叹口气,说道:“左道士,你这厮口无遮拦,哪里像个出家的道士?”

    左慈立刻反驳道:“老道我年少出家,哪里不是道士了,说你娘子怀上是祝福你,真是有眼无珠,不知趣,不知趣。”

    两人你言,我语的,相互拌嘴。

    说着话,两人朝王灿的书房行去。

    等抵达王灿的书房门口,典韦正色道:“左道士,你自己进去吧。嗯,我可告诉你,主公的心情不好,你可得管好自己的嘴,别犯了冲,直接将你轰出去。”说完后,典韦离开了书房,又去其他的地方巡逻。

    左慈轻咳两声,整了整衣袍,走上去敲响了房门。

    “进来!”

    王灿的声音响起后,左慈立刻走了进去。

    因为城传言王灿要称帝,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弄得王灿有些被动,所以才导致王灿心情不好。即使王灿让王越压住局面,抓捕了些造谣的人,但消息已经散播出来,不可能清楚干净,只是把局面压了下来。

    左慈走进去后,撩起衣袍坐下,然后笑说道:“王大人,近来可好啊?”

    王灿抬头看见是左慈,顿时愣住了。他迅反应过来,直接问道:“左道长,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来州牧府有什么事情?”

    左慈脸皮贼厚,笑说道:“老道听说王大人打了胜仗,特来恭喜王大人。”

    王灿懒得和左慈扯皮,又问道:“左道长,有什么事情直说,不用拐弯抹角的。我还得处理公务,无暇和左道长闲聊。”

    左慈立刻坐直了身子,正色道:“王大人要求,老道就直说了。今次王大人击败曹操、袁术、袁绍等诸侯,已经成就王霸之业。近来又传闻王大人要登基称帝,虽然王大人让人出面解决了,想来王大人心还是有称王称霸的想法吧。”

    王灿冷笑道:“左道长,你若入仕为官,也不是简单人物!”

    左慈扬起拂尘甩了甩,摇摇头说道:“王大人过奖,老道此身、此心都已经脱世外,是方外之士,不再挂念红尘俗世。”

    王灿哦了声,立刻不说话了。

    这老道士总喜欢拐弯抹角,装神弄鬼,他现在不说话,看老道士能做什么。

    ps;四更之二,嗯,鲜花榜又爆回来了,多谢诸位,真的很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