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 烦恼事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急促的脚步声,骤然从院子外传来。>  <.≤1ZW.

    名士兵穿过走廊,毕恭毕敬得到站在院子门口,喊道:“大人!”不过,士兵并没有继续说话,就这样站在院子外等候王灿,显然是有事禀报。

    王灿看见士兵前来,立刻放下怀的小馨儿,然后又将王祯和王祐也交给蔡琰三女,直接离开了院子。蔡琰看着王灿离去,脸上浮现出无奈的表情,这才相聚多长点时间啊,又要去处理公务了,貂蝉和董卉也是如此,但都没有说话。

    王灿和士兵离开院子后,沉声问道:“说吧,有什么事情?”

    士兵禀报道:“大人,程大人在大厅等您,说是有要事找大人商议。”

    王灿吩咐道:“让他到书房来,我在书房见他。”

    “诺!”

    士兵回答了声,立刻去通知程昱。王灿个人往书房走去,脸上也露出思索的表情,对于程昱来找他,王灿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他领兵在外这么长的时间,程昱肯定有许多的事情要向他请示,需要他做决定。

    王灿刚在书房坐下,书房外就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程昱缓缓行来,进入书房后朝王灿行了礼,才在书房坐下。

    王灿询问了些关于益州的事情,而程昱相应的给出了解答,并且又将益州生的事情禀报给王灿,让王灿知根知底,了解益州生了什么事情,并且贾诩也提出了益州久经战事,百姓疲乏,需要休养生息的事情。

    王灿听后,立刻问道:“仲德公,益州还有多少的存粮?”

    程昱默默地想了想,说道:“经过前两年的稳步展,益州粮食丰足,粮仓已经囤积了无数的粮食,即使益州遇到连番的大战,都还有足够年多的余粮。不过,官府虽有余粮,但益州连番征战,百姓却受苦了,百姓家粮食恐怕不足了。”

    王灿神色凝重,说道:“如今春耕将近,官府务必要组织好春耕,保证百姓能完成春耕,实在是无法完成的,官府可以派出士兵协助。打了这么久的仗,虽然交战的地方不在益州,却损失了无数的壮年男子,所以必须要保证今年的春耕,让百姓能挨过今年。”

    顿了顿,王灿又说道:“官府有足够的余粮,那就不要屯着了,可以开仓放粮,赈济百姓。现在战事结束,所有的切都要围绕着百姓的展考虑。只有百姓的生活好了,百姓有衣可穿,有饭可吃,有屋可住,我们益州才能蓬勃展。”

    王灿语气低沉,显得有些凝重。

    程昱知道春耕的重要性,立刻答应了下来。

    两人商议完公事后,程昱脸上的表情立刻生了变化,说道:“主公,昱有件事情想询问主公,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灿哈哈笑道:“仲德公,若是奉孝心有事,肯定不会询问,而是直接说出来。我与仲德公相识相知也接近七年时间了,难道仲德公还不了解我么?有什么事情直接说,不用支支吾吾的。”

    程昱面色依旧,没有因为王灿的话而改变。

    郭嘉有郭嘉的处事方法,他也有他的为人处事之道。程昱挺直了身体,神色严肃,抱拳问道:“主公欲称帝耶?”

    王灿问道:“仲德公何出此言?”

    程昱正色道:“主公击退了袁绍、曹操、袁术、吕布和刘备的大军,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也称得上是战功赫赫,但这并不足以成就帝王霸业啊!法正刚回到成都,就开始大肆的采办木材,又招募无数的匠人,而且还挑选了许多道士诩勘查风水,这么大的动作令无数人开始揣测主公要做什么?更有甚者,已经传言说主公欲修建皇宫,准备登基称帝。”

    “啊??”

    王灿惊呼声,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他眉头皱起,略显得不高兴,法正办事怎么如此大张旗鼓,太惹人注目了。

    唉,终究是太年轻了!

    程昱见王灿眉头皱起,心咯噔下,以为王灿真的打算称帝了。现在刚结束了诸侯围攻益州的事情,若是此时称帝,无疑又要掀起巨大的波浪,将益州放在风口浪尖上,很可能将益州也陷入危机。

    不仅如此,若是诸侯卷土重来,攻击的浪潮将会更大,益州更危险。

    程昱深吸口气,沉声问道:“主公当真准备称帝?”

    王灿摇摇头,说道:“仲德公说笑了,我虽然取得了几次胜利,脑子还是清醒的,没有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大汉朝虽然名存实亡,但我岂能不知道称帝的后果是什么?我让法正采办木材,招募工匠,选定地址,是为了称王做准备的。”

    “称王?”

    程昱听后,脸色终于放松了下来。

    他仔细的思虑番,说道:“主公称王,倒也符合道理。”

    称王和称帝完全是两回事,称王即使有逾越之处,有不尊汉室的嫌疑,但称王还是在大汉朝的框架之下,但称帝完全是悖逆了大汉朝,和大汉朝抗衡,肯定要掀起滔天巨浪。益州经历了连番大战,需要定的时间来休息,称帝肯定是行不通的。

    王灿暗骂法正做事轻浮,这才回来的第二天,就弄得人尽皆知,太招摇了。

    法正太年轻,还需要磨砺才行。

    王灿右手的指轻轻的敲打着案桌,吩咐道:“仲德公,你老成持重,称王的事情由你接手吧,让法正给你做副手。至于城的舆论,让王越出手,扭转局面。”

    “诺!”

    程昱听了后,答应了下来。

    说完这件事情后,程昱立刻离开了。

    就在程昱刚离开书房后,又有府上的侍从说蔡邕请王灿去议事。

    王灿听后,以手抚额,脸上的表情顿时阴沉了下来。很显然,又是关于称帝的事情,否则蔡邕不可能找他议事。王灿烦躁无比,心暗骂法正,本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却被法正弄得人尽皆知,太不靠谱了。

    王灿离开书房,来到蔡邕的书房。

    他恭敬的朝蔡邕行了礼,然后才在书房坐下。

    蔡邕的表情非常凝重,沉声问道:“为先,你准备称帝了么?”

    王灿心里冤枉啊,耐着心思说道:“老师,弟子没有称帝的想法,这都是谣传。”

    说完后,王灿又耐着心思解释了番,好说歹说终于把蔡邕老头子说服了。虽然蔡邕默认王灿称霸方,没有过问王灿的事情,但王灿要是第个跑出来颠覆大汉朝的名义,老头子心里肯定不高兴。

    蔡邕听了王灿的解释,脸色才缓和了下来。

    两人又说了会话,王灿才起身离开。他走出蔡邕的书房,长长地舒了口气,感觉背脊都打湿了,和老头子说话真不容易啊。

    ps:四更之。又是周了,又遭到无数次的爆菊,兄弟们,请诸位高抬贵手,点下投鲜花,帮扶小东把。周的鲜花很重要,求上榜,小东在此拜谢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