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蔡邕的目的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迎接王灿返回,已经不是第次了。≧  <.<≦1ZW.

    昔日王灿参加诸侯讨董,领兵返回汉的时候,程昱和蔡邕就曾经在南郑城外迎接王灿,只是这次换了地方,改在成都东门外,没有搞什么五里、十里外迎接,仅仅是简单的在城门外迎接王灿,等着王灿率领大军返回。

    蔡邕身穿黑色儒袍,头戴古冠,银白色的头梳理的丝不苟,显得精神矍铄,老当益壮,他拄着根拐杖,身体却挺得笔直。

    历史上,蔡邕在四年前就被王允下狱杀了,因为王灿的到来,蔡邕仍旧活着,反倒是王允如同历史上的结局样,早早的死了。

    时至今日,蔡邕已经六十五岁,古人说人到七十古来稀,能活到七十岁的人是很罕见的,非常稀少。蔡邕能活到这个年龄,在益州是属于活化石的人物,德高望重,名望日益增长。正因为蔡邕在益州定居,才吸引了大批的士子前来益州。

    这些士子无非是想和蔡邕见面,或者是想得到蔡邕的点评。

    似蔡邕这样的大儒,年龄越高,威望也就高。

    王灿拜蔡邕为师,让蔡邕坐镇成都,就能不断地吸引士人来益州展。蔡邕在益州,简直是称得上是定海神针,俗话说家有老如有宝,便是这个道理。

    相比于蔡邕,程昱的年龄略小,但也年近六旬,是王灿麾下的元老级人物。

    两人站在最前面,小声的说着话。

    贾诩、李儒、郭嘉和荀攸四人也小声的窃窃私语,说的是关于北方的战事。

    至于典满、黄叙、赵云、周仓、裴元绍、严颜等军将领,也讨论着王灿返回成都的事情。尤其是典满和黄叙两人,此番黄叙跟着郭嘉和荀攸寸功未立,而典满却斩杀丑,立下大功,两个少年不停地斗着嘴,脸上却挂着笑容。

    阳春三月,艳阳高挂。

    金灿灿的阳光洒落下来,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王灿麾下的重要武官员都在城门外等候,周围还有许多的百姓在观望,讨论着生了什么事情。

    百姓当,有两个须皆白的老者昂然而立。

    这两个老人身体都瘦削清癯,面颊如刀削斧砍,虽然脸上布满了褶皱,但眼眸却凌厉无比。两人站在人群,身体挺得笔直,如同是青山苍松,让人无法轻视。这两个老人站在百姓有说有笑,显得很高兴。

    因为王灿的返回,成都彻底沸腾了起来。

    “来了,回来了!”

    不知何时,也不知道是百姓嚷嚷了声,还是等待王灿的官员大吼了声,但不管如何,这声大吼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当所有的目光聚焦到远处,只见黑压压的大军缓缓行驶过来。

    大军前方,王灿骑着马行来。

    身后,跟着法正、徐庶、庞德、陈到和张任等军武。

    王灿穿着套金色铠甲,头戴金盔,身后披着大红色的披风。他骑着乌骓马上,腰间悬挂柄汉刀,缓缓行驶。

    金灿灿的阳光照耀在王灿身上,将王灿衬托得威风凛凛。随着距离的拉近,王灿的面貌也清晰的映入百姓的眼眸,只见王灿长得剑眉朗目,英武不凡,威严无比,但嘴角的丝笑意却给人种温和的感觉,令人啧啧称赞。

    百姓的两个老人看见后,眼睛亮。

    站在左侧的老者说道:“童老儿,你倒是收了几个好弟子。赵云站在迎接的将领简直是鹤立鸡群,张任那小子骑在马上提着杆长枪也洋洋自得,你这两个使枪的弟子都在王灿麾下效力,你童老儿脸上有光了。”

    老者口的童老儿名叫童渊,是赵云和张任的师傅。

    站在童渊身旁的老人名叫邓展,是有名的剑师,剑术非常厉害。

    童渊听见邓展说话,立刻反驳道:“邓老儿,你不会说话就闭嘴,什么叫鹤立鸡群?什么叫洋洋自得?我的弟子都是谦逊有礼的人,怎么会像你那样贬低别人。”说话的时候,童渊语气还是颇为自得。

    邓展哼了声,说道:“哟呵,你还矜持起来了。”

    童渊老眼瞪大,说道:“今天不和你斗嘴,我得琢磨下王灿的为人如何?”

    邓展闻言,也不说话了,两人都看向王灿。

    两人在益州定居有段时间了,对王灿这个从黄巾贼步步崛起的人颇感兴趣。正因为如此,两个老头子才会闲得无聊跑到城门外来观看王灿返回成都,想要借机看下王灿到底是怎么样的个人物。

    此时,王灿已经接近了城门。

    他看见蔡邕和程昱都拄着根拐杖在城外迎接,心暗说都把年纪的人了,何必要出来迎接呢?

    然而,王灿心又有点小虚荣心。

    面对如此的场景,不管是谁,心都会喜欢的。

    王灿拉住马缰,在距离蔡邕和程昱还有段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然后翻身下马,朝蔡邕和程昱走去。这两个老人,个是他倚重的谋士,个是他尊敬的老师,必须以礼相待。王灿下马后,跟着王灿返回的陈到、张任等将领也纷纷下马,牵着马往前走。

    王灿走到蔡邕身前,弯腰长揖了礼,恭敬的拜道:“弟子王灿,见过老师!”

    虽然王灿是蔡邕的女婿,不过他习惯了以弟子之礼拜见蔡邕,即使娶了蔡琰后也没有改变称呼,依旧称呼蔡邕为老师。

    蔡邕点点头,笑着扶起王灿,说道:“好,好!”

    蔡邕连说了两个好字,褶皱的脸上露出激动的神情。

    王灿拜见蔡邕后,刚准备说话,程昱就揖礼拜道:“昱,恭喜主公得胜归来!”

    王灿并没有长揖还礼,而是微笑着点头说道:“仲德公辛苦了!”简单的六个字,却让程昱险些老泪纵横。都说王灿领兵在前线打仗非常的辛苦,但他在后方供给粮草军械,梳理益州内政,每件都极为的麻烦,这其的辛苦冷暖自知,只有他自己知道。

    王灿句话,让程昱激动无比。

    程昱稳住激动地情绪,说道:“主公,请入城!”

    王灿点点头,摆手道:“老师,请!”

    蔡邕和程昱不同,蔡邕没在官场做官,仅仅是王灿的老师兼岳父,地位简直是无人能比,所以能和王灿随意的说话。然而,程昱则不同,不管程昱功劳有多高,都是王灿的下属,做事情都得恭敬谦卑,不能有丝毫逾越。

    蔡邕听了王灿的话后,说道:“走,为先随我道入城。”

    说罢,蔡邕拉着王灿的手,缓缓的朝城内走去。

    程昱、贾诩、李儒、郭嘉、赵云等人跟在王灿身后,也缓缓地入城。蔡邕拉着王灿进城的幕落在周围观看的百姓眼,无疑是尊师重道的感人场景。

    事实上,这也是蔡邕给王灿增加人望,让更多的士子认同王灿,归附王灿。

    大军入城,百姓也逐渐的散去了。

    ps;四更之三,新的卷了,拜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