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大胆建议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上庸城,城门大开。 <.≤≤1<ZW.

    源源不断的士兵进入城,进驻上庸城。

    王灿带着徐庶,以及麾下的几万大军赶到上庸城。当王灿进入县府后,听法正禀报消息,当王灿得知关羽被周泰、陈到和张任联手杀死,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关羽竟然被杀了,这消息让王灿惊得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惊讶!太让人惊讶了!

    关二爷之名,在后世绝对是响彻寰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演义,关羽斩华雄,杀颜良,诛丑,千里走单骑,水淹七军,单刀赴会……桩桩,件件,都是令人侧目惊叹的事情。然而,因为王灿的到来,关羽还没有来得及绽放出璀璨的光辉,就被周泰三人联手杀死,如此悲凉的结局让王灿连连叹息。

    到最后,法正说吕布也被杀了。

    王灿听了后,伸手挠了挠头,这战好大的杀气啊!

    先杀关羽,再杀吕布,当真是杀气冲霄。

    李儒和贾诩领兵抵御袁绍时,黄忠和典满等人斩杀了颜良和丑,取得了巨大的胜利。然而,法正这边的战斗更加精彩夺目,或许关羽的名气没有颜良、丑响亮,但对于王灿来说,斩杀关羽不啻于平地里的声炸雷,令人错愕,也令人惊喜。

    王灿听完法正的话后,命人将参战人员的功劳记下。

    现在还在交战,不可能封赏,故此所有人的功劳都必须记录在案。

    不过,王灿得知周泰身受重伤,吕蒙重伤昏厥,颗心立刻吊了起来。王灿让法正处理军务,又让徐庶处理政务,然后又夸奖了典韦、甘宁、庞德、陈到和张任番,才带着典韦去慰问周泰。

    ……

    县府后院,周泰的院子。

    周泰在城楼上指挥士兵的时候,心都想着守住上庸城,即使背后的伤口裂开也没有注意到。但是当他返回县府接受治疗的时候,就感觉到后背开始疼痛了,不管是坐着、站着、俯卧着,都感觉浑身不自在,好像要撕裂伤口般。

    王灿带着典韦进入院子的时候,周泰正在院子溜达,陷入了苦恼当。

    后背上的伤口,没有个月的时间,不可能恢复如初。

    周泰听见脚步声传来,回头看去,现是王灿来了,立刻转身朝王灿走去。他边走,边拱手准备行礼,但是双手抬起的时候立刻拉动了背后的伤口,疼得周泰龇牙咧嘴,忍不住倒抽了几口凉气。

    王灿赶忙向前疾走两步,上前去握着周泰的手,说道:“幼平,你有伤在身,不用行礼,坐下休息吧!”

    周泰笑说道:“多谢主公挂怀,末将已经好多了。”

    王灿摇摇头,说道:“你和陈到、张任斩杀关羽,折掉了刘备条臂膀,大功件啊!此番刘备失去了关羽,只剩下张飞人,以后对付刘备就好多了。幼平啊,你这身伤,换来了我益州将来的通天坦途,孤在此感谢幼平了。”

    这番话,有夸大的成分。

    但是,王灿却需要这样的效果。

    身为上位者,他若是连下属都不关心,没有丁点安慰夸奖的话,很难让麾下的将领效命,人家为你拼死拼活的卖命,你连话都不吱声,不安慰番,就算心里不说,肯定有其他的想法,故此适当的夸大是必须的。

    王灿几句宽慰的话,轻易的就能增加周泰对于王灿的忠诚,让周泰觉得受了伤都值,没有白跟着王灿打江山。

    周泰闻言,咧开嘴笑说道:“能为主公效力,是卑职的福气。”

    顿了顿,周泰话题转,说道:“主公,卑职听说典将军和兴霸几人斩杀了吕布,这可是惊天动地的事情啊!”

    王灿点点头,说道:“斩杀吕布是大功件,斩杀关羽也是如此。”

    王灿和周泰说了番话,又宽慰周泰好好养伤。

    最后,王灿起身离开了周泰休息的院子,朝吕蒙休息的院子行去。

    吕蒙的伤势比周泰更严重,不仅是小腹左侧被方天画戟刺伤,连肋骨也被方天画戟划伤。他躺在床榻上,脸色苍白,神色疲惫,嘴唇也有些干裂开来,虽然小腹的伤口上了药,缠上了层层的白纱巾,但血丝渗透出来,还是染红了纱巾。

    王灿走进屋子的时候,吕蒙已经清醒了过来。

    吕蒙眼见王灿走来,有气无力的说道:“老师,弟子不便行礼,请老师谅解。”

    王灿淡然笑,摆手将身后的人打了出去。

    他坐在床榻旁边,轻声说道:“昨天夜里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若非你刀劈吕布的后背,拖住吕布,甘宁和庞德也难以短时间内杀死吕布。你此番领兵击败袁术,又领兵杀死吕布,立下了大功,老师有你这样的弟子也感到自豪。”

    吕蒙听完王灿的话,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抹笑容。

    他击败袁术,杀死吕布,打响了他吕蒙的名字。自昨日之战后,天下人也会知道有个叫吕蒙的人。

    吕蒙想了想,说道:“老师,弟子求您件事情。”

    王灿说道:“你说,老师定答应。”

    吕蒙缓缓说道:“此战杀死吕布,击败袁术,刘备麾下大军也死伤惨重,刘备和袁术已经不足为虑,再加上关的局面已经平定下来,弟子猜测大军不久后就要班师返回成都,因此想请求老师让弟子留在上庸,等养好伤后再回去。”

    王灿脸不解之色,问道:“成都气候温和,更适合养伤,为何不回去呢?”

    吕蒙咧开嘴,嘿嘿笑,说道:“弟子若是回去,娘亲肯定知道我受了重伤,又要担惊受怕,请老师瞒住娘亲,等弟子身体恢复后,再返回成都。”

    王灿深吸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小子,考虑事情很周全嘛。

    王灿又和吕蒙说了会儿话,才转身离开了院子。虽然刘备、袁术都被击败了,但刘备的实力不容忽视,所以王灿必须得解决刘备的问题,才能除掉益州东面的威胁。

    县府,书房。

    王灿派人将法正找来,宾主落座。

    王灿吩咐道:“孝直,关羽既然被杀死,你派士兵将关羽的尸送回去。关羽是刘备的二弟,两人感情很深,旦刘备知道关羽被杀,很可能会迁怒送还尸体的士兵,因此送棺材的士兵不要接近刘备的营地,只需要将棺材放在官道上,让刘备的人知道就可以了,这件事情由你亲自处理。”

    “诺!”

    法正抱拳应下,脸上却露出犹豫的表情。

    王灿见此,立刻问道:“孝直,有什么事情直接说,不要犹豫。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不会不听忠言逆耳。”

    法正摇头道:“主公,不是忠言逆耳,而是卑职的想法。”

    王灿问道:“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法正目光灼灼,沉声说道:“天子罹难,群龙无,如今群雄并起,诸侯争霸的格局已经形成,主公更是诸侯的王者,败袁绍,退曹操,斩吕布,每件事情都让诸侯为之畏惧。现在主公稳定益州,平定关,何不再进步,君临天下!”

    番话,说得王灿脸色大变。

    ps:四更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