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死无全尸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吕蒙不断地往后退,想要摆脱吕布的纠缠。  <.≤﹤1ZW.

    然而,吕蒙往后退的同时,吕布闪电般躲开了劈下来的长刀,立刻前进,跟上吕蒙。吕布心冷笑,戟尖用力的往右划,嗞啦声,如同是划破了柔软的锦缎般,声音有些此二人,戟尖和肋骨摩擦,刮骨的疼痛让吕蒙仰天大吼。

    “啊!!”

    战场上,响起吕蒙撕心裂肺的大吼声。

    前瞬间,吕布的后背上被吕蒙刀劈了条血痕,疼得吕布撕心裂肺。

    这刻,吕蒙仰天长嚎,那锋利的戟尖和肋骨接触,好像是万虫噬骨样痛彻心扉,剧烈的疼痛让吕蒙的身体都忍不住颤栗了起来。吕布森冷笑,不为所动,他虽然身受重伤,却要让重创他的人更加悲惨,让吕蒙知道伤他的后果有多严重。

    吕蒙的长刀没有影响到吕布,唯有考虑其他的办法。

    他咬着牙,伸手闪电般抓住了身体前方的戟杆。他用力的攥住方天画戟的戟杆,让吕布无法削过小腹。

    如此来,吕布的力量虽然大,却难以短时间内挣脱吕蒙的手。

    “嗞啦!”

    正当此时,铠甲撕裂的声音响起。

    典韦奋力挥出铁戟,锋利的戟尖和吕布后背上的铠甲接触在起。戟尖所过之处,吕布身上的铠甲全都破裂,那损坏的铠甲再也无法留在吕布身上,落在了地上。戟尖刺破皮肤,吕布布满伤痕的后背上又增添了条尺长的口子,疼得吕布死去活来。

    这刻,吕布的后背血肉翻飞,鲜血如注。

    尺长的伤口如同是爬行的蜈蚣虫样,令人感到头皮麻。

    吕布咬着牙,忍着痛,还是想杀死吕蒙。

    他忍住后背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握住方天画戟继续用力。生死攸关,吕蒙当然不可能让吕布得逞,他倾尽全力的死死攥住吕布的戟杆,用力的往外拔,同时身体也继续后撤,想将方天画戟从身体抽出来。

    粘稠的血液,从吕蒙小腹处流淌了出来。

    吕蒙面色苍白,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重创。

    庞德眼见吕蒙重伤,心非常担心,急忙挥舞着长刀朝吕布的脖子削去,想杀死吕布,以此来解救吕蒙。

    吕布的方天画戟被吕蒙抓住,而庞德的长刀又削来,即使吕布能杀死吕蒙,他也得被庞德杀死。无奈之下,吕布握住方天画戟奋力的往前探,顷刻间,方天画戟继续刺入吕蒙小腹左侧的身体里面。

    吕布向前刺,吕蒙猝不及防之下没能抓稳方天画戟,而吕布则趁着吕蒙没有抓稳戟杆的瞬间,将方天画戟抽了出来。

    他必须要挡住后方,否则脑袋都要被削掉了。

    吕布神色狰狞,再也没有看吕蒙眼,迅的挥出方天画戟格挡庞德的长刀。

    此时,吕蒙感觉小腹如刀绞般,疼痛无比,殷红的鲜血从吕蒙的小腹处汩汩流淌出来,染红了他的下半身。

    吕蒙深受重创,感觉浑身乏力,脑袋晕乎乎的。

    遇到这样的情况,吕蒙赶紧收回长刀,用刀拄在地上,才堪堪站稳。

    吕蒙的情况惨不忍睹,但吕布也相去不远,他的后背也是鲜血淋漓,血肉翻飞。吕布挥出方天画戟格挡庞德长刀的时候,典韦继续挥出铁戟,让吕布疲于应付。他后背有两条大伤口,已经流失了过多的鲜血,身体也难以承受。

    鲜血的流失,剧烈的疼痛,让吕布的精神有些恍惚。

    刹那间,甘宁欺身而上,接近了吕布的身前。只见甘宁双手持刀,神色冷漠,倾尽全力将横江刀拉过吕布的小腹。

    “噗!”

    眨眼工夫,横江刀划破衣甲,从吕布的小腹划过去。

    衣甲破裂,鲜血横流。

    在这前瞬间,吕布脑还想着破开吕蒙的肚腹。此时此刻,他的小腹却被甘宁刀破开,刀刃所过之处,喷涌出粘稠的鲜血。

    吕布想提起方天画戟劈砸甘宁,但他竟然提不起力量。小腹和后背的道道伤口,让吕布流失了无数的鲜血,也让吕布难以提起力量。他倾尽全力挡住庞德的刀,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典韦的铁戟已经落下。

    吕布的力量耗尽,还没有来得及提起力量,无法挡住典韦的铁戟。

    “铛!”

    巨大的响声响起,吕布的方天画戟直接脱手了。

    庞德见此,知道机会来了。他瞅准机会,长刀闪电般削出,划过吕布的喉咙,将吕布的脑袋削掉。方天画戟落在地上的时候,吕布的脑袋也同时落下,紧接着,吕布的尸体轰然倒在地上,光滑如镜的脖颈上不停地喷涌出鲜血,染红了地面。

    “吕布以死,降者不杀!”

    甘宁见吕布被杀,立刻大声嘶吼,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

    这句话如同晴朗天空下骤然响起的声炸雷,让吕布麾下的士兵傻眼了。

    吕布武艺绝伦,所向无敌,是军的战神,是所有士兵的精神支柱,吕布被杀死,所有士兵心的支柱轰然倒塌,抵抗的勇气也骤然消失。因为连吕布都抵挡不了,他们这些虾兵蟹将能起作用么?

    许多士兵选择了逃逸,或者是跪地投降。

    这幕,几乎是转瞬间就生了。

    典韦是唯没有受伤的,他看见吕蒙拄着长刀,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急忙跑上前去托住吕蒙的身体,说道:“阿蒙,坚持住!”

    吕蒙模糊间看见吕布被削掉了脑袋,心顿时松了口气。典韦托住他的身体,吕蒙手的长刀也哐当声掉落在地上,他急促的说道:“典叔,吕布被杀死了,此战也达到了目的,立刻撤回上庸城,要快,要快!”

    声音落下,踏踏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张虎急匆匆的跑来,抱拳道:“报,刘备带着大军杀来了,正朝我们的方向杀来。”

    吕蒙听,立刻急了。

    他身受重伤,气息显得有些微弱,声音嘶哑,急忙说道:“典叔,不要交战了,立刻后撤。”说完后,吕蒙再也忍不住,突然晕厥了过去。他被吕布戟戳小腹,受伤太重,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吕蒙死死支撑住。

    典韦抱住吕蒙,吩咐道:“张虎,你带阿蒙后撤,我们三人垫后!”

    “诺!”

    事关吕蒙的安全,张虎没有拒绝,直接答应了下来。他立刻接过吕蒙,将吕蒙抱起来,带着士兵快往后撤。

    典韦看了眼吕布的尸体,吩咐士兵将吕布的尸体收拢起来。

    旋即,典韦吩咐道:“兴霸、令明,你们两人随我垫后,负责大军后撤!”

    虽然刘备带兵杀来,但典韦带兵果断的后撤,没有让刘备追上。

    况且,还有吕蒙留下的千士兵掩护,大军迅的往上庸城撤去。至于吕布麾下的士兵,根本没有人去搭理。这些士兵见吕布被杀死,早就被吓破了胆,逃的逃,投降的投降,没有个士兵站出来抵抗。

    他们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典韦撤走。

    群士兵,静默无声。

    等典韦、甘宁等人带着士兵离开后,这些士兵轰然出欢呼声。至于吕布的死,他们没有放在心上,没有为吕布感到悲伤,只是为自己活下来而庆幸。

    人心如此,吕布死了也是白死。

    ps:四更之,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