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吕蒙遭到重创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吕布满怀希望的等刘备兵来救他,却不知道他寄希望于刘备救援的时候,已经被刘备阴了把,连派去传递消息的士兵也被斩杀殆尽,个不留。≧   ≦.≦1ZW.

    常言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刘备心软收留了无处可依的吕布,但吕布却夺了刘备的徐州。

    如此大仇,刘备不可能忘记的。

    刘备从征讨黄巾开始,直都是寄人篱下,奔波了半生,好不容易有了徐州之地,有了自己的地盘,到头来却因为心软被吕布夺走了,这样的仇恨让刘备咬碎了钢牙,恨到了骨子里面,碍于当时的形势,刘备不得不向吕布低头。

    吕布让刘备驻扎在小沛,以为刘备没有记恨他,却不知刘备是隐忍不,等待机会。

    如今,吕布深陷重围,刘备立刻就落井下石。

    吕布若是没有将刘备得罪得狠了,刘备也不可能作出斩杀传信士兵的事情。吕布当然不知道刘备的做法,但他此时面对典韦、甘宁、吕蒙和庞德联手攻击,已经是岌岌可危,身上也多处负伤,左肩和后背都被划出了几条口子,殷红的鲜血流溢出来,染红了后背。

    吕布估算着时间,觉得刘备差不多该到了。

    然而,刘备的士兵却迟迟没有来。

    吕布遇到这样的情况,心开始焦急起来。

    他想要突围,却无法冲出去。因为他是徒步厮杀,而另外四个人也是徒步厮杀,这样的杀戮方式使得吕布根本逃不掉,时刻都被典韦四人围起来,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攻击,危险重重,没有丁点机会突围出去。

    时间逐渐流逝,吕布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

    不过,甘宁和庞德也受了点轻伤。

    两人都是拼着受伤,也想要杀死吕布,所以才会受伤。

    甘宁的小腹处被划了道口子,伤口不深,仅仅是破开了保护小腹的铠甲,划破了皮肤,所以伤势不重。庞德的左肩也吕布的戟尖擦过,划出了道伤口,血丝从伤口渗出来,染红了庞德的左肩。

    四个人,唯有吕蒙和典韦没有受伤。

    但是,典韦已经彻底的狂暴起来,好似尊魔神样。

    他眼只有杀戮,定要杀死吕布。

    所谓无第,武无第二。典韦的武艺在王灿麾下绝对是数数二的,他也有自己的傲气,不甘落后于吕布。现在和吕布交手,典韦纵然是拼着受伤,也想杀死吕布。典韦杀红了眼,拼命的挥舞着两柄铁戟。

    铁戟杀出,不断的和吕布的方天画戟碰撞。

    “铛!铛!……”

    连串的金铁交击声响起,两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撞击。典韦连番出手,倾尽了权利,略显黝黑的面颊逐渐的涨红了起来。

    这不是吐血时的潮红色,而是倾尽全力而涨红了面颊。

    吕布见典韦不要命的拼杀,也感觉头皮麻。

    他咬紧牙关,死死地坚持着,不到最后,绝不服输。只是眼前的四个人都是流的人物,而且都不要命的攻击,非常棘手。

    吕蒙神色凝重,边挥刀攻击吕布,边仔细的打量着吕布的破绽。

    四个人,吕蒙的脑子最灵活。

    虽然吕蒙和吕布拼命,却没有忘记冷静的分析眼前的情况。

    “机会来了!”

    突然,吕蒙心喜,眼闪过道精芒。因为吕布面对庞德、甘宁和周泰的攻击,抵挡三人的时候,背后露出了大片的空挡。更重要的是典韦、庞德和甘宁牵制住吕布,让吕布暂时难以抽身抵挡他。

    大好机会,不容错过,吕蒙深吸口气,抡起长刀闪电般劈了下去。

    刀划过长空,快若闪电。

    通红的火光下,只见道银白色的匹练闪而逝。

    “哗啦!”

    清脆的声音响起,吕布后背的铠甲瞬间就被长刀划破了。旋即,刀刃入肉,立刻响起噗嗤的声音。

    锋利的刀刃破入血肉,在吕布的后背上由上往下划过,深深的留下了条近尺半长的伤口。这刀劈到了吕布的左肩上,从左肩往下拉下去,横贯了吕布的整片后背,伤口深达三寸,可以说是惨烈无比。

    刀刃所过的地方,鲜血喷溅,血肉翻出,露出了森白的骨头。

    “吼!”

    吕布身体怔,猛地睁大了眼睛。

    剧烈的疼痛让吕布仰天狂啸,撕心裂肺的吼声在战场上响起,令人闻之而色变。吕布咬着牙,怒喝道:“小畜生,我要剐了你!”声音落下,吕布拼命的挥舞着方天画戟,瞬间狂暴了起来,如同是凶兽降临,气息暴戾吓人,让人头皮麻。

    吕布气息爆出来的瞬间,庞德感到心惊胆颤。

    这样的其实,才是在战场上杀戮后养成的气势,让人难以抵挡。吕布如同远古凶兽,浑身散出来的暴戾气息让人如堕血海深远,心冷。

    甘宁瞪大了眼睛,也惊讶于吕布的气势。

    恐怖!太恐怖了!

    普天之下,唯有吕布才有这般吓人的气势。

    唯有典韦神色波澜不惊,身体不动如山,继续挥舞着铁戟,想阻止吕布。然而,吕布奋力挥出方天画戟,直接将三人的武器挡了回去,旋即收回方天画戟,转身就杀向吕蒙。方天画戟如同天空闪而逝的闪电,眨眼间就刺到吕蒙的小腹。

    吕布气息变化的瞬间,吕蒙就知道情况不对劲儿了。

    吕布这厮,彻底的爆了。

    但是吕蒙刚准备后撤的时候,吕布已经转身杀了过来。

    方天画戟的度太快了,根本不容吕蒙后撤。吕蒙无奈之下,只能收回长刀抵挡,想挡住吕布的方天画戟,可巨大的力量和方天画戟碰撞后,竟然没有半点反应,仅仅将方天画戟的方向改变了,让方天画戟的位置偏移,没有对准他的小腹。

    “叮!”

    戟尖刺到吕蒙小腹处的铠甲上,声脆响,然后戳穿了铠甲。

    “噗!”

    戟尖势如破竹,立刻刺入血肉当。虽然戟尖没有刺吕蒙的小腹,却也刺到了吕蒙左侧肋骨下的血肉。

    戟刺进去,吕蒙就感觉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

    疼!实在是太疼了!

    吕蒙咬牙忍着痛,握紧了长刀,想要劈砍吕布,缓解局面。

    吕布见此,冷哼了声,却还不甘心。他握紧戟杆,戟尖猛地转,戟刃平放,想戟横削吕蒙的小腹,将吕蒙拦腰削过。

    若是吕蒙被吕布的方天画戟削过小腹,纵然他有九条命也难以活下来。关键时刻,吕蒙还是忍着痛,脚下用力,快的往后退,想避开吕布的方天画戟。与此同时,吕蒙继续挥舞长刀劈向吕布的脑袋。

    刀落下,即使无法劈吕布,也能牵制吕布。

    ps;四更完成,收工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