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吕布的办法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吕布眼见刘备和陈宫拍拍屁股走人了,心只能干着急。 ≥ ≦.≤≦1﹤Z﹤W≤.

    他无法摆脱陈到和张任的纠缠,也无法避免悍不畏死的士兵继续冲上来,但吕布还是逐渐的后撤,步步的往女墙边缘撤去。

    女墙外面,正好放着架云梯,可供吕布下去。

    然而,吕布没有急着爬上云梯下楼,而是在击退冲来的士兵后,脑袋闪电般伸出去的打量了番城楼下的情况。

    他看见城楼下的情况后,心冰凉冰凉的。

    因为城楼下的士兵全都舍弃了云梯,都在不断地后撤,已经没有士兵撑住云梯。旦吕布爬上云梯想要下楼去,陈到和张任肯定会跑上来推翻云梯,而他还在云梯上,若是直接倒下去,肯定摔得七荤素,甚至有可能直接摔残。

    吕布看着周围的士兵,恨得牙痒痒。

    张飞后撤的时候,大军还在继续攻打上庸,城楼下也有士兵保护云梯,可轮到他想要后撤的时候,士兵全都跑了,竟然没有士兵保护云梯。

    可恶!太可恶了!

    早知如此,他就应该和张飞起救援刘备。

    可惜,吕布只能在心埋怨几句,他现在必须面对陈到和张任。

    此时的吕布,心已经没有和陈到、张任较量的心思,心不断地盘算着怎么样才能撤下去,返回军。他必须尽快的想出解决的办法,否则等到大军都撤走了,就剩下他个人在城楼上拼杀,很可能被城楼上的士兵团团包围。

    到时候,他遭到无数的士兵围攻,必死无疑。

    陈到见吕布心不在焉,心想着其他事情,猛地大喝道:“吕布,你若是立刻投降,本将保证向主公举荐你,为你加官进爵。”陈到边挥舞着长枪,边大声喝喊,他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想降低吕布抵抗的心思,让吕布无心抵抗。

    只是,吕布门心思想撤退,根本不搭理陈到。

    张任接着吼道:“吕布,刘备和陈宫已经撇下你了,你没有士兵保护,负隅顽抗是没有用的,我劝你立刻投降,否则陈宫和刘备勾结在起,你回去肯定是送死。”张任满口胡话,纯粹是瞎编乱造,却让吕布更加烦躁起来。

    吕布忽的咆哮道:“纵然是王灿亲自站在本将的眼前,也没有资格让本将投降,更何况是你们这些小喽啰,滚开!”

    “叮!叮!”

    吕布快的挥舞方天画戟,兵器碰撞的声音连续不断的响起。

    他靠着女墙,心团乱麻。

    蓦地,吕布突然想到了个主意。

    他咬咬牙,下定了决心,然后大吼道:“杀!”巨大的咆哮声在城楼上响起,吕布突然生了变化,如同是下山的猛兽,变得凶狠暴戾,似乎是撕掉了脸上温尔雅的面具,突然间凶性毕露,疯狂的杀向攻击他的长矛兵。

    “噗!噗!”

    方天画戟闪电般掠过长矛,削在了士兵的喉咙上。

    锋利的戟尖划过,立刻喷溅出殷红的鲜血,几个士兵倒在了地上,身体忍不住的抽搐了两下,没有了动静。恰在此时,陈到和张任的长枪刺来,快的刺向吕布身上的要害,吕布哼了声,方天画戟猛地收回,直接撞在两杆长枪上,将陈到和张任的枪杆撞开了去。

    他改风格,变得如同洪水猛兽,凶猛霸道,令人头皮麻。

    任谁都能明白,吕布豁出性命拼杀了。

    士兵虽然悍不畏死,能够不断地冲杀,但心还是畏惧吕布的,即使是陈到和张任两人负责拖住吕布,也感到心怵。

    吕布见此,嘴角勾起了抹笑意。

    他脚下跺,趁着没有人冲上来的时候,身子猛地后退,如同猿猴般跃上云梯,然后往下爬。吕布的度非常迅,不是单纯的梯梯的往下撤,而是快的往下滑,眨眼工夫就已经在半腰了。

    陈到和张任冲上来,准备将云梯推翻,可就在这时候,吕布竟然握住了方天画戟的前端,猛地用力,握住方天画戟往上削。

    “嚓咔!”

    锋利的戟尖削在吕布头上的梯子上,立刻将云梯削断了。云梯上方少了截儿,失去了支撑的地方,立刻又往城墙内倒去。

    “砰!”

    云梯新的顶端撞在城墙上,摇晃了两下,却又稳住了。

    吕布站在云梯上,嘿嘿直笑。他想出来的办法虽然有些冒险,但还是可行的。如今云梯少了截儿搭在城墙上,陈到和张任不可能再推到吕布攀爬的云梯。陈到和张任相视望,脸上露出苦笑。

    两人本以为拖住吕布,让吕布无法下城楼,却没想到吕布竟然想出这样的办法。

    此时,名士兵快的抱起块石头,往城楼下砸去。

    石头呼啸声,直奔吕布的头顶。

    吕布虽然魁梧高大,但手脚灵活,身似猿猴,在云梯上左右腾挪,快的闪开了呼啸着落下的石头。正当吕布心窃喜要落地的时候,城楼上的个个士兵都抱起石块,往吕布扔来,密集的石头扔下来,让吕布嘴角不停地抽搐

    好家伙,这也太多了吧!

    吕布只能边下云梯,边挥舞着方天画戟保护头顶。

    “嘭!”

    虽然吕布护住了自己的脑袋,保护着脑袋没有被石头砸,但还是有块石头砸了吕布的左肩。好在吕布身上穿着铠甲,又不停地往下滑,虽然被撞了下,但吕布还是稳当的下了云梯,躲开了陈到、张任以及城楼上士兵的攻击。

    吕布双脚踩在地上,快奔跑出段距离,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他右手放在嘴,吹响了口哨。

    陡然间,声尖唳的声音在战场上响起。

    然而,声音落下后,战场上却没有任何的动静。赤兔马没有快的飞奔过来,也没有出现在吕布的视线。吕布见此情景,突然暴躁了起来,提着方天画戟大声咆哮道:“陈宫,你个悖逆之徒,竟然把本将的赤兔马带走。”

    吕布心气闷,恨不得立刻干掉陈宫。

    你说你带着士兵后撤也就罢了,不顾主公的安危也就罢了,竟然还把赤兔马也带走了,太可恶了。吕布当然想不到这是刘备的建议,美其名曰避免赤兔马被杀,所以刘备让士兵带着赤兔马后撤,吕布就算是千呼万唤,也不可能召回赤兔马。

    吕布深吸口气,只能提着方天画戟徒步奔跑。

    他奔跑的时候,不断地召集士兵集合,倒也有了股力量。

    ……

    吕布带着士兵往后撤的时候,刘备和陈宫已经跑远了。

    刘备和陈宫的后面,紧跟着上万的士兵。

    陈宫骑在马上,抱怨的说道:“玄德公,我们后撤的时候,应该留下部分士兵救援主公,避免主公陷入危险,或者是将赤兔马留下也好啊!”

    刘备眸子冷,眼闪过抹杀意。

    他笑吟吟的看着陈宫,苦口婆心的说道:“公台啊,吕布武艺天下绝伦,无人能敌,他想要摆脱上庸城的守军是轻而易举的,再说后面还有无数的士兵源源不断的跑回来,这些士兵和吕布起,足以保护吕布的安全,公台尽管放心。”

    陈宫叹了口气,脸上却还有浓浓的担忧之色。

    ps:四更之,继续求鲜花,5群群号:176899455  聊天吹牛的请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