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入瓮了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城楼下,刘备军的校尉见城楼上的守将迟迟不打开城门,心有些焦急起来,手心也捏了把汗。≥ ﹤.≤﹤1﹤Z≤W≦.≦他们只有这次机会,若是下次领兵想混入城,肯定起不了作用。所以校尉脸上虽然露出不耐的神情,但心却只能焦急的等待着。

    只要没被识破身份,校尉就必须等着。

    校尉抬起头,看向陈到,怒吼道:“搞什么,怎么还不打开城门?”

    陈到知道城外的士兵是刘备的大军,心也有了底气。他神色严肃,大声问道:“吕将军让你们先步抵达上庸城,是遇到什么事情耽搁了么?”

    句话,又问到校尉的软肋上。

    他们虽然佯装是吕蒙的士兵,却没有这些准备。

    所有的事情,全靠校尉临机应变。

    校尉脸上没有表露出任何表情,心却非常着急,脑筋也不停地转动着。他灵机动,大声回答道:“吕将军在半路上接到州牧大人的传信,吕将军因此暂时停下来等候州牧大人。不过吕将军担心上庸城的安全,让我率领士兵们先行赶路。”

    说完后,校尉脸上又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催促道:“我们连续行军,士兵们疲惫不堪,需要入城休息,快打开城门。”

    陈到摇晃着脑袋,大声说道:“别急,别急,我这是公事公办。州牧大人离开上庸城的时候,就已经明说不管是谁抵达上庸城,都需要仔细的盘问,才能打开城门,否则上庸城很容易丢失的。”

    说到这里,陈到咬牙切齿的大声骂道:“袁术和吕布这两个贼子被州牧大人打怕了,不敢出兵。可他们却请了刘备那个大奸贼来攻打上庸,如今刘备那个大奸贼带着关羽和张飞两个小奸贼起来了,上庸城危在旦夕,我必须要仔细盘问清楚啊!”

    城楼下,关羽神色冷,握紧了拳头。

    他钢牙紧咬,眼神森冷无比,双大手紧握成拳,指节咯吱咯吱作响。

    关羽抬头看了眼陈到,脑袋又低了下来。

    此时,关羽已经将陈到的面容记在心,也将陈到列为必杀的人。只要等到刘备领兵攻打上庸城的时候,定要斩杀陈到。这厮污蔑他大哥是大奸贼,污蔑他和张飞是小奸贼,简直罪不容恕,必须要杀死。

    关羽怒气勃,周围的士兵身体颤,脸上露出畏惧的神情。

    这些士兵知道关羽怒了,很危险。

    校尉听了陈到的话,心连连喝骂陈到多事。

    大军入城还搞得这么麻烦,这不是找麻烦么?他仰头回答道:“好,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赶紧的,我们连续赶了几天的路,已经支撑不住了。”

    陈到心冷笑,城外的士兵精神抖擞,哪有疲惫的模样?

    不过,陈到却不会点破,所以还得和校尉扯皮。

    陈到不停地询问各种事情,包括汉生了什么事情都拿出来询问,件件事情弄得校尉焦头烂额,难以应付。不过,陈到还是会提点下校尉,所以两人说话的时候,虽然让城楼下的校尉疲于应付,却还能支撑住。

    “踏!踏!”

    城楼上,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名士兵急忙跑到陈到身后,低声说道:“陈将军,可以开城门了!”

    陈到点头应下,旋即伸出脑袋,朝城楼下的校尉喊道:“好了,你们准备入城!”说完后,陈到大吼声:“开城门!”

    声令下,城门嘎吱声打开。

    当城门打开的时候,陈到也提着长枪下了城楼。

    城楼下,法正站在前方。他腰悬佩剑,头戴方巾,等着关羽的大军入城。法正身后,陈到、张任和周泰身穿甲胄,手提着武器,肃然站立。三人身后,还有近无数的士兵严阵以待,预防不测的情况。

    校尉领着士兵走入城门,看见无数的士兵列阵,嘴角微微抽搐。

    他心那点想突然杀死城守将的想法被抛到九霄云外,只能老老实实的按照既定的计谋行事。不过,等到天黑以后,刘备和吕布的大军攻城,他们也能找到机会把守城门,然后打开城门,迎接大军入城。

    有了张飞和吕布两员猛将加入,城的将领也不足畏惧。

    事实上,校尉进城后面临着两个选择。

    其,当他们领兵进城的时候,城门口若是没有防守的力量,仅仅是镇守上庸城的将领带着几个贴身侍卫随行,校尉就可以突然派兵围杀上庸城的守将。然而,法正带着陈到、张任、周泰严阵以待,又有无数的士兵列阵,校尉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因此校尉只能用第二种方案,等刘备和吕布动攻击,才开始行动。

    法正注视着校尉,笑说道:“将军,路辛苦了!”

    校尉连忙说道:“不辛苦,不辛苦!”

    说着话,校尉朝法正走去。法正距离校尉有丈的距离,校尉还没有接近法正,就听法正吩咐道:“来人,带所有士兵去校场休息!”话音落下,几名士兵快走出来,挡在了法正身前,然后带着校尉以及六百余刘备的士兵往城内行去。

    法正看见关羽走过后,嘴角勾起抹森冷的笑容。

    他站在城门口,看着六百余士兵全部入城后,大喝道:“关城门!”

    声令下,城门嘎吱声关闭了起来。

    校尉率领刘备的士兵往城内行去,而法正却并没有带着士兵跟去。他和周泰、陈到、张任留在原地,没有离开。法正等着刘备的大军消失在视线后,立刻命令士兵布置防止刘备的士兵逃出城门的工事。

    城门内,距离城门口五丈范围内,是条空旷的道路,有士兵把守。

    这条通道,可以让城楼上的士兵下城楼支援,也方便其余的士兵支援城门。

    这条五丈宽的道路前方,个个士兵正在安放铁蒺藜,把个个铁蒺藜摆在地上后,又安放拒马在路上。

    如此反复,在五丈宽的道路前方,又安放了近五丈远的铁蒺藜和拒马。而且,铁蒺藜和拒马的范围非常的长,将城内的街道冲向城门的路全部堵上了,只要是从城内往城门口冲的时候,就必须通过拒马和铁蒺藜。

    法正看着自己的杰作,啧啧称赞几声,喃喃自语说道:“时间差不多,里面的伏兵也差不多该有所行动了!”

    说着话,法正转身离开了。

    这里是战场,已经不适合他留下来。此时,是该陈到、张任和周泰逞威的时候,三个人等法正离开后,领着士兵开始执行法正安排好的任务。

    ps:四更完成,收工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