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谁是猎人?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张虎眉头深锁,说道:“老大,袁术突兀的屯兵在五里外拦住我们的去路,不管他有什么目的,都是有备而来的。≯≯> ≦.﹤≦1≤Z﹤W<.≦然而,我们从汉急匆匆的赶过来,没有任何准备,也没有关于袁术的消息,短时间内难以挫败袁术。”

    顿了顿,张虎继续说道:“我认为目前最重要的是探查清楚袁术有多少兵力,等摸清楚袁术的兵力分布后,再考虑怎么对付袁术。”

    吕蒙深吸口气,点头道:“你说得对,先查探袁术的情况!”

    说完后,吕蒙立刻找来斥侯,让斥侯去探查袁术的消息。

    ……

    吕蒙和袁术对峙的时候,上庸城外出现了队士兵。士兵的人数只有六百余人,这些士兵穿着益州兵的衣服,路小跑,快接近上庸城。

    城外出现益州兵的时候,周泰、陈到和张任立刻出现在城楼上。

    个个士兵突兀的冲向上庸城,让城楼上的士兵紧张了起来。

    等距离拉今后,城楼上的士兵看见城外的士兵穿着益州军的服饰,立刻又松懈了下来。周泰看着大军接近,尤其是下方的士兵是自己阵营的士兵,眼露出欢喜的神情,说道:“来了,来了,是我们的士兵,我去打开城门,迎接先锋军入城。”

    说完后,周泰转身准备下楼去打开城门。

    陈到和张任相视望,眼露出凝重的神色。

    正当两人准备出声喝止周泰的时候,城楼上传来声大喝:“慢着!”声音并不洪亮,却不容置疑,让人必须服从。

    周泰听见声音后,立刻停了下来。

    张任和陈到见周泰停下,心也松了口气。

    周泰是水军副都督,官职比陈到和张任更大,权利也更大,虽然周泰、张任和陈到都负责上庸城的防守,但两人的资格却比不上周泰。

    若是两人强行喝止周泰,很可能让周泰挂不住面子,显得尴尬,双方的关系也容易因此而受到影响。现在有另外的人喝止周泰,那就再好不过了。说话的人,是王灿留下来负责上庸城的法正。

    虽然法正是官,可法正才是上庸城的守官。

    周泰、陈到和张任三人都是武将,是辅佐法正守城的。

    法正身穿袭藏青色长袍,头戴璞巾,腰悬佩剑,大步行来。他走到周泰面前,笑说道:“周将军,城楼下的士兵是不是我益州的大军还不清楚,而且城外领兵的人是谁也不清楚,还是等验明情况后,再打开城门吧!”

    周泰点头道:“好吧,先看下城楼下的情况。”

    法正走上前去,双手撑在城楼上,看着逐渐走过来的大军。

    城外的‘益州军’抵达城楼后,停了下来。

    为人,是军的名校尉。这名校尉的官职并不大,却带着六百余士兵赶到城楼下。校尉抬头往城楼上看去,提起口气,大声喊道:“我们是汉来的先锋军,立刻打开城门,我们要入城!”

    法正眉头微皱,说道:“不对劲,先锋军的主将是小将军吕蒙,怎么没见到人呢?”

    他看向陈到,吩咐道:“陈将军,你来问话。”

    “诺!”

    陈到回答声,脑袋伸出城楼外。他的目光在城楼下逡巡着,旋即大声问道:“你们是先锋军,可知道先锋军的主将是谁?”

    城楼下的校尉闻言,脸上露出抹灿烂的笑容。

    他目光盯着陈到,大声回答道:“我们先锋军的主将是吕蒙吕将军,吕将军是州牧大人的弟子,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有什么好怀疑的,赶紧开门吧。吕将军率领先锋军赶来,但是他有事情耽搁了,让我们先步支援上庸,吕将军随后就到。”

    周泰听了后,立刻说道:“这下对了吧,的确是我们军的士兵。”

    “绝对不是!”

    张任和法正异口同声的说话,两人相视望,脸上露出了笑容。

    陈到听见张任和法正斩钉截铁的反驳,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周泰也神情愕然,条件反射般的问道:“为什么啊?”

    法正摆手道:“张将军,你说吧!”

    张任朝法正拱了拱手,眼露出感激的神色。

    他和陈到样,都是王灿辉下的年青代将领,虽然有能力,也颇受重视,但是却没有吕蒙那样好的境遇。两人只有靠自己,步步的往上升,如今法正让他说话,显然是让他在士兵面前表现番。

    张任抱拳说道:“其实道理很简单,吕蒙在军从没有人称呼他吕将军。不管是军的士兵,还是军的将领,都是以‘小将军’称呼吕蒙。城楼下的将领却说吕将军,显然不是我军的士兵,由此可以判断他们不是益州军。”

    顿了顿,张任又说道:“单单是以‘小将军’的称呼来判断,未免有些武断了。然而,诸位再仔细的打量下城楼外的士兵,看看他们腰间战刀的样式,所有士兵战刀的模样都不同于我们军的汉刀,这是个很大的缺点。”

    说完后,张任看向其他人,见众人点点头,颗心也放了下来。

    不管如何,在众人眼露脸了。

    法正接着说道:“其实,你们再仔细看下城楼下的士兵,能现个狼牙营士兵都没有,全是普通士兵,作为小将军的先锋军,竟没有狼牙营士兵,这是绝对不正常的。”

    “你们再仔细的打量番,就能注意到校尉身后的第五个士兵。”

    “那名士兵微眯着眼睛,长着副长髯,双丹凤眼,这是他独特的长相,而且他的气质也和周围士兵截然不同,凛冽不可侵犯,简直是鹤立鸡群。”

    “我曾经听说刘备有两个结义兄弟,其个是张飞,长得燕颔虎须,腰膀肩阔,是北方大汉;还有人名叫关羽,容貌和城外的士兵般无二,都是丹凤眼,卧蚕眉,面如红枣,颌下副长髯,而且身高也几乎相同。有此,我断定城外的士兵,定是刘备的大军。”

    法正脸自信的表情,将关羽寻了出来。

    若是关羽在军队最后面,或者是军队央,在如此多的人头想下将关羽找出来,还是有相当大的难度,但关羽距离校尉只隔开了几个士兵,下被法正现了。

    周泰闻言,沉声说道:“孝直,既然是刘备的士兵,那就打开城门,杀出去吧!”

    法正摇了摇头,并没有答应。

    陈到说道:“孝直,你准备瓮捉鳖么?”

    “然也!”法正微微笑,朗声说道:“关羽想混入城作为内应,我就让他进入城,不过嘛,他是来得去不得。”

    说着话,法正脸上闪过抹厉色。

    法正看向陈到,吩咐道:“陈将军,你在城楼上拖住关羽,不要让他起疑心,也不要让城外的士兵离开。我现在带着周将军和张将军下城楼去布置番,等我布置好了,我会派遣士兵通知你,到时候你再答应放刘备的士兵入城。”

    陈到点头道:“放心,我定稳住城外的士兵。”

    他神色坚毅,脸上露出郑重的表情。

    法正朝陈到拱手揖了礼,然后带着张任和周泰下楼去了。关羽帮助刘备夺下汝南,武艺不可小视,必须有足够的准备,才能全歼关羽的士兵。

    关羽自己送上门来,法正定要斩掉刘备条臂膀。

    ps:四更之三,鲜花,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