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强行命令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田丰的家眷抵达县府后,王灿当即接见了田丰的家属,并且为田丰的家属接风洗尘。> ≯≯ <.≤≦1<ZW.王灿亲自接见,又嘘寒问暖的问候,让田丰的家眷心生好感。

    不仅如此,王灿还给予丰厚的赏赐,让田家在益州安家立业。

    昔日,田丰在袁绍麾下做官的时候,袁绍从来没有和田丰的家眷接触过,也不曾有丰厚的赏赐。两相比较,田丰的家眷立刻倒向王灿,他们可不管王灿和袁绍谁更贤明,他们考虑的是谁对田丰更好,谁对他们更好,这就是田丰家眷的要求,是他们认可的标准。

    宴席上,王灿说出了田丰不愿意归顺,要誓死效忠袁绍的事情。

    王灿娓娓道来,表明了他对田丰的看重,也希望田丰在益州做官。但田丰不配合,所以希望田家的人劝劝田丰。

    田丰的妻子听了后,心大惊。

    事到如今,田丰已经是王灿的俘虏,不是冀州的官员。

    若是田丰和王灿死磕,旦把王灿惹怒了,肯定要惹祸上身。田氏担心田丰的安全,也担心田家的命运,连连点头说回去后定劝说田丰,让田丰归顺王灿。不仅如此,田丰的儿子也表示要劝说田丰。

    总之,田丰的家眷都保证让田丰归顺王灿。

    宴席上,王灿和田丰的家眷交谈甚欢。

    等宴席散去后,王灿让人带着田丰的家眷去田丰居住的住所。王灿看着田丰的家眷离去,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有田氏吹枕头风,再有田丰的子女劝说田丰,事情就容易多了。

    不过,王灿却没有松懈下来。

    他不会认为光是凭借田丰的家眷就可以让田丰归降,想让田丰认可益州,还有很长的段路。所谓日久见人心,时间长了,才能让田丰成为益州的份子。

    ……

    书房,王灿手拿着纸诏令,在诏令上加盖他的印章。王灿看着诏令上的内容,脸上露出了笑容。

    “咚!咚!”

    书房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

    王灿喊了声,房门嘎吱声打开。徐庶身穿袭青衣,大步从屋子外走进来,恭敬的朝王灿揖了礼,拜道:“庶,拜见主公!”

    王灿点点头,摆手示意徐庶坐下。

    等徐庶坐下后,王灿伸手拿起摆在案桌上的诏令,递给徐庶。

    然后,王灿说道:“元直,田丰是块臭石头,难以说服。不过有田丰的家眷劝说田丰,再有这纸诏令,应该能让田丰慢慢改变,逐渐的认可益州。”这纸诏令,是王灿给田丰的任命,让田丰担任褒城县的县令。

    徐庶接过王灿的诏令后,问道:“主公,若是田丰不接受诏令,又当如何?”

    王灿笑道:“我只给你任命的命令,具体的办法你自己考虑。只要田丰接受了任命,他就必须负责地的百姓,只要他进入益州官场,还有机会摆脱出去么?”说着话,王灿嘴角勾起抹笑容。

    事实上,只要田丰在益州做官,就打上了益州的烙印。

    况且,还有田丰的家眷帮助劝说,肯定会逐渐改变田丰的想法。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田丰处在益州官场,就会逐渐的融入益州。

    徐庶听了王灿的话,面色苦,但也得答应下来。

    两人又交谈了会儿,徐庶才起身离开。

    ……

    院子,田丰家人在大厅团聚。

    田丰看着妻儿老小,脸上露出慧心的笑容,但笑过之后,田丰的颗心又低沉了下去。因为他的家眷都被王灿带到益州,他不可能再离开益州了。田丰心思绪万千,却没有将心事表露出来,而是和家人说着话。

    家人团聚在起,其乐融融。

    田氏问道:“夫君,我们家留在汉,怎么办啊?”

    她没有直接让田丰答应王灿的要求,却是旁敲侧击,想要提醒田丰。田氏说完后,田丰的儿女都期待的看着田丰,等着田丰回答。

    关系家人的命运,非常重要。

    田丰听了田氏的话,又打量了田氏眼,知道王灿和田氏等人见过面,否则妻儿老小不会如此看着他。

    田丰轻咳声,说道:“慢慢来,不着急!”

    话音落下,田丰的管家跑进大厅,说道:“老爷,有个叫徐庶的人带着王大人的命令来了,请求拜见老爷。”

    田丰眉毛竖,喝道:“不见,立刻轰出去!”

    田氏忙说道:“老爷,您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家族后辈考虑啊。我们老夫老妻的把年纪了,虽然不求人,可儿女还要在益州过日子,妾身虽然不知道徐庶是谁,但小鬼难缠,还是见见为好。”

    田丰听了后,叹口气说道:“请进来吧!”

    管家闻言,急忙跑了出去。

    田丰看了眼田氏和家眷,摆手让所有人都到后面去。涉及政事的时候,田丰还是有自己的原则,不会让家人参与。

    不多时,徐庶大步走进大厅。

    他面带微笑,拱手道:“田先生,有礼了!”

    田丰眼皮都没有抬下,说道:“有什么事直接说,不用拐弯抹角。”

    虽然田丰知道徐庶和吕蒙都不是当日表现的那样不堪,但徐庶和吕蒙搬走了他的书籍,又羞辱了他番,他心很不高兴,不愿意搭理徐庶。田丰的性格就是如此,看谁顺眼就青睐有加,看谁不顺眼根本不搭理。

    徐庶也不生气,直接将诏令递到田丰手,说道:“田先生,这是主公让你担任褒城县县令的任命,你和家人团聚后,尽早起程吧。”

    田丰哼了声,拒绝道:“我不去!”

    说着话,田丰将诏令放在旁,没有浏览诏令的内容。

    徐庶笑说道:“田先生,你不去褒城赴任,褒城的百姓就没有父母官,没有为他们做主的人。旦褒城混乱起来,百姓们生活不安宁,这都是你的责任,是你不去赴任造成了百姓的损失。我已经将任命给你了,你去不去,随你!”

    说完后,徐庶拱手道:“告辞!”

    徐庶就好像是个甩手掌柜,将事情扔给了田丰,任由田丰自己抉择。

    田丰见徐庶离去,拿起了诏令,仔细诏令上的内容。他看完后,叹息声,又将诏令收了起来。徐庶是抓住了他的软肋,因为田丰不可能看着百姓受难,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

    这就好比前方是个坑,田丰也必须跳。

    徐庶走出大厅后,见田丰没有追出来,也长长地舒了口气。只要田丰保持了沉默,这件事情就办成了。

    徐庶离开后,田丰的家眷6续走出来,他们得知田丰被任命为褒城县的县令,非常高兴,都在恭喜田丰担任褒城的县令。王灿让田丰主政方,是委以重任,虽然官职不大,但是以田丰的能力,想要升官简直轻而易举。

    田丰答应做官,只是有了进入益州官场的敲门砖而已。

    ps:四更之三,更新迟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