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百密一疏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冬雪消融,转眼又是年的到来。>  ≯ ﹤.﹤﹤1﹤Z﹤W.

    田丰住在县府的时候,兴平二年悄然间从指尖流过,进入兴平三年(196年)。

    所有的切,似乎没有变化,人却老了岁。这切都和田丰无关,因为他只是个被俘虏的囚徒,即使在院子里面有足够的自由,可以四处活动,但是被吕蒙和徐庶折腾番后,田丰消磨时间的方法又少了许多。

    幸运的是,还有本书可以看。

    清晨,抹暖阳缓缓升起。

    金灿灿的阳光洒落在屋子,驱散了屋子的黑暗。田丰起床洗漱后,又吃了早饭,才离开卧室,在院子散步。

    正当田丰散步的时候,个个士兵跑进院子。

    这些士兵都是吕蒙麾下的士兵,他们曾经抬着摞摞的书籍离开,现在却又将所有的书籍、笔墨等物品搬回来。

    田丰见此,心暗道王灿要返回县府了。

    若非王灿返回,吕蒙肯定不会派士兵将书籍送回来。

    他看见个个士兵走进来,心烦躁不已,干脆走得远些,眼不见心不烦,继续在院子散步。

    约莫半个时辰后,士兵将所有的书籍、笔墨等各种各样的东西摆在书房,整整齐齐的,没有点凌乱的感觉。田丰掐着时间,估算着士兵可能整理好书籍,就朝书房走去。然而,他拐过走廊,走到书房外的时候却停了下来。

    书房,这些士兵边查看有没有遗漏的地方,边窃窃私语。

    “兄弟们,你们有没有觉得小将军突然变得有点奇怪。自我跟随小将军以来,小将军对人都是和和气气的,可碰到田丰了,竟然变得嚣张跋扈,专门带着我们找田丰的茬,我觉得有些奇怪。”

    “嗯,说得对,小将军的确有些变化。”

    “小将军非常敬重有才华的人,对荀大人、郭大人、程大人等人都是以师礼对待几位大人,现在轮到田丰的时候,小将军怎么就不高兴呢?”

    “哼,你们懂什么,难道你们不知道田丰是州牧大人的俘虏么?州牧大人盛情相邀,想要邀请田丰做官,可田丰却顽固不化,不愿意归降,这才惹恼了小将军。”

    “不管怎么样,我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

    个个士兵低声的说着话,却没有注意到田丰早就在门外站了许久了。田丰听着士兵说的话,眉头深锁,表情显得有些凝重。

    他正深思的时候,院子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田丰知道有人来了,立刻迈开脚步,大步往书房走去。

    他偏头看了眼院子门口,却见吕蒙带着两个亲兵走了进来。见此,田丰心松了口气,若是被吕蒙撞见他偷听士兵说话,恐怕又要被揶揄番了。田丰背负着双手,直接走进书房,他仔细的打量着摆在房的书籍、笔墨等物品,脸上露出抹喜色。

    吕蒙走进来,仔细的看了眼摆放在书架上的书籍,点了点头。

    旋即,吕蒙说道:“田丰,这些书暂时就放在书房,等过些时日,我再来拿。”

    田丰看了吕蒙眼,眼露出鄙夷的神色。他并没有说话,而是径自走到案桌旁,撩起衣袍坐下,等着吕蒙离去。

    吕蒙大袖挥,带着士兵转身离开。

    田丰望着吕蒙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当。

    从士兵口说出来的消息可以推测,吕蒙肯定不是纨绔子弟,在军也有定的威望。至于徐庶,从士兵说出来的只言片语推测,此人有很好的口碑,而且是王灿麾下的重要谋士,这两人突然针对他,可以说是因为他忤逆了王灿的邀请,所以两人来羞辱他。

    然而,徐庶和吕蒙却做得有些过了。

    两人的做法不仅是羞辱,而且显得有些画蛇添足。

    因为两人瞒着王灿将书籍和笔墨等物品搬走,即使能暂时羞辱田丰,但事情是无法保密的,毕竟王灿才是这座府邸的主人。表面上看,搬走书籍是为了让他无事可做,可仔细的琢磨下,就觉得这样的事情很荒唐。

    田丰心不以为然,觉得两人肯定还有其他的想法。

    其的原因,很可能是吕蒙和徐庶扮演着恶人的角色,故意跑来羞辱田丰,所以才将房间的书籍、笔墨等物品搬走。

    田丰眼眸亮,慢慢的琢磨出了点门道。

    他看着吕蒙离去的背影,沉声说道;:“吕蒙,辛苦了!”

    吕蒙带着士兵离开,只脚刚刚踏出书房的房门。他听见田丰的话,身子僵,左脚悬在空,没有放下去。吕蒙快恢复过来,转身看向田丰,说道:“田丰,你是在感谢我羞辱你么?嘿,你放心,我会经常来照顾你的。”

    田丰摇头摆了摆手,示意吕蒙离开。

    碰到这样的情况,吕蒙眼闪过诧异的神色。

    吕蒙听见田丰怪异的话语,心升起丝古怪的感觉,但这丁点感觉瞬间就消失了,也没有引起吕蒙的注意。他哼了声,带着士兵离开了书房。

    屋子,只剩下田丰个人。

    田丰抬头望着屋外阳光明媚的天气,脸色却阴沉了下来。

    ……

    王灿的书房,徐庶和吕蒙坐在王灿下方。

    吕蒙笑嘻嘻的说道:“老师,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办妥了。现在就等老师出面,先惩罚我,再好好地拉拢田丰。若是田丰看见老师重重的责罚我和徐先生,心肯定感激涕零。老师,我还得演出苦肉计,你可要补偿我啊。”

    王灿笑说道:“只要能把田丰收为己用,我答应你的要求。”

    吕蒙急忙说道:“刘备、袁术和吕布联合起来的大军驻扎在上庸城外,对上庸城虎视眈眈。弟子想要担任先锋,率领支士兵赶往上庸城支援法正。老师,弟子留在南郑县无事可做,你就让我去吧。”

    王灿依旧说道:“等解决了田丰的事情,我亲自领兵前去,由你担任先锋。”

    吕蒙闻言,顿时欢呼雀跃了起来。

    王灿淡淡笑,他领兵驻扎在汉,是为了既可以支援长安,也可以支援上庸城。如今袁绍和曹操撤军,北方的危机已经解除,只剩下益州东面唯的联军,所以王灿完全可以领兵和袁术、刘备、吕布决战,只要击败袁术等人,就能稳定目前的局势。

    徐庶听了王灿的话,眼也闪烁着道道精光。

    他也希望王灿尽快收服田丰,然后挥兵赶往上庸,解决袁术、吕布和刘备。

    ps:四更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