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吕蒙找茬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田丰被送到汉后,被安排在县府住下。≯   <.≦≤1≤Z≤W≤.≤

    这段时间,田丰身上没有俗事缠身,没有任何压力。虽然田丰被袁绍当做弃子留在战场上,但田丰却被王灿的人抓了过来,也算是大幸事。

    田丰和王灿见过面后,对王灿有了初步的印象,但也笃定了王灿不会杀他。所谓无官身轻,田丰留在府上没有事情做,却也落得清闲自在,整个人的精神也好了起来。他住在院子,每日在书房练练字,看看书,相当悠闲。

    这样的日子,田丰心也颇为喜欢。

    此时,田丰正在书房练字。

    当世书法,尤其以蔡邕的飞白体最为出名。田丰也喜欢蔡邕写出来的字体,他沉醉在书法,看着笔墨下勾勒出来的变化,时而欣喜若狂,时而摇头叹息。

    “哐当!”

    突然,大门外响起声巨响。

    田丰正在凝神写字,被书房外的响声惊得写字的手抖,笔尖勾,立刻在纸上留下了滩黑墨,使得整幅字都毁掉了。

    看见精心写出来的幅字被毁掉了,田丰下愤怒了起来。

    他来到汉的时候,就已经见过了王灿。

    田丰连王灿都能顶撞,而王灿也曾说过不会有人来打扰,现在书房外传来声巨响,影响了他写字的情绪,让田丰心不高兴。他砰的下将毛笔放在案桌上,喝道:“谁在屋外撞门,活得不耐烦了么?”

    声大喝,气十足。

    田丰休养了近十天的时间,身体已经恢复了过来。

    他住在府上,完全是个大闲人,吃得好,睡得好,吃饭穿衣都有下人伺候,可以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所以田丰哪里容得其他人来打扰他,即使是王灿也不行。反正田丰打定了你要杀我就杀,不杀我就别来打扰我。

    他声音传出后,就听书房外传来声大喝:“混账东西,赶紧把门给我撞开。”混账东西,这四个字好像是说撞门的侍从,但何尝没有喝骂田丰的意思呢?

    “砰!砰!”

    声音落下后,又传来房门砰砰作响的声音。

    田丰见房门摇摇欲坠,大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在县府猖狂,这是王灿腾出来给我居住的地方,严禁其他人打扰。你们若是不怕死,尽快撞开就是。”

    田丰虽然不知道书房外面的是什么人,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王灿给他撑腰,田丰根本不惧怕撞门的人。田丰也相信王灿不可能作出这样的事情,若是王灿想杀死他,直接杀了就杀了,何必要羞辱他呢?

    “轰!轰!”

    不多时,摇摇欲坠的房门倒塌下来,倒在了地上。

    房门倒下后,书房烟尘四起。

    田丰背负着双手,昂挺胸。他表情严肃,眼透出冰冷的神色,让人如堕深渊。田丰也是身居高位的人,他大怒之下,顿时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散出来。

    田丰站在书房,看着书房外的人走进来。

    “踏!踏!……”

    书房外,响起阵脚步声。

    个个士兵快跑了进来,站在书房的左右两侧。等个个士兵跑进书房后,又有两个人缓缓走了进来。

    其人年纪不大,约莫十七岁左右,这人身穿甲胄,头戴金盔,腰悬佩刀,长得是剑眉朗目,表人才。他大步走了进来,神色倨傲,脸上若有若无的流露出股傲慢的表情。这个十七岁左右的青年,正是小将军吕蒙。

    吕蒙走进来后,站在书房两侧的士兵都微微躬身。

    田丰看见这样的幕,眉头挑。

    他被王越派人送到汉后,接触的只有王灿人,因为他拒绝了王灿给他的接风宴,对汉的官员不了解。如今突然冲出来个身穿甲胄的小将领,而且还是趾高气昂,不可世,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吕蒙身后,跟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

    此人身穿袭白色棉布袍,头戴白色璞巾,长得是器宇轩昂,英武不凡。他腰悬佩剑,身上透出股儒雅的气息,却又有着武人所具备的气势。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王灿的谋士徐庶,他也跟着吕蒙来了。

    徐庶走进书房后,就仔细的打量着田丰。

    见田丰神态从容镇定,徐庶也感叹田丰是个人才。

    徐庶看人,不仅看个人的长相和气质,还打量个人遇到事情后的反应。田丰站在书房神态自若,表情不悲不喜,没有丝毫畏惧的表情,让徐庶心升起丝好感。不过他是吕蒙的跟班,事情也主要由吕蒙负责。

    吕蒙走上去,斜眼睥睨田丰,喝道:“你就是田丰,那个自持身份的田丰!”

    语气傲慢,丝毫没有将田丰放在眼。

    田丰眉头微微皱起,对吕蒙带着的语气非常不满。与此同时,田丰对王灿也有丝埋怨,因为王灿说没有人来打扰他,可眼前的青年显然是来找事的。

    田丰也不是怕事的人,他挺胸膛,昂道:“我是田丰,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私人府邸,你可知道这是王灿特意给我的住处。你不讲礼法,带人野蛮无礼的闯进来,若被王灿知道,肯定要治你的罪,你若有自知之明,立刻退回去吧。”

    吕蒙闻言,顿时朗声大笑。

    旋即,他看向周围的士兵,说道:“我是什么人?嘿,这个被抛弃的俘虏竟然不知道我是谁,可笑,真可笑啊!”

    他转身看向徐庶,喝道:“徐庶,你告诉他我是什么人?”

    此时的徐庶,充当着个狗头军师的角色。

    徐庶往前踏出步,却依旧和吕蒙隔开了段距离。徐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田丰,你眼前的人是主公唯的弟子吕蒙,是唯的弟子啊!军的将领都称呼吕蒙为小将军,你现在知道小将军的身份,应该明白了吧。”

    田丰大喝道:“什么狗屁弟子,不过是个纨绔子弟罢了。”

    他不屑的看了眼吕蒙,露出愤懑的表情。

    对于吕蒙‘别样生动’的出场方式,田丰非常的厌恶。

    眼前的吕蒙就好像是那些世家子弟,嚣张狂妄,只知道恃强凌弱。田丰看着傲慢的吕蒙,心暗暗叹息,觉得王灿英明世,怎么会收个骄傲自大的人做弟子呢?

    愚蠢!

    太愚蠢了!

    田丰心叹息,对王灿的印象也直线下跌。

    吕蒙听见田丰的话,下伸手揪住田丰胸前的衣襟,喝道:“你说什么?竟敢说本将军是纨绔子弟,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哼,不要以为老师将你安置在这里,就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你若真是厉害,怎么反倒成了俘虏,成为老师的阶下囚。”

    说完后,吕蒙又把松开田丰的衣襟,哈哈大笑。

    旁边的士兵听见后,也跟着朗声大笑。

    ps:四更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