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商议办法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北方的局面,乍看起来风起云涌,局势不明,可曹操、袁绍、马腾和韩遂先后撤走,关的局势就明朗了起来,长安也牢牢地控制在王灿手,不可动摇。  ≦.≤1ZW.

    贾诩和李儒领兵返回长安,而郭嘉和荀攸确定曹操撤兵后,又逗留了几日,也领兵返回。不过,郭嘉离开函谷关的时候,就严令守关的将领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能擅自打开关卡迎敌,也不能贪功,只要守住函谷关就行。

    如此,郭嘉和荀攸才放心的离去。

    两路大军,先后返回长安,而北方的战局也落幕了。

    ……

    汉郡,南郑县。

    王灿得到王越飞鸽传书的消息后,就知道了袁绍败退的消息,也知道了曹操主动撤军的消。只是韩遂和马腾的消息生的时间靠后,王越还没有将消息传回,但马腾和韩遂不过是疥廯之患,不足为虑。

    有贾诩、李儒、郭嘉和荀攸留在长安,轻易的就能挡住马腾和韩遂。

    书房,徐庶和王灿相对而坐。

    王灿直接说道:“元直,王越已经传回消息,袁绍和曹操先后撤军返回各自的辖地。曹操和袁绍的离开,使得北方的局面稳定了下来,我们再也不用担心北方的情况了。”

    “啊??”

    徐庶惊呼声,愣了愣神。他眼露出惊讶的神情,被王灿的消息给震惊到了,旋即徐庶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徐庶心欢喜,情不自禁的抚掌笑道:“厉害,真厉害啊。卑职原来还担心贾诩和李儒不是袁绍的对手,如今看来两人果真是诈败,然后毕其功于役,次将袁绍打回了冀州。这次,卑职算是服了他们,这两人隐忍不,却能次击败袁绍,令人佩服。”

    徐庶看着王灿,却看见王灿的脸上并没有笑容,下又愣住了。

    现在已经解决了北方的大患,王灿怎么还不高兴呢?

    徐庶问道:“主公,北方大患已经平定,虽然刘备、袁术和吕布联合在起,却已经是跳梁小丑,成不了气候。现在的局势片大好,主公为何不高兴呢?”

    王灿叹了口气,说道:“话虽这么说,却也有件令人头疼的事情啊!”

    徐庶问道:“何事如此棘手,请主公明示!”

    王灿缓缓说道:“贾诩和李儒击败袁绍,却在战场上俘虏了袁绍麾下的谋士田丰。这田丰是块臭石头,脾气又臭又硬,无法劝降。他直嚷嚷着要让李儒和贾诩杀了他,以死明志。然而,此人又有大才,让人难以释怀啊!”

    徐庶说道:“主公想招降田丰,收为己用么?”

    王灿翻白眼,这不是废话么?

    田丰是什么人,在三国历史上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这样个顶尖的谋士,王灿怎么可能不想收为己用。事实上,袁绍若是能虚心采纳田丰的意见,就难以被打败。

    可惜袁绍表面大度,却度量狭窄,有大才而不能用,才会遭到失败。

    王灿正色说道:“元直,田丰性格刚直,从来都是直言纳谏。正因田丰的脾气,才触怒了袁绍,使得袁绍将田丰囚禁在囚车,等到袁绍被击败的时候,又直接扔下了田丰逃跑。袁绍虽然将田丰舍弃,可田丰却忠于袁绍,令人头疼啊!”

    徐庶听后,也陷入沉默当。

    他问道:“主公,田丰可曾送到汉?”

    王灿点头道:“已经送到了,正安置在县府,而且我还和田丰见过面了。”

    徐庶想了想,又说道:“主公,您给田丰的待遇如何?”

    王灿闻言,眉头挑,立刻大声说道:“田丰有大才华,是当世等的人物,自然是要好吃好喝供应着,不能慢待了田丰。”

    袁绍的性格注定了袁绍无法重用田丰,可王灿却可以用,也能够用田丰。

    王灿麾下有程昱秉公执法,是属于非常严厉的人物,但田丰刚直忠诚,若是用得好,肯定又是个难得的‘酷吏’,成为王灿的重臣。

    ‘酷吏’,这个词在西汉武帝时期最为流行。

    事实上,酷吏并不是所谓的残害忠良,滥用刑法。在西汉时期,朝廷的酷吏是皇帝的心腹鹰犬,也是皇帝手最锋利的宝剑。

    朝廷的酷吏有三个特点最为突出,非常典型。

    其是专门和豪强做对,用后世的词语描述就是热衷于‘打黑’,专门和黑势力作斗争的;其二是酷吏的政绩非常突出,尤其是善于整治贪官污吏,处罚不法豪强;其三是酷吏有足够的才华,而且忠于皇帝,大多都是非常清廉的人。

    田丰性格刚直,直言纳谏,又见不得谄媚小人,而且嫉恶如仇,这样的人若为王灿所用,正好适合成为王灿的酷吏。

    徐庶见王灿非常推崇田丰,知道王灿是铁了心要将田丰收为己用。

    他埋头沉思,仔细的思索着解决办法。

    对李儒那样识时务的人物,可以用家眷威胁。但田丰不同,旦把田丰逼急了,他也选择答应王灿,但是却可以身在王营心在冀州,若是出现那样的情况就得不偿失。故此,定要让田丰心服口服,死心塌地的跟随王灿。

    蓦地,徐庶眼眸亮。

    他拱手说道:“主公,卑职想到了个办法。”

    王灿闻言大喜,急忙问道:“什么办法,快说来听听。”

    徐庶正色道:“田丰现在住在县府上,我们就可以耍些手段,只需要如此如此……这样来,田丰岂不是对主公感恩戴德。”

    王灿听了后,仔细的推敲着徐庶的计策是否可行。

    顿了顿,王灿说道:“田丰也是智谋群之辈,这样的小计谋恐怕会被识破吧。”

    徐庶摊开手,无奈的说道:“主公,行不行试过才知道,卑职目前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若是您觉得办法不可行,那再给卑职几天的时间,让卑职仔细的考虑番,看看能否想到其他办法,不过对付田丰这样的硬石头,难啊!”

    王灿叹口气说道:“好吧,就按照你的计划行事!”

    “诺!”

    徐庶抱拳答应下来,说道:“主公,卑职这就去安排好,准备执行。”

    王灿摆手说道:“去吧,希望你的计策能收服田丰。”

    徐庶起身朝王灿揖了礼,然后转身离开了书房。

    等徐庶离开后,王灿坐在坐席上,也陷入了沉思当。虽然击败了袁绍和曹操,北方也没有了危险,但是天下已经是大变在即,必须要抓紧时间,抓住机遇。

    这时候,天下风起云涌,正当奋进勃。

    ps:四更之二,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