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虎头蛇尾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轮弩箭射出后,就是几十名抛射石头的士兵被射杀。> ≥ ﹤.<≤1﹤Z≦W<.≦

    个个士兵倒在地上,身上流淌着殷红的鲜血,被箭射杀的士兵动不动,没有了气息;没有被射死的士兵则大声惨叫,脸上流露出狰狞的表情。

    曹操见此,下令道:“继续抛射大石,开始进攻!”

    顿时,投石车嘎吱嘎吱的运转起来,继续往函谷关城楼上抛射大石。

    与此同时,曹营士兵也快往前冲去。

    大军冲到城楼下的时候,投石车射的石头逐渐减少,从开始大面积的胡乱射,变成精准的对准了城楼上射。因为大军攻城,在士兵攻城的时候若是胡乱射,容易砸伤自己的士兵,所以必须精准无误,才能遏制城楼上防守的士兵,保证曹操的士兵快的爬上城楼,占据有利位置。

    “杀!杀!……”

    函谷关外,喊杀声片,个个士兵快朝城楼上冲去。

    “砰!砰!”

    士兵们抬着云梯,砰砰的架在城楼上,开始攀爬上去。

    个个士兵如猿猴般不断地往上爬,这些士兵经验丰富,在云梯上轻巧灵活,左右闪躲,从容的躲开了城楼上扔下来的石头,快往上冲。

    这时候,不管城外是否有投石车抛射石头,赵云也不能让士兵继续躲避起来。

    只要有敌军爬上来,就必须迎敌。

    赵云身先士卒,在城楼上来回奔跑,让士兵抵挡曹操的大军。

    此时,严颜也冲了出来,他提着口大刀,边杀敌,边给士兵鼓劲,让城楼上负责防守的士兵奋力杀敌。

    “刘娃子,给老子精神点,看你有气无力的模样,你他娘的昨天逛青楼了吗?赶紧给老子扔石头,使劲儿砸,给老子砸死那群狗日的曹军。”

    “王武,你笑,笑什么笑,还不给老子拼命。”

    “李均,握紧战刀使劲儿劈,你他娘的要是被杀死了,老子让你死了都不舒服。”

    ……

    严颜喊话的时候粗话不断,若是读书人听了,肯定不屑顾,但这些老兵油子听了后,心却觉得非常亲切,心里升起股暖流。

    曹军攻城,城楼上的士兵心肯定有些紧张。

    然而,他们被严颜这么骂,心的紧张反而消失可,脸上露出了笑容。

    荀攸和郭嘉并没有亲自上战场,两人站在最里面,周围又有士兵保护。荀攸笑说道:“奉孝,你把严颜从成都拐了过来,可真是招妙棋。严颜虽然攻城拔寨不及子龙,但防守城池却很有套,令人不得不佩服啊!”

    郭嘉大声说道:“那是当然,严颜是我亲自挑选的。”

    他得意洋洋,眼露出丝得色。

    有严颜领兵把守函谷关,的确是大助力,赵云是个智将,却没有严颜的匪气,不会像严颜这样连爆粗口。

    虽然赵云和士兵也相处融洽,但每个武将都有自己的风格。赵云是严于律己,对士兵也严格要求,虽然赵云爱兵如子,却也无法做到严颜那样。而且,赵云麾下的士兵对赵云有崇拜,有畏惧,却少了种沟通的桥梁。

    严颜没有赵云那么高的威望,却也有自己独特练兵方式。

    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练兵的方式不同,但只要能练出精兵就足够了。

    此时,城楼上喊杀声片,个个曹营士兵爬上了城楼,挥舞着手的大刀开始厮杀。黄叙率领的狼牙营也开始加入战斗,他们每个人身上都配了柄汉刀,个个士兵挥舞着汉刀,将冲上来的曹营士兵杀死。

    战斗愈演愈烈,冲上楼的敌军也越来越多。

    荀攸见此,立刻朝身旁的士兵吩咐道:“传令,让破军营的士兵冲杀!”

    “诺!”

    士兵抱拳回答声,立刻就准备去传达命令。正当士兵转身要离开的时候,郭嘉伸手阻止,摇头道:“慢!”

    荀攸疑惑的看向郭嘉,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郭嘉说道:“公达,你看赵云、黄叙、严颜和裴元绍,这四人分别位于城楼的四个位置,有了四个人冲杀,已经能挡住曹操大军的攻势。只要能稳住局面,就不能让破军营冲杀。他们是骑兵,不该用来守城,而且破军营是赵云亲自训练出来的,死了个又要花费精力训练,还是等等吧,若真守不住了,再让破军营增援。”

    荀攸想了想,说道:“好吧,就依你的意见。”

    说完,荀攸摆摆手,让士兵退了回来。

    荀攸和郭嘉作为旁观者,冷静的观察着局势的变化,同时制定出应对策略。

    两人能沉得住气,而严颜等人也镇定自若的指挥士兵抵抗。虽然黄叙年纪轻轻,但黄叙的武艺已经不亚于裴元绍等将领,完全能独挡方。他如同尊大石屹立在山上,不管冲上来多少士兵,都无法撼动黄叙。

    黄叙提着口大刀,不知疲倦的劈砍着。

    大刀所过之处,飞溅出蓬蓬鲜血,响起声声惨叫。

    具具尸体躺在黄叙身旁,他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好像是变得麻木了起来,只是双清澈透亮的眸子杀意凛然,令人不寒而栗。

    这是种气势,当个武将在战场上经历了无数次的厮杀,就能有种杀伐之气,令人望而生畏。黄叙和赵云等人镇守函谷关,已经遭遇了无数的厮杀,连番厮杀让黄叙的气质也生了变化。

    有道是居移气,养移体,个人的气质和所作的事情有着很大的关联。

    王灿是益州牧、镇南将军、蜀侯,官职显赫,独霸方,他身居高位的时间长了,久而久之就养成了种威仪,举手投足间会有种贵气。黄叙则不同,他连番杀戮,杀的人多了,自然有了种杀气。

    听起来玄乎,却真实存在。

    曹操派出士兵波波的攻击,却始终无法撼动赵云、严颜、黄忠和裴元绍四人,无法取得突破性进展。曹操骑马站在城楼外,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

    夏侯渊抱拳道:“主公,末将请战!”

    许褚也抱拳说道:“主公,末将请战!”

    不仅是夏侯渊和许褚,连乐进、徐晃、曹洪也纷纷请战,甚至于只剩下条臂膀的夏侯惇也主动请战。士兵在攻城,他们却留在大军后方,无法给大军增强战斗力,这时候正需要个强有力的将领作为表率,领兵杀上去才能鼓舞士气。

    曹操见此,叹声道:“克函谷关难,败王灿更难!”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众人如在云雾,不明所以。

    然而,曹操下句话却让众人都为之惊讶了。

    曹操神色落寞,沉声道:“鸣金,收兵!”

    说完后,曹操策马转身离开。他背影孤寂,透出无限的无奈,若非袁绍撤回冀州,他也不用如此虎头蛇尾!没有袁绍牵制住王灿的支大军,驻守函谷关的兵力将更加强大,他即使曹操能攻下关,但能否攻下益州呢?

    这切,都让曹操心无奈。

    ps;四更完成,收工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