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处理办法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慢着!”

    田丰大喝声,伸手制止士兵往大厅外走去。>   ≦.<≤1﹤ZW.

    贾诩把士兵喊进来,田丰本以为贾诩会让士兵把他拖下去杀了。但田丰却没料到贾诩让士兵把他带下去好生伺候着。

    这样的处理结果,显然不符合田丰的想法。

    他可以死,却不能投降王灿。

    田丰盯着贾诩,沉声说道:“我早就说过两位是才智过人之辈,不需要田丰说过多的废话,两人也能明白田丰的意思。但两位还是想劝降田丰,让我归顺王灿。我实话告诉两位,这是不可能的,忠臣不事二主,我是不会背弃袁绍归顺王灿的,两位若能明白田某的这份心思,直接给个痛快吧!”

    站在大厅门口的士兵嘴巴蠕动了两下,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他是第次看见这样的‘傻子’,竟然不愿意活下来,反而想着引颈就戮。

    古怪!

    太古怪了!

    贾诩笑吟吟的看着田丰,说道:“田丰,你把年纪,也快要到知天命的岁数了,怎么像茅坑里面的臭石头,顽固不化呢?”

    田丰哼了声,并不搭理贾诩。

    李儒劝道:“田先生,袁绍不能用你,我主雄才伟略……”

    话刚说出口,田丰就打断了李儒说话,朗声说道:“我管他王灿是什么狗屁人物,我已经说过不会背叛袁绍,也不可能归顺王灿。即使袁绍对我不仁,但我却不会不忠,你们死了劝降的心思吧,直接杀了更轻松。”

    李儒听田丰喝骂王灿,顿时怒了。

    贾诩盯着田丰,眼睛深邃浩瀚,好像是看穿了田丰的内心样。

    他伸出干瘦的右手,摇晃两下,说道:“优,不要和田丰计较,他是在激将你呢。想让你怒之下杀了他,你若是对田丰下手,正好了田丰的计谋。这厮人老成精,可不是般的人物,虽然脾气像坨臭狗屎,能力还是不错的。”

    田丰听了贾诩的话,嘴角不停地抽搐,眼闪烁着熊熊怒火。

    臭狗屎?

    这样有辱斯的话贾诩都能说出来,令人不齿。田丰瞪大了眼睛,怒气冲冲的盯着贾诩,喝道:“贾诩,你欺人太甚!”

    贾诩轻笑道:“我就欺负你,你能奈我何?”

    田丰捋起袖子,猛地往前踏出步,大声喝道:“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哭声冲霄,可谓是天地同悲;士人之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你这样激怒我,莫非是想和我同赴死么?”

    说着话,田丰直接往贾诩走去。

    贾诩冷笑两声,手挥,士兵立刻冲上去拦住田丰,不让田丰上前。

    田丰喝道:“贾诩,无胆鼠辈,无耻之徒!”

    贾诩慢条斯理的说道:“我是无胆鼠辈又如何?我是无耻之徒又如何?可你呢?个愚忠之人,我和你站在这大厅,都感到羞辱。你这样的人活在世上,简直是浪费粮食,有辱祖宗,早该去死了。”

    李儒愣住了,不解的看着贾诩。

    他们要劝降田丰,怎么变成刺激田丰去死了?

    田丰心存了赴死的想法,他们要做的是开解田丰心的郁结,而贾诩不断地刺激田丰,这不是火上浇油么?

    田丰脑子也不傻,直接问道:“我要死,你为何不杀我?”

    贾诩冷笑两声道:“杀你这样的人,脏了我的手。”

    田丰彻底的愤怒了,喝道:“贾诩,我让你杀死,你却不杀,是何道理?”

    贾诩淡淡的说道:“我没说要杀你,是你自己口口声声要寻死,我这辈子最看不起你这样的人,打着忠义的幌子,其实不过是自己骨子里的懦弱罢了。个懦弱的人,想要借助他人的刀成全自己忠贞的名头,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的人,介懦夫,介懦夫。”

    “懦夫!懦夫!”

    田丰失声大笑,摇头叹息几声,说道:“你懂什么,你不懂啊!”

    说完后,田丰再也不搭理贾诩和李儒,直接走出了大厅。

    李儒见田丰不说话,而是自己走出了大厅,顿时头雾水。他看着贾诩,说道:“和,田丰受了刺激,不会自寻短见吧!”

    贾诩摇头说道:“田丰胸怀韬略,代智者,怎么可能自己去寻死呢?他是聪明人,虽然骨子里面愚忠,但也不是不懂变通的人。只要我们操作得当,主公麾下肯定能多个谋臣,不过是让主公头疼的谋臣!”

    李儒眼眸亮,问道:“和,你有什么妙策?”

    贾诩说道:“妙策没有,笨办法到是有个!”

    李儒翻白眼,又是这句话。

    贾诩笑说道:“刚才你有没有注意到田丰说的最后句话,他说‘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这句话其实表露出田丰心的想法,综合袁绍的性格来看。你认为田丰若是归顺了主公,袁绍会放过田丰的家眷么?”

    李儒摇头道:“以袁绍的性格,肯定不会!”

    贾诩点头说道:“这就是田丰最大的软肋,他虽然被袁绍抛弃了,可家妻儿还在冀州,这是让田丰赴死的重要原因;其二嘛,也就是田丰的性格所致,田丰就是块臭石头,死忠于袁绍,即使袁绍将田丰当做弃子,田丰还是忠于袁绍。”

    李儒搓了搓手,说道:“如此说来,只要将田丰的家眷接到长安,就可以劝说田丰投降了,看来也并不难啊。”

    贾诩摇头道:“以田丰刚强的性格,我们肯定不能说服田丰归顺主公的。我们传信给王越,让他派人去接田丰的家眷,同时把田丰交给主公,让主公头疼吧!”

    李儒笑道:“和,你可真够奸的啊!”

    两人相视笑,大厅响起爽朗的大笑声。

    ……

    两日后,大军休整完毕,而探查袁绍动静的斥侯现袁绍率领士兵马不停蹄的后撤,证实了袁绍的确是往冀州撤去。

    故此,贾诩和李儒也领兵往长安撤去。

    大军离开泾阳县,驻守泾阳县的县令也松了口气,这帮大爷终于离开了。

    两天的时间,袁绍大败的消息飞快的在关传播开来。这样突如其来的结局让许多人为之惊讶,因为开始贾诩和李儒连战连败,分明是袁绍占据优势的,可瞬间之后,局势就生了变化,变成袁绍被打败了。

    此战,已经展现出贾诩和李儒顶尖谋士的水准。

    连串的算计和诈败,最终击败了袁绍。

    ps:四更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