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文丑之死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郭图神色谦恭,沉声说道:“主公,如今木已成舟,局势已成溃败之势,即使悲愤也无济于事,现在该考虑的是怎么样安全撤退,怎么样尽快收拢所有的士兵。≥  <.≤1ZW.”

    说到这里,郭图小声说道:“我们遭到惨败,所有人都心悲恸,唯独个人心正高兴着,而且幸灾乐祸。”

    袁绍眉头挑,问道:“谁?”

    郭图看了袁绍眼,说道:“田丰!”

    袁绍哼了声,却没有说话。

    郭图急忙又说道:“主公,您想啊,田丰猜了李儒的计谋,却被主公囚禁起来,他心肯定满怀怨气。如今大军失败,田丰知道情况后,肯定得意洋洋,等着主公去向他请罪,或者是等着主公重新重用他。”

    袁绍听,脸上的表情顿时生了变化。

    郭图又说道:“田丰性情倨傲,目无人,从不把主公放在眼,他肯定要大肆指责我们犯下的错误,证明他是对的。”

    这番话,是针对袁绍的性格才这么说出来的。

    郭图通过污蔑田丰,成功的转移了袁绍心的怒气,让袁绍把田丰当做出气筒。

    袁绍听完后,脸色已经阴沉如水。

    他心的愤怒全都对准了田丰,而不是郭图这个谏言他出兵的谋士。

    其实,郭图的话只是给了袁绍借坡下驴的机会。袁绍骨子里非常的骄傲,而且非常好面子。他领兵遭到失败,不可能主动认错,更不可能当着田丰的面主动认错。事实证明田丰是正确的,袁绍无法面对田丰了。

    因此,袁绍需要个借口,然后派人去堵住田丰的嘴。

    袁绍想了想,说道:“公则,田丰居功自傲,目无主上,又狂妄自大,难以驯服,你来处理田丰的事情吧!”

    “诺!”

    郭图抱拳回答,喜滋滋的答应了下来。

    袁绍轻飘飘的句话,把田丰打入了地狱。至于这场战争的失败,袁绍直接忽略了,诚如郭图所言,他虽然被李儒击败了,但他的根基在冀州,如今损失了部分士兵,对袁绍的影响并不大,只要休养生息,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袁绍把目光看向张颌和高览,吩咐道:“张颌、高览,你们立刻组织士兵后撤。”

    “诺!”

    两人得到命令后,终于松了口气。

    刚才袁绍让两人组织溃逃的士兵起反击,无疑是给两人布置了道难题,难以施行的。如今大军主动后撤,就非常容易了,也能轻易的保住自己的小命。两人快传达命令,让所有的士兵后撤,当撤军的命令传达下去后,士兵更加乱成团。

    袁绍回头看了眼,摇头叹息声,策马后撤。

    郭图没有跟着袁绍后撤,而是策马朝田丰的囚车跑去。

    他骑马跑到田丰的囚车面前,笑说道:“田丰啊田丰,你性格刚直而犯上,主公岂能容你。主公虽然败北,但我却能返回冀州继续做官,而你将永远留在此地。”说完后,郭图让士兵将田丰留在此地,然后往后撤退。

    如此,田丰被留在了战场上。

    个个士兵从田丰身边快的跑过,却没有人救援田丰。

    “哈哈哈……”

    田丰看着不断后撤的士兵,竟然失声大笑。他的笑声凄凉悲怆,充斥着不甘的怨气,他大声吼道:“袁绍小儿,无能之辈,大好基业徒为他人作嫁衣耳!”

    说完后,田丰瘫坐在囚车,等着敌军来杀。

    袁军后撤的时候,典满和丑的追逐战也更加激烈起来。两人先后趟过河,前后,快奔跑。

    典满怒吼道:“丑,你他娘的能不跑么?”

    丑闻言,回头看了典满眼,扭头继续奔跑。

    典满见丑没有反应,又大吼道:“丑,典大爷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立刻停下来,否则老子杀了你。”

    丑嘴角微微抽搐,感觉有些荒唐。

    他若是停下来和典满厮杀,肯定被杀死。

    这种情况,丑不可能停下来。

    若是他的手臂没有受伤,丑早就提着长刀杀向典满,不会让典满嚣张狂妄的吼叫。然而,他的右臂受伤,左肩也被徐荣刺,已经无法用力,而且左手挥刀也不能挥出所有的实力,所以丑只能快的逃窜。

    “砰!”

    战马奔驰的时候,突然撞到了名后撤的士兵身上。

    巨大的力量撞在士兵身上,士兵惨叫声,直接被撞飞了出去。丑策马狂奔,奔跑的惯性太大,冲锋的时候难以停下来,战马骤然撞到个士兵后,将士兵撞得七窍流血,落在地上没有了气息。

    丑看了士兵眼,继续往前奔跑。

    然而,正是这点时间,典满策马冲了上来。

    典满左手握住镔铁轧油锤,猛地挥出,铁锤横空,出呼呼的声响。但铁锤在空并没有砸丑,让丑躲掉了。

    丑额头上冷汗直冒,心也紧张了起来。他被典满追着不放,心的情绪也变得躁动起来。尤其典满双手提着令人忌惮的铁锤,让丑非常的紧张,只要被铁锤砸在身上,肯定重伤,甚至于被锤砸死。

    “驾!驾!”

    丑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快狂奔。

    他不仅右臂受伤,左臂也被徐荣戳枪。刚开始的情况还好些,现在却非常疼痛,让丑觉得左右两肩都沉沉的,提不起力量。

    典满迟迟不能追上丑,猛地大喝道:“!”

    他大吼声,竟然将左手的铁锤甩了出去,砸向丑胯下的战马。铁锤力量十足,度也非常快,转瞬间就呼啸而至。

    “嘭!”

    声闷响,战马的屁股被铁锤砸。

    “希聿聿!”

    战马嘶鸣声,庞大的身躯竟然直接摔倒在地上。被铁锤砸的马屁股鲜血淋漓,惨不忍睹。战马摔倒的瞬间,丑也从战马上摔下来,他落地的时候,碰到了左臂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丑连抽几口凉气,自语道:“小畜生,等老子逃过这劫,誓要杀你!”

    他话音落下,典满却策马追了上来。

    典满鼓足了力量,闪电般举起右手的铁锤,旋即快砸下去。

    丑从战马上摔在地上,摔得七荤素。他强打起精神,左手撑在地上,想要爬起来,可巨大的铁锤挂着股呼啸声,直接砸在丑的脑袋上。

    “啵!”

    好像是气球破裂,丑的脑袋被铁锤砸烂了。

    典满还不解气,又闪电般抡起铁锤,在丑身体倒下的瞬间,锤砸丑的胸膛,巨大的力量撞击在丑的胸膛上,使得丑的胸膛凹陷了下去,而丑的身体也如同炮弹样,被打飞了。

    典满杀死丑后,大吼道:“袁绍小儿,丑被典大爷杀了,你也前来受死!”

    声音带着丝稚气,却浑厚无比。

    ps:四更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