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最后的杀招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轰隆隆!!”

    无数只马蹄重重的踩在地面上,出隆隆的声音。  ﹤.﹤≦1≦Z≦W<.

    那沉闷却的声音,好像是踩踏在心坎上,令人心紧。马蹄声越来越近,地面也轻微的震动着,上千匹战马同时狂奔,那场景足以让所有士兵震惊。

    张颌和高览还没有来得及出战,已经被惊得愣愣呆。

    先是炸裂冰层,现在又是骑兵冲杀。

    这样的手段,令人头皮麻。

    此处的地势并不开阔,也不适合大范围的战马冲锋。即使有无数的战马冲出来,只能是在官道上冲锋。两人循着声音望去,却现声音的来源是河对面官道的拐弯处后面,虽然轰隆隆的马蹄声已经传来,却还没有战马冲出来。

    无数的战马狂奔,袁绍胯下的战马也躁动不已。

    袁绍听见马蹄声传来,也是脸色大变,眼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然而那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不断传来,的确是存在的,而且马蹄声越来越大,战马距离袁绍的位置也越来越近。

    “扑通!扑通!”

    袁绍骑在马上,分明听见了自己急促的心跳声。

    郭图站在袁绍身后,面如土色,神色慌张。

    他双手紧紧地地拉住马缰,双眸盯着官道的拐弯处,期待冲出来的并不是战马。然而,这只是他自己的臆想,不可能实现。

    战场上,袁军士兵听见马蹄声后,露出惊愕的神情。

    他们停了下来,朝着声源的方向望去,却没有现战马冲出来。

    下刻,这些士兵却看见匹又匹的战马冲出来,顿时惊讶得大声吼叫,赶忙往后撤。河流上的冰层已经断裂,士兵想要逃回去,唯的办法是趟过河。

    横贯战场的河流并不深,只能淹没到胸口处,而且河流的底层全是石子,并不是容易陷下去的泥潭。士兵们只要下河后,很容易就能趟过去,但已经是冬季,而且天气也逐渐黑暗下来,河水冰冷刺骨,让袁军士兵难以忍受,冷得直打哆嗦。

    面临生死抉择,所有的士兵咬咬牙,快的脱掉铠甲,提着战刀往河水冲去,想尽快的冲过去,躲开骑兵的冲锋。

    黄忠见骑兵杀出,大吼道:“让路,立刻让出官道!”

    命令传达下去,个个士兵快分开,兴奋的站在官道两侧,给破军营骑兵让出条道路出来。这队骑兵,就是徐荣率领的千多破军营骑兵,虽然徐荣没有领兵冲杀,但典满却充当了主将,率领破军营杀出。

    千多破军营士兵,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但以眼前的战场而论,肯定是无法阵列千余破军营骑兵,毕竟官道并不宽。

    由于此地并不宽阔,典满带着千余骑兵隐藏起来的时候,只能往后退,在宽敞的地方停下。等狼牙营士兵炸裂冰层后,突然迸出巨大的声响,典满才带着骑兵赶到战场上,利用骑兵的优势杀敌。

    骑兵冲出官道的拐弯处后,如狼似虎的冲向不断逃逸的援军士兵。

    典满骑在匹大黑马上,提着两柄镔铁轧油锤,左右开弓。硕大的铁锤砸下去,立刻将后撤的袁军士兵砸飞了出去。

    “砰!砰!”

    铁锤落下,砸在士兵的脑袋上,将脑袋砸得稀烂。

    战场上冲杀,典满的两柄铁锤占据了巨大的优势,只要他奋力挥舞两柄铁锤,周围丈的范围之内,没有士兵能冲进去。

    破军营骑兵冲上来,杆杆长枪闪电般探出。

    枪如林,人如虎,战马如龙!

    所有的破军营骑兵握紧手的长枪,往逃窜的袁军士兵身上刺去。枪尖锋利无比,个照面就把袁军士兵身上的铠甲戳穿,直接戳进了士兵的血肉当。

    “噗!噗!……”

    连续不断的声音响起,蓬蓬鲜血随着长枪收回,立刻喷溅出来。

    袁绍麾下的士兵不断地倒在血泊,大声惨叫。

    典满冲进了袁军士兵,肆无忌惮的冲杀。他挥舞着铁锤,好像是雄狮冲进了羊群,没有能阻挡他的东西。典满的想法显然不会是杀死几个袁军士兵,虽然杀死敌人让他兴奋无比,但这并不能满足他好战的心理。

    典满的目光在战场上来回逡巡着,突然看见了策马逃跑的丑。

    李儒和袁绍交锋许多次,典满对颜良和丑非常熟悉。他看见丑骑马在河赶路,立刻大声吼:“丑,典大爷来了,走慢点!”

    典满看见丑后,顿时兴奋了起来。

    他大声咆哮,好像疯魔了样。

    两柄镔铁轧油锤在空留下道道模糊的影子,带着呼呼的劲风声,直接落在士兵身上,出砰砰的声音。袁绍麾下的士兵心想逃回去,他们看见典满凶残暴戾,哪敢去阻拦典满,也没有去阻拦典满的心思。

    逃命,才是最重要的!

    如此来,典满所过之处,袁军士兵纷纷躲开,任由典满冲锋。

    典满能肆无忌惮的冲锋,可丑却不行。

    丑骑马过河的时候,有无数的士兵也在过河,挡住了丑的路。这些士兵都是个阵营的,丑不可能将这些士兵撞翻在地,直接冲撞过去。

    开始,丑大声吆喝,让士兵们闪开。

    然而,这些士兵门心思逃命,根本不搭理丑。

    丑心焦急,又回头看了典满眼,见典满也策马冲入河水,正快的追赶过来,顿时更加的烦躁起来。他心狠,直接策马冲锋,不管前方是敌军还是自己的士兵,只要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就行了。

    典满距离丑越来越近,兴奋得哇哇大叫。

    他大吼道:“丑,别跑,别跑,典大爷让你尝尝大锤的厉害!”

    典满越是大吼,丑心就越焦急,他不停地催促着战马加,想尽快的逃回军阵,和大军起逃跑。

    河对岸,袁绍看着大军突然间崩溃,已经是面如土色。

    计了!

    真的计了!

    袁绍心叹息,回头看了郭图眼,眼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此时,袁绍心有些后悔了,若是听从田丰的建议,步步为营,稳扎稳打,肯定不会有这场大败了。他神情不停地变化着,阴晴不定,显然是为了大军的失败而后悔。

    这场战争,肯定是了李儒的诱敌之计。

    李儒将决战的地点选在此处,先诈败诱使大军过河,再让黄忠、徐荣和周仓杀回来,击溃了袁绍的先锋部队。在大军开始反攻的时候,又有士兵把厚厚的冰层炸裂,如今又有骑兵突然杀出,打了援军个措手不及。

    连串的手段,让袁军兵败如山倒。

    郭图看见袁绍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后,心咯噔下,暗道不好。他心思急转,黑溜溜的眼珠子不停转动。

    这时候,袁绍问道:“公则,大军溃败,我们该怎么办?”

    郭图心突,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

    若是不把袁绍说服,他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而且田丰还在旁边虎视眈眈,他就更要小心谨慎,定要说服袁绍。

    ps:四更之,继续求鲜花支持,老是吊在鲜花榜最后位,大家多多支持,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