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点火?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支弓箭射出后,黄忠并没有就此停下。≧ ≯≥ ≤.≦﹤1≤Z﹤W.

    他面无表情,神情不悲不喜,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但眼眸却闪烁着冰冷的杀机,令人骨子里感到寒冷。他伸手从兜囊取出支弓箭,行云流水般搭在弓弦上,微眯的眼眸猛地睁开,大喝道:“杀!”

    声大喝,让站在周围的士兵都为之惊。

    转瞬间,第二支弓箭脱弦而出,紧跟着第支弓箭射向丑的后背,两只弓箭相差的时间不过几个眨眼间。

    相比于第支弓箭,第二支弓箭的力量更大,射出去的度也更快。

    如此,也就造成了两支弓箭几乎同时射向丑的后背。

    “咻!咻!”

    弓箭在空划过道道模糊的影子,锋利的箭头闪烁着冰冷的光芒,两支弓箭呼啸着朝丑的后背射去。

    丑刚刚摆脱了周仓、徐荣和黄忠的纠缠,快的策马后撤,以免步颜良的后尘。丑虽然想替颜良报仇,恨不得立刻杀了黄忠,用黄忠的脑袋祭奠颜良,奈何形势逼人,他不得不后撤,否则被三个人围攻,迟早要成为黄忠的刀下亡魂。

    正当丑快后撤的时候,股极度危险的感觉突然从心底升起。他边策马奔跑,边转过头去,查看后方的情况。

    乍眼看去,丑的瞳孔猛地缩,只见两支弓箭急射来。

    丑心惊骇,却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挥刀格挡。

    “啪!”

    长刀的刀背直接拍在其支弓箭的箭杆上,将弓箭撞飞了出去。另支弓箭如附骨之疽射来,好在丑反应非常快,拍掉第支弓箭后,又用刀刃撞到弓箭的尾部,改变了箭头的方向,使得弓箭往另外的方向射去。

    顷刻间,传来声惨叫声。

    丑循声望去,看见他麾下的名士兵被弓箭射脖子,下倒在了地上。对此,丑只能叹息声,继续策马逃跑。

    他骑马逃窜的时候,身后又传来弓箭的破空声。

    这次,黄忠连三箭。

    三支弓箭射向丑身上不同的位置,并没有射向同个地方。丑见黄忠像狗样咬着他不放,心恨得牙痒痒,可黄忠在远处射箭,而他成了黄忠的靶子,这让丑心颇为无奈,感到无可奈何。

    三支弓箭射来,丑心突然紧张了起来。

    若是扑通的弓箭手,即使是几名弓箭手同时射箭,丑也能轻易挡住。

    然而,黄忠却不同,黄忠射出的弓箭不仅度快、力量大,而且精准度非常高,如此精准的箭术让丑心非常忌惮。若是他稍微不注意,或者是粗心大意下,就很可能就成为黄忠的箭下亡魂,因此丑非常小心。

    然而,丑越小心,心却更加的紧张了。

    眼见弓箭射来,丑立刻挥刀阵劈砍,想将弓箭劈飞。

    “嚓咔!嚓咔!”

    三支弓箭,两支弓箭直接被劈飞了,而剩余的第三支弓箭却躲开了丑的长刀,直接射在丑的右手臂膀上。弓箭的箭头不仅锋利,而且裹挟着巨大的力量,直接戳穿了丑右臂上的护肩,射入臂膀。

    “啊!!”

    丑惨叫声,身体也微微摇晃了下。

    他握住长刀的手微微颤抖着,股猩红的鲜血从右臂上流淌下来,顺着手臂流下,将丑的手臂染成了血红色。

    丑的长刀,虽然比不上蒲元锻造出来的宝刀,但也是精铁锻造,重量接近四十斤。往常的时候,丑提着长刀没有任何感觉,但是当他的右臂被弓箭射后,就显得力量不足了,只要他右手力,手臂的疼痛就像是抽筋儿样,疼入骨髓,令丑难以忍受。

    “嘶!嘶!”

    撕心裂肺的疼痛波波的传来,使得丑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他牙关咬紧,神色狰狞吓人,回头恨恨的看了黄忠眼,然后继续奔跑。等绕过道路上的弯道后,才躲开了黄忠的弓箭,不用被黄忠射杀。

    丑右手紧紧地的握住长刀,股股鲜血不断的流淌下来,染红了手掌。他躲过了黄忠的弓箭后,故意放慢了战马的度,左手下握住射在右肩上的箭杆。他抓住箭杆的瞬间,还没来得及抽出来,就已经感觉伤口阵疼痛,好像身体都要忍不住战栗了。

    “黄忠,我必杀你!”

    丑仰天大吼,左手猛地用力,将弓箭拔了出来。

    “噗!”

    箭头勾连着点血肉把出来,鲜血随着箭头拔出洒落在空。

    滴滴鲜血落下,滴落在马背上,或者是落在了地上。弓箭拔出来后,猩红的鲜血从伤口处不断地流溢出来,非常凶猛,丑赶忙从衣衫上扯下块布条,快的绑在右臂上,阻止鲜血继续流淌出来。

    此时,丑感觉受伤的右臂变得麻木了起来,这不仅是因为流失了过多的鲜血,还有剧烈的疼痛让右臂提不起丝毫力量。

    丑深吸口气,将长刀换到了左手。

    他缓缓的抬起了右臂,下拉住了马缰,又策马快奔跑。

    “踏!踏!……”

    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官道后方传来,黄忠、周仓和徐荣率领士兵杀了回来,已经跑出了拐弯的官道,杀向逃逸的袁军士兵。

    这时候,最惊讶的是袁绍。

    他依旧留在河对面,还没有过河。

    袁绍看着远方官道上的袁军不断地逃逸后退,嘴角微微抽搐着。他目光扫,又看见丑右臂上裹着染红的布巾,心突地升起不好的预感。可目前他麾下的士兵气势如虹,正在奋力的度过河面,怎么可能败退呢?

    有埋伏?

    袁绍本能的策马往后退了步,却又摇了摇头。

    这里的地势并不开阔,却也没有高大的山坡,也没有茂密的树林,即使设下伏兵也不可能太多。这种情况下,怎么会让丑带着士兵后撤呢?

    袁绍心不解,却听见对岸传来大吼声:“点火!”

    “点火!”

    这两个字最先是黄忠吼出来的,他策马冲出官道的拐弯处,看见袁绍麾下的士兵已经有小半快要走过河面,剩下的许多士兵都在冰面上行走。个个士兵在冰面上小心翼翼的行走,宽阔的冰面上满是士兵。黄忠见到这样的情况,毫不犹豫的大声咆哮。

    “点火!”

    “点火!”

    黄忠大声吼叫,跟着黄忠杀出来的士兵也轰然回应,巨大的吼声在宽阔的战场上不停地回荡着,让正策马奔逃的丑惊讶不已。

    点火?

    难道是火攻?可这里有草木么?

    丑左右打量了番,眉头紧皱起来,因为河流两侧虽然有着枯萎的蒿草,但这些蒿草的数量并不多,也不足以引燃场大火。最重要的是官道周围没有可以引燃的树木杂草,即使黄忠想用火攻,也难以成事。

    不仅是丑心疑惑,袁绍和郭图也愣住了。

    两人相视望,不明所以。

    ps:四更之三,这场战争大幕拉开了,求鲜花,急需鲜花支持,拜谢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