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败文丑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黄忠边冲锋,边大吼道:“兄弟们,贼将已经被杀了,随我杀呀!”

    黄忠张嘴大声的咆哮,如同雄狮怒吼,雄浑的声音在战场上回荡着。≥≧  ﹤.1ZW.士兵们听见了黄忠的吼声,又打量了几眼,见黄忠果真杀死了地方大将,顿时激动了起来。顷刻间,大军的士气下振奋起来,士兵们纷纷提着汉刀朝袁军冲去。

    转眼间,黄忠就扭转了士气。

    然而,对于袁军而言,颜良被杀不啻于耳旁响起声惊雷。

    在袁军士兵眼,颜良和丑是军的两大支柱,是所向无敌的象征。袁绍领兵征战沙场,颜良和丑也跟随袁绍东征西讨,立下了赫赫战功。两人武艺精湛,无人能敌,是士兵们崇拜的对象,但颜良突然间被杀死,袁军士兵心的支柱轰然倒塌。

    惊愕!

    亦或者,还有丝恐惧!

    所有的士兵感觉如在梦,但颜良的确已经被杀死,连尸体也被砍成了两截,已经是死得不能再死了,再也没有复活的可能。颜良的死,对于袁军士气的打击非常大,甚至让士兵心有了遁逃的想法。

    连颜良都被杀死了,他们能做什么呢?

    不过,幸好还有丑支撑着,士兵们才没有溃逃。

    事实上,这就是军主将的用处所在。个主将在战场上所向披靡,麾下的士兵就战无不胜,敢于拼命,因为他们有个信念,心也有根支柱。但是,当信念和支柱突然间崩塌了下来,士兵们就会开始畏惧,感到害怕。

    黄忠瞥了眼麾下的士兵,眼见所有士兵奋勇杀敌,脸上露出了抹笑容。他不停地挥舞长刀,同时大吼道:“挡我者死!挡我者死!”

    刀光闪烁,长刀连续不断地挥出。

    惨叫声此起彼伏,黄忠挥刀将挡在前面的袁军士兵杀全部杀死,然后策马朝丑冲去。他杀死了个颜良,仅仅是打击了袁军的士气,只要丑还活着,袁军士兵的心就还有根支柱,因此必须要杀死丑,才能让袁军的士气轰然崩塌,无法抵抗。

    丑也现黄忠正在杀死挡住道路的士兵,快朝他冲来。

    见此,丑心没有丝毫畏惧,反而非常兴奋。因为黄忠主动杀过来,正好符合丑报仇的心思。

    “呼!呼!”

    丑的呼吸显得有些急促,胸膛也不断的起伏着。

    他抡起长刀闪电般杀向徐荣,想将徐荣杀死。长刀和徐荣的长枪碰撞在起后,响起声巨响。旋即,巨大的力量从长刀上倾泻下来,让徐荣的手掌都疼痛不已,而且徐荣握住长枪的右手手掌已经流溢着鲜血,只是他还在死死的坚持着。

    徐荣多坚持点时间,对黄忠来说就是份支持。

    若是徐荣开始就畏畏缩缩的,和周仓起都不能拖住丑,那黄忠就难以斩杀颜良。而且颜良和丑合力攻击黄忠,说不定被杀的不是颜良,而是黄忠。故此,徐荣不管手掌多疼痛,他都死死的咬牙坚持着,定要等着黄忠杀来。

    “去死!”

    丑没有拿下徐荣,顿时愤怒了起来。

    虽是如此,却又让徐荣出枪的度慢了下来。

    正因为如此,周仓出刀的时候,就没有了徐荣为周仓打掩护。丑刀劈出,瞬间朝周仓劈去,想要杀死周仓。

    周仓见此,急忙挥刀格挡。

    丑嘿嘿冷笑,他的长刀在半空的时候,刀刃突然翻转,刀背对准了周仓的刀刃。丑奋力挥出长刀,刀背轰然间砸在了周仓的大刀上。即使丑使用刀背劈砍,依旧被周仓的大刀砍了个豁口,可巨大的力量从刀背上迸出来,将周仓的大刀砸飞了出去。

    刚开始的时候,丑和周仓、徐荣交手,方面是忌惮两个人联手攻击他,另方面也忌惮周仓手的大刀。如今颜良被杀,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先杀死个再说。

    黄忠杀了他的兄长,他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哐当!”

    周仓的大刀飞了出去,插在地上。

    丑神色冷峻,刀身突然转,刀刃朝周仓的腰间削去。

    周仓手的大刀虽然被砸飞了,但眼疾手快,在丑挥舞长刀削来的时候,身体快俯下去,紧紧地靠在战马的马背上。刀刃倏忽间从周仓的头上削过,只要周仓稍微慢点,就要被丑的长刀削。

    丑冷哼声,又抡起长刀,竟然由上往下劈砍。

    这刀的递极快,让周仓没有应对的时间。

    徐荣策马在周仓旁边,虽然他看见丑挥刀劈向周仓,却来不及支援,只得大吼道:“周仓,下马,快翻身下马!”他神情焦急,脸上带着担忧的神情。周仓是跟随王灿的老人,旦周仓被杀,王灿势必要大雷霆。

    周仓脸色苦,他的身体靠在马背上,两条腿又分别跨坐在马背两侧,即使要跳下战马,另侧的腿也要收回来才能下马,可旦翻身,肯定要被丑劈。

    其后果,肯定要被被劈断条腿,成为废人。

    周仓想到自己后半生是条腿,心就戚戚然。

    让周仓成为个瘸子,周仓无法忍受,与其如此,他干脆躺在马背上不动了。就在周仓闭目等死的时候,丑迅猛劈下的长刀并没有落下,而是耳旁响起巨大的响声,那响声让周仓都感觉耳膜疼痛。

    周仓抬头看去,却是黄忠刀横出,挡住了丑的刀。

    黄忠大喝道:“周仓,还不躲开?”

    周仓快反应过来,赶忙策马跑开。周仓手的大刀虽然掉落在地上,却有士兵捡起来,又递给了周仓。此时,有黄忠牵制丑,周仓和徐荣都松了口气。两人杆长枪,口大刀,快的往丑身上的要害招呼。

    三个人,围攻丑人。

    “噗!”

    徐荣手握长枪闪电般探出,下戳在丑的左肩上。

    “嘶嘶!”

    丑倒抽口凉气,嘴角不停的抽搐着,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

    以丑的武艺,徐荣这枪肯定戳不的,但丑不仅要躲避徐荣的长枪,还要躲避周仓和黄忠的战刀。黄忠的长刀势大力沉,力量比丑都更强横,而且丑还需要躲避周仓手的大刀,所以丑硬生生的承受了徐荣的长枪,却躲开黄忠的长刀。

    有了黄忠加入,局面立刻生变化。

    不管丑如何奋力厮杀,都无法改变局面。

    丑咬咬牙,猛地挥刀将周仓和徐荣逼退,又挥刀挡住黄忠的长刀,然后毫不犹豫的策马撤退。他很想为颜良报仇,但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而且面临三个武将的攻击,丑也无法取得胜利。

    丑后撤,袁军的士气迅落到了最低点。

    黄忠在丑后撤的时候,快拿出腰间悬挂的弓箭,又从马腹上悬挂的兜囊取出只弓箭搭在弓弦上,瞄准了丑。

    “嗡!”

    弓弦震动,弓箭脱弦而出,直奔丑的后背而去。

    ps:四更之二,周了,继续求鲜花支持,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