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继续败退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士气这样的东西,虚无飘渺,无迹可寻,可以感受,却无法触摸。>>> ≦.≤<1ZW.

    然而,士气确实是军队立足的根本。

    三国历史上,袁绍率领十数万大军屯兵官渡,信誓旦旦的要和曹操决雌雄,分出谁是北方的霸主。双方在官渡交战,僵持不下,但是袁绍屯在乌巢的粮草被焚后,袁绍大军的士气落千丈,纷纷逃窜,连袁绍自己也没有争斗的想法,狼狈逃回邺城。

    反观曹操大军,气势如虹,路冲杀,杀得援军丢盔弃甲。如此玄妙的东西,在战场上有着很重要的用途。

    袁军气势如虹,无可抵挡。

    李儒和贾诩看见这种情况后,立刻下令士兵后撤。

    袁绍策马站在大军后方,当他看见李儒让大军后撤,顿时大笑起来,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只是他环顾左右,觉得少了点东西,蓦地想到没有现田丰。袁绍立刻朝身边的侍卫吩咐道:“去,将田丰带来!”

    “诺!”

    士兵回答声,立刻执行命令去了。

    不多时,田丰被士兵带了过来。

    田丰过来的时候,依旧是坐在囚车,失去了自由。

    袁绍不断追击李儒大军的士兵,以及已经不断后撤的敌军,笑眯眯的盯着田丰,说道:“田丰啊,你说孤领兵和李儒交战必败,可现在李儒和贾诩已经是兵败如山倒,不堪击,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这番话,是赤-裸-裸的打田丰的脸,没给田丰丁点面子。

    田丰盘腿坐在囚车,髻散乱,脸上还有污渍。

    由此可见,田丰的日子过得很不好。

    不过,田丰还是气十足,大声说道:“主公,卑职依旧坚持己见,认为李儒和贾诩是诈败,故意引诱主公追击。虽然李儒连败,可士兵逃跑的时候并没有慌乱,由此可见李儒还有后手没有使用,若主公见好就收,稳扎稳打,肯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若是急于求成,大败就在眼前,为期不远矣!”

    “呼!呼!”

    袁绍听了后,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混账,混账!”

    袁绍心不停地喝骂,他找来田丰是想炫耀番,可田丰番话让袁绍的心情顿时变得糟糕起来。他放眼看去,李儒领兵逃窜的时候,士兵大声嘶吼,哭爹喊娘,哪有什么不慌乱的,田丰的话简直是派胡言,没有点根据。

    郭图策马走上来,低声说道:“主公,田丰死要面子,嫉妒主公取得大胜了。”

    他声音很小,只有袁绍听见。

    袁绍眉头挑,点了点头,觉得郭图说得有道理。田丰这个老头子顽固不化,是典型的死要面子,即使田丰知道自己犯了错误,却还不肯悔改。他直坚持李儒使诈,肯定是嫉妒他打了胜仗,所以不肯承认。

    袁绍心这样想,心情又莫名的好了起来。

    他挥手道:“带下去,好生看管!”

    袁绍打了士兵后,又下令大军追击。袁绍跟着大军吊在后面,慢悠悠的欣赏着大军追上去厮杀的场景,心畅快无比。

    “儿郎们,建功立业就在此时,杀呀!”

    袁绍大声嘶吼,竭力大喊。

    有袁绍助阵,袁军更加勇猛,不断地冲上去厮杀。

    李儒命令大军后撤的时候,黄忠就刀逼退颜良,也策马跟着大军后退。他和颜良纠缠了许久,已经摸清楚了颜良的底细,也有把握能够斩杀颜良,杀掉袁绍的大将。只是李儒下令要佯装失败,他就继续后撤。

    在颜良眼,黄忠是个难逢的对手。

    所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他和黄忠交手数十个回合,都无法斩杀黄忠,而黄忠也无法斩杀他。两人这样的交手最有看头,可以说是个层面的,武艺相差不多,打起来更加过瘾。颜良眼见黄忠撤退,大声嘶吼道:“黄忠,哪里逃!”

    他策马追赶,手柄长刀不断挥出。

    “咻!咻!”

    刀刃破空,不断的响起锐啸声。锋利的刀刃劈在士兵身上,下就劈裂了士兵身上的铠甲,破开血肉,将士兵杀死。

    颜良所过之处,士兵惨叫,战马嘶鸣,个个士兵死在他的刀下。

    与此同时,丑也展开了杀戮。

    在徐荣和周仓往后撤退了,丑便冲向落在后面的士兵。这个属于袁绍麾下的大将不停地厮杀,凶悍无比,而且丑的打法比颜良更加凶猛霸道,所过之处人仰马翻,鲜血喷溅,蓬蓬鲜血洒在丑脸上,将他粗犷的面庞点缀得非常吓人,令人望而生畏。

    战场上,鲜血横流,惨叫声不断响起。

    李儒和贾诩领兵快撤退,他们看着后方被杀死的士兵,脸上闪过抹痛楚。

    若非这样,如何能够引诱袁绍上当呢?

    大军后撤的时候,个个士兵扔掉了手的武器,脱下了身上的铠甲,扔在地上,然后撒开脚丫子后撤。

    士兵奔跑的度越来越快,逐渐和颜良、丑率领的大军拉开了距离。

    脱掉铠甲、扔掉兵器的士兵身轻如燕,度贼快。

    颜良和丑见此,方面高兴,方面却恨得牙痒痒。

    两人高兴地是因为李儒的大军已经是军心散乱,败涂地。但是李儒率领的大军跑得太快了,他们难以追上,无法斩杀更多的敌军,所以又让两人心愤恨不已,颜良和丑率领大军不停地追逐,死死咬住李儒的尾巴,想彻底的剿灭李儒和贾诩。

    大军路狂奔,从午追到了下午。

    天色也逐渐昏暗下来,冬日的黑夜本就来得早,所以天色很早就开始黑暗下来,虽然能看清楚前方的情况,却无法看得真真切切。

    不过,正处在疯狂追逐当的士兵,显然没有考虑这些问题。

    他们快追赶,不断地追杀敌军。

    “报!”

    大军继续追杀的时候,名斥侯跑到颜良身旁,朗声说道:“将军,前方是泾河的条支流,李儒已经率领士兵从河面上跑了过去,我们是否继续追赶?”

    遇到结冰的河流,斥侯谨慎的跑回来禀报。

    颜良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丑已经冲了上来,说道:“管他的,先冲过去再说!”

    话音落下,丑风般的冲了上去。

    颜良并没有阻拦丑,因为丑冲过去后正好可以试探下情况。颜良虽然也是武将,却没有被冲昏脑袋,他想了想,又说道:“虽然冰面结冰,但并不是最安全的,你立刻去禀报主公,由主公定夺!”

    “诺!”

    斥侯抱拳回答声,找袁绍去了。

    不多时,斥侯就跑了回来,禀报道:“将军,主公让大军继续追赶,定要歼灭李儒的大军,您和将军作为先锋军冲过去,务必要跟上李儒的大军,主公已经命令大军追赶,大军随后会渡过河面,追杀敌军。”

    颜良点点头,也带着士兵冲了上去。

    他和丑都是此战的先锋,而且必须咬住李儒的大军,不能让李儒逃走。

    ps:四更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