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刘备当车夫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关羽瞥见张飞脸憋屈的模样,捋了捋颌下的美长髯,脸上露出沉思之色。 ≧ ≤.1ZW.

    他耐着心思,缓缓说道:“三弟,大哥和吕布有仇,我也希望杀死陈宫。可此时彼时,不能混为谈。昔日诸侯讨董的时候,袁绍、曹操、袁术和王灿是盟友,现在却相互攻伐,袁术和吕布曾经也是敌人,现在却联合起来攻打王灿。我们和吕布有仇,却不能为了报仇而影响了大哥的大业,凡事要三思而后行!”

    张飞撇撇嘴,不屑的说道:“不就是个陈宫么?杀了又何妨。”

    关羽闻言,顿时无语了。

    刘备握着张飞的手,意味深长的说道:“三弟,我们占据汝南,拿下豫州,但麾下的人才却太少,底蕴不足,陈宫是个人才,值得见!”

    刘备见张飞还是耿耿于怀,说出了心的想法。

    只要对他有用的人,都想要收为己用。

    至于能不能成功,另当别论,而他自己做不做,又是回事,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张飞闻言,叹了口气,说道:“好,我听大哥的,不会主动寻仇的。”

    刘备和关羽听了后,颗心才落地了。张飞性子暴躁,刘备和关羽最害怕的就是张飞表面上答应下来,私下里却带着士兵去找陈宫的麻烦。故此,刘备要做好张飞的思想工作,让张飞放下芥蒂,为刘备的大业考虑。

    “报!”

    脚步声响起,急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名士兵快跑进院子,旋即单膝跪在地上,抱拳道:“大人,陈宫的车队已经在汝南城外五里处,快要抵达城门口了。”

    刘备眉头挑,急忙说道:“走,出城迎接!”

    说着话,刘备就和士兵往外走。

    关羽和张飞跟在刘备身后,也往城门口行去。关羽知道刘备心的想法,也知道刘备这么做的意图,心没有任何怨言。可张飞心却不这么想,他没有带兵杀死陈宫已经是宽宏大量,却还要出城迎接陈宫,这是哪门子道理呀?

    张飞肚子怨气,只能压在心。

    三个人出了郡守府,骑马朝城门口奔去。

    时间不长,当刘备三人抵达城门口的时候,陈宫的车队还没有抵达,仍朝着汝南城靠近。刘备环顾左右,想了想,立刻吩咐士兵去准备辆马车,放在城门口。

    关羽见此,思虑番后,也明白了刘备的目的。

    张飞身在云雾,时间没有弄明白刘备搁置辆马车在城门口的用意。

    三个人,骑在马上,静静的等待着。

    “来了,来了!”

    不知何时,名士兵大吼声。只见远处的官道上,辆马车快行驶过来,马车周围,还有着十余名士兵随行。这些人自然是以陈宫为的使节,他轻装简行,带来的人并不多,只有十余个士兵,算得上是寒掺了。

    刘备见马车行驶过来,翻身下马,又往前走了几步。

    此时,连关羽都觉得刘备过于隆重了。

    因为刘备不仅亲自出城迎接,还为陈宫准备了辆马车,而且还亲自下马迎接,这样的做法,太过于隆重了。关羽心觉得不恰当,却不会当着众人的面拆刘备的台,还是规规矩矩的下了马,向前踏出几步,站在刘备身后等着陈宫前来。

    眼见陈宫的车队越来越近,张飞嘟囔道:“大哥,咱们是不是太重视陈宫了。”

    刘备头也不回,淡淡的说道:“陈宫有大才华,曹操不能用,吕布也不能用,若能为我所用,我们岂会囿于豫州之地。若能将陈宫争取过来,有你们二人为大将,再有陈宫为谋士,我们才能算是是割据方的诸侯。”

    刘备四处流浪,自然明白谋士的重要性。

    他麾下有几个谋士,但简雍是内政型人才,适合处理内政事务;孙乾是外交型人才,适合出使洽谈;糜竺和糜芳从商人转变成官员,时还没有适应过来,无法独当面。刘备没有替他出谋划策的谋士,所以急需这样的人物。

    故此,刘备才这么重视陈宫。

    陈宫是吕布的谋士,但挖墙脚的事情谁不会呀?不管能否成功,刘备都要做出这样的个姿态出来,显示他求贤若渴的想法。

    陈宫坐在马车,轻轻的将马车门帘撩开条缝,看见刘备站在城外迎接,吓了大跳。好家伙,刘备竟然带着关羽和张飞出城下马迎接,这阵仗可不是简单的迎接啊!这样的情况,让陈宫觉得刘备不简单。

    眼见距离逐渐拉近,陈宫喝道:“停车!”

    声令下,驾车的士兵勒住马缰,将马车停了下来。

    陈宫从马车上走下来,带着随行的士兵往前城门口行去。

    事实上,陈宫可以等马车抵达城门后再喝令停下,但刘备亲自出城迎接,给足了面子,他也要有所表示,所以在城外停下马车,然后带着随从往前走。

    如此,才能显示出他的礼节。

    陈宫身穿件黑色袍服,头戴古冠,腰缠玉带,腰间悬挂着柄宝剑,眼看去,端的是器宇轩昂。他昂头挺胸,大步行走,神色从容淡定,举止大方得体,行走间透出股不凡的气度,令人忍不住啧啧称赞。

    刘备见此,心暗道如此人物若能为他所用,那该多好啊!

    刘备心赞叹的时候,也大步往前走去。

    关羽和张飞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跟着走上前去。

    等刘备和陈宫碰头后,刘备摆手说道:“公台,我可是等候你多时了,随我入城!”刘备并没有喊‘陈先生’,而是直呼陈宫的字。这样来,双方的距离就拉近了,而似乎以前生的矛盾也消解了。

    陈宫见此,心感慨颇深。

    刘备也是天下大诸侯,竟然能抛弃前嫌,拉着他往城行去,足见刘备的胸襟。

    两人走到马车旁边的时候,刘备摆手道:“公台,请!”

    陈宫虽然想推辞,可看见刘备坚毅的表情,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直接上了马车,坐在马车。他掸了掸有些褶皱的衣袍,等着刘备坐进来,可片刻后,没见刘备走进来,反而听见刘备大喝声:“驾!”

    马车轱辘辘行驶,往城内行去。

    陈宫听见刘备的声音后,明白刘备是给他当车夫啊!

    此时,刘备站在马车的车辕上,双手拉着马缰,大笑道:“公台,你且坐稳了!”刘备的声音传入马车,让陈宫心颤,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复杂起来。

    ps:四更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