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袁绍自断一臂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袁绍双眸如刀,鹰隼般的眼睛死死盯着田丰,好似要将田丰杀死,可田丰昂头平视,脸上毫无惧色,让袁绍又有些气馁。≥ ≤.<≦1ZW.

    他哼了声,厉声喝道:“田丰,有话直说,不要拐弯抹角的。”

    田丰性格刚强,说话都是直言纳谏,让袁绍很不舒服。

    这也是田丰说话没有技巧,或者说田丰不愿意违背自己的性子说话。田丰不愿意顺着袁绍的脾气说话,故此经常触怒袁绍,而郭图阿谀逢迎,事情都顺着袁绍的脾气。两相比较,袁绍当然更喜欢郭图,而不是处处激怒他的田丰。

    然而,此时田丰怡然不惧,昂头挺胸,副大义凌然的模样。

    那模样,让袁绍心很难受。

    田丰抱拳说道:“主公,和我们交手的人是王灿麾下的谋士李儒。此人原来是董卓的谋主,昔年董卓依靠李儒的辅佐,才得以入主洛阳。如此人物,怎么可能每次都被击败呢?卑职认为,我们连战连胜是李儒的诱敌之计,故意让我们取胜!”

    袁绍眨眨眼,问道:“依你看,我们该怎么办?”

    袁绍麾下若是没有派系之争,他能够从善如流,因为他耳根子软,容易被人说服。田丰番话说完,袁绍觉得挺有道理的,是这么回事。

    田丰正色道:“主公,虽然李儒有诡计,可我们只需要安营扎寨,步步为营,并且派出小股士兵四处骚扰李儒,让李儒疲于应付,无法集精力剿灭处。如此来,就可以遏制李儒,并且率领大军逐渐赶往长安!”

    袁绍闻言,点了点头。

    此时,他心的怒气竟然逐渐的散去。

    袁绍的脾气反复无常,喜怒不定,性格乖张,也是有道理的。他刚刚听田丰说大军危矣,立刻怒,可听了田丰的分析后,觉得田丰说得有道理,怒气又消失了。

    袁绍觉得有理,麾下的谋士却不这么认为。

    尤其是郭图,更是不认同。

    郭图站出来抱拳道:“主公,我们连战连胜,携大胜之势,则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若是大军停下,会让士兵觉得我们胆怯了。再者,若是按照田丰的建议,恐怕几个月甚至是年都无法击败李儒,到时曹操先入长安,再入益州,主公的优势岂不是全都没有用处了,主公无法将益州、关、并州连成片,危害甚大,请主公三思啊!”

    许攸听了,抬头看了田丰眼。

    他和田丰之间,也是有许多纠葛的。

    许攸贪财,而田丰刚直,因此田丰认为许攸德行有亏。

    许攸看见郭图大声的反驳田丰,也跟着站出来,抱拳道:“主公,郭大人言之有理,此时正应该携大胜之势,攻克长安,取得入主益州的机会。俗话说天与不取,反受其咎,上苍将关和益州摆在主公眼前,为何不要呢?”

    袁绍和许攸少年相识,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他听了许攸的话,下又觉得许攸和郭图说的有道理。

    至于田丰的话,直接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袁绍笑说道:“有理,说得有理!”

    田丰瞪了许攸眼,气得连连跺脚,说道:“主公,有什么道理?完全没有道理!李儒分明是想引诱主公前进,旦主公领兵杀出,很可能埋伏,到时候主公别说是将关、益州和并州连成片,恐怕连关都无法拿下!”

    袁绍听田丰说他无法拿下关,怒气又冲上来了,喝道:“孤所到之处,望风披靡,谁敢阻挡,区区个李儒,又有何惧?”

    郭图立刻奉承的说道:“李儒辅佐董卓,却让董卓骄狂霸道,横征暴敛。这样的谋臣要之何用?没有丁点什么用处,依我看李儒也就是运气好,跟着董卓起趁何进和张让之乱捡了便宜,没有半点能耐,主公不用在意。”

    田丰伸手指向郭图,喝骂道:“郭图,小人,小人耳!”

    郭图眉头挑,扑通声跪在地上。

    袁绍见此,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问道:“郭图,你这是为何?”

    郭图以手掩面,佯装哭泣,哽咽的说道:“卑职忠于主公之心日月可昭,天地可鉴。卑职日夜期盼着主公能横扫域内,问鼎天下,也想着跟随随主公建功立业,封侯拜相,封妻荫子。唉,田大人番话,让图情何以堪啊!”

    郭图以头磕地,磕得砰砰直响。

    他泣声说道:“郭图介小人,致使主公犯错,请主公罢黜郭图,免去郭图的官职,郭图愿意归隐山林,以免误了主公的大事!”

    许攸站在旁,听着郭图诉苦,嘴角勾起抹笑容。

    以退为进,好招妙棋啊!

    他没有继续说话,直接回到队列当。

    大帐的武将如颜良和丑,两人脸上露出不耐的神情。这两人武艺精湛,名震河北,却只是大老粗,不通兵法。两人见郭图和田丰吵得厉害,心顿时烦躁不已。张颌望了眼郭图,又看了眼田丰,微微叹了口气。

    袁绍听着郭图的话,怒了,生气了。

    如此忠心耿耿的谋士,竟然被田丰逼得磕头请罪,天理何在!

    袁绍看着郭图,觉得对他忠心耿耿的谋士受了如此大的委屈,他这个做主公的太失职了,定要严惩田丰,才能安抚郭图。

    袁绍神色厉,大喝道:“田丰,你可知罪?”

    声大喝,所有人都知道袁绍怒了。

    此时,郭图低着头,嘴角勾起抹冷笑,对付田丰太容易了。

    田丰听见袁绍的怒喝声,没有丝毫的畏惧。他也撩起衣袍,单膝跪在地上,抱拳说道:“主公,卑职何罪之有?”

    句话,又给袁绍顶了回去。

    袁绍见田丰还嚣张霸道,大怒道:“反了,反了!”

    他非常的愤怒,大吼道:“来人啊!”

    话音落下,两名士兵快走了进来,然后躬身朝袁绍揖了礼。袁绍伸手指着田丰,大喝道:“将这个狂悖之徒拉下去,囚禁起来,不准他见任何人!”

    田丰仍是没有半点畏惧,大声道:“主公,你不听忠言逆耳,此战必败!”

    袁绍听,更加愤怒。

    他连连摆手,大喝道:“拉下去,给我拉下去!”

    两名士兵伸手架着田丰的臂膀,快的将田丰拖出了营帐。此时,郭图抬起头,他脸上露出同仇敌忾的表情,说道:“主公,田大人所说的无非是主公要打败仗,只要主公击败了李儒,田大人就无话可说了。”

    袁绍点了点头,愤愤的说道:“孤要让他知道,谁是对的!”

    顿了顿,袁绍命令道:“颜良、丑听令!”

    两人站出来,抱拳道:“末将在!”

    袁绍喝道:“命你二人为先锋,领兵追杀李儒!”

    “诺!”

    两人抱拳答应下来,转身离开了营帐。袁绍又让张颌和高览领兵在后,率领大军追杀李儒的大军,定要击败李儒和贾诩率领的士兵

    ps:四更之,求鲜花,求pk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