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作壁上观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徐庶虽是王灿的谋士,却没有留在成都。≯≥  ﹤.≦≤1ZW.

    他归顺王灿后,两年多的时间都在外担任官职,先是担任县令,后又被委任为牂牁郡的郡守,直在外为官,所以对贾诩和李儒的了解不多。

    甘宁常年横行长江,虽然是王灿麾下的方大将,也不了解贾诩和李儒。

    两人得到贾诩和李儒连连战败的消息,心非常担忧。

    王灿作出静观其变的决定,不仅让徐庶和甘宁为之惊愕,连庞德和张辽也非常疑惑。张辽曾经在董卓麾下担任小将,可毕竟是小头目,没有入住董卓的核心,所以张辽对贾诩和李儒的了解也不多,只是浮于表面罢了。

    所有人,唯有吕蒙和李儒、贾诩接触最多。

    他心也有些疑惑,因为以贾诩和李儒的能耐,不可能连连战败。况且即使贾诩和李儒出现了问题,黄忠和徐荣也不是不懂兵法的人,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

    但事实摆在眼前,让吕蒙无从辩驳。

    徐庶正色道:“主公,局势危在旦夕,为何还要静观其变呢?旦袁绍的大军杀入关,立刻就会形成和曹操联手夹击郭嘉和荀攸的局面,到时候崩溃的不止是贾诩这路大军,肯请主公立刻支援贾诩,挽救局势!”

    甘宁也劝道:“主公,下令吧!”

    两人言辞诚恳,焦急的望着王灿,可王灿却不为所动。

    不仅如此,王灿脸上竟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王灿仔细的回想着信上提及的内容,心更加坚定了静观其变的想法。虽然王灿心也有些忐忑,但他相信贾诩和李儒,这两个人的能力毋庸置疑,绝对的厉害。袁绍麾下虽然猛将如云,谋士如雨,可袁绍却不行,王灿相信贾诩和李儒能获胜。

    他望着徐庶,说道:“元直,你和兴霸是关心则乱,且坐下来!”

    徐庶倔脾气犯了,朗声道:“请主公释疑!”

    甘宁也朗声道:“请主公释疑!”

    此时,张辽、庞德和吕蒙也都望着王灿,眼露出期待的神色。三人被贾诩和李儒连战连败的消息惊到了,时也难以静下来思考。

    王灿不以为意,反而笑问道:“元直,消息虽说贾诩连败,可曾折了员将领?”

    徐庶仔细想了想,摇头说道:“并未提及!”

    王灿又问道:“连数败,可曾提及士兵死伤惨重?”

    徐庶又摇头道:“也未曾提及!”

    王灿继续说道:“这两件事情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信上只提了贾诩和李儒连续败给袁绍的消息,却没有提到贾诩和李儒求援的事情。旦贾诩和李儒战败,涉及长安的安全,两人岂能坐视不理?由此推断,两人并非真败,而是故意败给袁绍,此乃骄兵之计!”

    徐庶听了后,仔细思索番,觉得的确有理。

    甘宁说道:“主公,虽然有些道理,却却不能保证啊,毕竟这都是臆想的,旦贾诩和李儒真败给了袁绍,关就危险了,不如传信去询问番?”

    王灿摇头否定道:“我已经让贾诩和李儒全权负责袁绍的事情,既然他们没有求援,就不用函询问,我们且等待消息就是!”

    话语斩钉截铁,透出不容置疑的意味。

    甘宁和徐庶见此,也都没有劝说。

    ……

    北方,关之地。

    袁绍出兵的路线是从冀州治所邺城出,途径壶关,再通过上党直插河东,最后渡过了黄河,朝黄河西面的高陵奔去。

    高陵是左冯翊的治所,相当于郡治所。

    左冯翊,不仅是朝廷的官名,也是朝廷的行政区名字,是汉代的三辅之。汉时将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称三辅,就是把京师长安附近的地区归三个地方官分别管理,而且三辅的长官地位相当于郡守,再加上靠近京师,权利更甚。

    袁绍大军抵达高陵后,连续攻打驻扎在高陵的大军。

    时间不长,高陵守军直接撤退。

    贾诩、李儒和袁绍大军连番大战,不断地往后撤,却无法挡住袁绍大军的攻势。

    如此顺利的战事,袁绍心高兴坏了。这是因为他这路大军连战连胜,捷报平平,而曹操和郭嘉、荀攸却陷入僵局当,而且曹操隐约还被郭嘉、荀攸压制着,反观他却路南下,这样的对比让袁绍飘飘然,心欢喜不已。

    袁绍的军大帐,里面摆设了很多东西。

    大军南下,可袁绍不仅要打仗,还要彰显他的名士风流,故此在营帐安放了个架子,摆放着珍宝古玩,还有些奇书等物品,这些都是袁绍摆在那里故意给人看的,无非是显示出他四世三公的底蕴。

    大帐,袁绍身穿袭黑色袍服,正襟危坐。

    下方,田丰、许攸、郭图、逢纪坐在左侧,右侧则坐着颜良、丑、张颌、高览,帐的臣武将都是非常厉害的人才,可谓是济济堂。

    袁绍脸得意,脸上洋溢着笑容。

    他笑说道:“曹操和孤起出兵关,如今曹操停滞不前,而孤领兵南下,路望风披靡,看来关没有王灿坐镇,他麾下的谋臣武将都不行了啊!”

    郭图脸谄笑,拱手说道:“我军连番大胜,全赖主公英明神武,指挥得当。主公啊,大军士气鼎盛,士兵们斗志昂扬,正是举南下击败敌军的大好时机,只要我们先入长安,再路南下,攻入成都,主公就能将并州、关、益州连成片,到时候主公威加四海,天下谁还能抵挡住公!”

    “哈哈哈……”

    袁绍朗声大笑,心得意不已。

    袁绍此人,其实就是个耳根子软,喜欢听好话,喜欢别人拍马屁的人。他听着郭图赞扬的声音,非常高兴。然而,袁绍的笑声还没有停下的时候,田丰已经站出来,朗声道:“主公,大军危矣!”

    句话,让袁绍的笑声嘎然而止。

    袁绍嘴角微微翘起,眼眸闪过丝不悦。

    不用田丰说话,袁绍都知道田丰要说什么,肯定不是好话。但事实摆在眼前,他已经连连取得胜利,这是不可磨灭的事实,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

    袁绍问道:“田丰,你有什么话说?”

    田丰抱拳道:“主公,我大军危矣!”田丰先不说为什么?反而又提及了大军危险的话,这样刚直而犯上的话让袁绍心非常不高兴。

    ps:四更完成,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