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北边的情况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前脚撤离,袁术和吕布后脚就得到了消息。≧ ≯ ﹤.<≤1﹤Z≦W﹤.

    不过,王灿撤离上庸的时候,袁术和吕布都沉默下来,没有出兵。

    有道是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上次王灿故意撤离上庸,引诱两人出兵,结果略施小计,打得两人狼狈逃窜,溃不成军。

    事到如今,两人仍然是心有余悸。袁术和吕布害怕了王灿的计,哪敢去捋王灿的虎须,干脆潇洒的任由王灿领兵离开上庸。等两人得到了王灿是真的撤退,而且还留下了士兵留守上庸城,心又后悔不迭。

    王灿离开,袁术就坐不住了。

    袁术派人找来吕布,等吕布抵达后,袁术神情焦急的说道:“吕将军,王灿都已经撤离长安了,我们怎么办啊?”

    吕布白了袁术眼,他是个大老粗,哪知道该怎么办?

    袁术见吕布没有任何表示,心连连叹息。

    袁术能力不怎么样,可身为世家子弟,城府却颇深。他当然知道吕布是个莽夫,可他说话的意思并不是让吕布出主意,而是想让吕布把陈宫找来,才好商议事情。毕竟陈宫吕布的下属,袁术若是呼来喝去,显然不合适,所以得由吕布说话。

    可惜,吕布二愣子个,不懂其的意思。

    袁术心无奈,只得直接说道:“吕将军,不如将陈先生找来,商议下对策?”

    吕布听,顿时觉得有道理,立刻派士兵去请陈宫。

    等陈宫来了后,袁术也不客气,直接问道:“陈先生,我们得到王灿离开上庸城的消息,斥侯也确认了王灿是真的领兵离开,而且王灿还留下了部分士兵驻守上庸,如今上庸城没有王灿坐镇,我们该怎么办?”

    陈宫闻言,嘴角勾起抹笑容。

    袁术话里面的意思,是想要出兵了,可袁术能行么?陈宫笑了笑,问道:“袁大人,我们的士兵不足五千人,您认为能攻下上庸城么?”

    袁术连连摇头,表示无法攻下。

    上庸城是益州东面的门户,城池坚固,以吕布和袁术的兵力,肯定无法拿下。

    陈宫接着说道:“王灿精通兵法,麾下有无数的臣武将,即使王灿离开了上庸城,也肯定会留下猛将镇守,有王灿麾下的大将,我们想攻下上庸城,恐怕是难如登天。”

    袁术叹息道:“诚如先生所言,的确是难如登天!”

    陈宫说道:“既如此,为何要攻打上庸城呢?”

    袁术顿时不说话了,他和陈宫说话,经常都这样自讨没趣,可吕布又是个二愣子,根本不上心,所以都是他说话。

    袁术深吸口气,继续问道:“陈先生,王灿都已经离开了上庸,而我们却还要继续东躲西藏的,实在是……敢问先生,可有办法攻克上庸城?”袁术心憋屈得很,若是继续躲藏起来,而不敢和上庸城的守军交锋,他快要疯掉了。

    陈宫笑说道:“办法不是没有,却不知道能否成功!”

    吕布眼睛亮,问道:“公台,有何办法?”

    此时,袁术心非常不爽,他刚从陈宫嘴巴里面撬出点东西,就被吕布抢先了,太可恨了。袁术望了吕布眼,暗暗握紧拳头,旋即又松开了。

    陈宫正色道:“办法只有个,外结诸侯,攻打王灿!”

    袁术说道:“我们路过汝南、南阳,刘备和张绣都不同意,如之奈何?”

    陈宫冷笑两声,说道:“袁大人和主公想攻打上庸,本就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劝说两人呢?尤其是刘备,此人麾下有关羽和张飞两员虎将,这两人虽然名声不显,却也是武勇过人之辈,有大用处。”

    吕布听说要请刘备,神情有些不愉快。

    他直接夺了刘备的徐州,如今却要请刘备,恐怕不合适!

    陈宫瞥见吕布的表情,叹息吕布难成大事,劝说道:“主公,此时,彼时,刘备占据汝南后,已经腾出手稳定了豫州的局势,肯定愿意出兵的。”

    吕布心有些不情愿,却没有说话。

    袁术哪管这么多,直接说道:“既然陈先生有此计谋,就以陈先生为使节,前往豫州劝说刘备领兵来会盟。希望陈先生此去汝南,能成功的说服刘备。至于张绣,有了刘备之后,已经不重要了,看情况吧!”

    说完后,袁术看向吕布,示意吕布说话。

    吕布无奈,只得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陈宫见袁术和吕布都同意让他作为使节,心冰凉冰凉的,他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只是提出这样的建议,却成了真正的使节。

    此去汝南,肯定坎坷不平。

    ……

    城固县,位于汉盆地部,北靠秦岭,南依巴山,毗邻汉郡治所南郑县。

    王灿领兵抵达城固县,并没有继续赶路,而是停留下来休整。正当王灿在县府休息的时候,典韦禀报说成都有信使来了。

    大厅,王灿正襟危坐,下方坐着徐庶、吕蒙、甘宁、张辽和庞德等将领。

    王灿看着从成都赶来的信使,问道:“史阿让你传达什么消息?”

    信使并不是口头传话,而是从内衣里面摸出封信,然后交到王灿手上。王灿见信封的封口完好,才摆手让士兵退出去。王灿拆开信封,信上的内容,可入眼的信息让王灿呆住了,连信封都掉在了地上。

    旋即,王灿下反应过来,又伸手捡起信封。

    大厅的武见此,心都升起不妙的感觉,能让王灿如此失态,事情很严重。

    王灿又拿着信,仔细的将信上内容看完。

    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但会儿后又舒展开来,可下刻,神情又凝重了起来,他的神情变化不定,到最后才恢复了平静,脸上凝重的神情也消失不见。王灿的变化,牵动着所有人的心,大厅的武都想知道信上的事情。

    王灿看完后,平静的将信交给了徐庶。

    徐庶看完,又将信传了下去,等众人看完后,大家都变了脸色。

    徐庶见没有人说话,主动说道:“主公,贾诩和李儒连连败退,被袁绍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而黄忠、典满、徐荣也连战连败,我们是否连夜北上,增援贾诩和李儒?”

    信上的内容,是关于贾诩和李儒的,至于郭嘉和荀攸也略有提及。

    贾诩和李儒连战连败,节节败退,而郭嘉、荀攸和曹操交战,互有胜负。

    甘宁接着说道:“主公,北方局势危急,末将愿为先锋!”

    王灿见徐庶担忧的神情,以及甘宁蠢蠢欲动的表情,微微笑,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暂时不动,静观其变!”

    句话,众人脸色大变。

    局面已经是岌岌可危,为何还要等待呢?

    ps:四更之三,来点鲜花吧。